梦远书城 > 寄秋 > 当铺千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前后忙了三天,木工的部分己接近完成,外面的牌匾也是用木头刻出云腾形状,“胭脂红”三个字刻在正中央,底下串着一块海棠花造型的木板,刻上糕饼铺字样,再将字漆红。

  然而铺子还在装修,属于这地盘的地头蛇就上门了,他们听过李亚男的悍名却不识真面目,一见东家是几名姿色不错的年轻女子,也没打听她们是何许人也,一名长相猥琐的老鼠脸男子就带着几名小喽罗来踩门。

  “小娘子要开铺子?”老鼠脸男子一口黄板牙,一开口臭气薰天。

  “是要开铺子,有何贵干,要给小娘子送贺礼来吗?”李亚男倒也不怕,马上回了回去。

  她开铺子不全是为了赚钱,一来是她自己想吃,有一间自己的铺子,她想吃什么就做什么,随她的喜好,二来是想帮姊妹们溃点私房钱,她们都到了嫁人的年纪,手上没点银子怎么成,到了夫家还不随人拿捏。

  所以钱是人的底气,没有银子就矮人一截,趁着她们还没嫁人前先捞一笔,省得到了夫家被人看不起。

  “送礼?”一听到这两个字,几名表情猥亵的男人都笑出声,搓着手朝她靠近。

  但也仅止于三步,一脸寒霜的轻寒马上挡住他们,而满脸惊色的轻雾则高举手臂粗的木条,谁敢过来就敲谁。

  “怎么,不是来送礼的?”这些人还真有胆呀,她李亚男的铺子也敢来闹事,真是脑袋瓜的柱子松了,看来她得帮他们紧一紧。

  “是礼没错,但是是你给我们送礼,按照我们这地头的规矩,每个月就抽两成收入,小娘子给得起吧?”这铺子若做起来肯定是财源滚滚,光靠着抽成,他们兄弟就能吃香喝辣了。

  两成?他还真敢开口。“成,便宜,我什么没有,银子最多,施舍给叫花子还拿得出来。”

  “什么,你说谁是叫花子?!”老鼠脸男子凶目一张,本就长得丑怪的脸更令人作呕。

  “不就是说你吗?好手好脚的朝人伸手要钱,你不是乞丐还能是什么?难道要我叫你一声财神爷。”呸!凭他也配,财神爷丑成这样都该哭了。

  “臭丫头,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儿个我赵爷就教教你什么叫礼数……啊一一”

  一道弓着身的身影往后飞去。

  “哎呀!真是不小心,瞧瞧我这腿儿长了几寸,没个注意就踢到你了,没伤到哪儿吧?大叔。”李亚男放下拉高的裙摆,收回狠狠一踹的纤足,玉手轻拍看似染上灰尘的裙子。

  “你、你敢动……动我老赵,我非给你点……颜色瞧瞧!”天哪!这是哪家的闺女,居然敢踹他肚子?!老赵努力忍着肚痛,对她撂狠话。

  “什么颜色,是青红乍白呢,还是惨绿?上点血色也不错,你没见过人家把肚皮剖开吧,伸手一拉就是满满的肠子跑出来,肠子上头还有油花呢,双手捧都捧不住。”

  一阵喔吐声此起彼落,老鼠脸老赵带来的人,包含他在内,不是脸发绿便是吐得一脸青色,要不白着一张脸捂住嘴巴,唯恐丢人的吐了一地,个个神色如死了姥姥一般。

  “怎么就吐了呢,你们还算是男人吗?我说得正起劲呢!平时吃过猪心没有?一刀下去血就喷出来了,用水洗净切成薄片,下姜片在麻油中爆炒,然后猪心下锅快炒,加点花雕酒调味,喜吃辣的再下点花椒,跟血一样……”

  “别、别说了!”老赵都吐出酸水了。

  “这样就受不了吗?我还没提到老鼠三叫和生吃猴脑,老鼠幼崽为什么叫三声?那是因为还没长毛时光秃秃像生剥老鼠,牠还会动呢,捉起牠的尾巴叫一声,放入口中再叫一声,一口咬下叫出最后一声……”

  李亚男面不改色的说着,但她面前的男人没一个站得比她高,个个捧腹作呕。

  “你……你还是不是姑、姑娘家?!”这么恶心的事也说得出口,她简直是个妖精。

  她眉一挑,笑得明艳非常,如同一朵盛开的曼陀罗,美丽中带着迷幻的毒素。“真没用,你不是想要两成收入吗?有本事来取,本姑娘等你。”

  “你……你到底是谁?”吐到两眼发晕的老赵快站不住了。

  “本姑娘姓李,李家当铺的大小姐。”不吓死你,也要吓到你三天不敢上茅房。

  “李、李家当铺……大、大小姐?!你是桐城第一杆妇李亚男?!”老赵大惊失色。

  “啧!真不容易,还真找不出几个不认识本姑娘的人,你们的眼珠子是白长了。”原来她还不够有名。

  横行街头的老赵还未受过此等羞辱,他吐着吐着,恶向胆边生。“悍妇又如何,赵爷我今天就收了你,从此再无焊妇李亚男,你们给我砸,我要她跪着舔我脚趾!”

  “轻寒。”

  “是,小姐。”

  “把他们的头发给剃了,留下中间一块倒三角。”

  “是。”

  鸣血剑未出,只见一道风似的身影掠过,刷刷刷!黑色发线如雨丝般飘落,回到原处的清丽女子似乎没动过,手中握着一柄青鱗匕首,一根细发三寸长,从刀尖滑落。几人顿感头顶一阵凉飕飕的,抬手一摸,竟然成了半个光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