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当铺千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看到他狰狞的伤口,萧南祈幸灾乐祸地道:“哎呀!这细皮嫩肉的,真是糟蹋了,我看以后要改口唤你十八郎,十八道疤痕要跟着你一生一世,阿郎十八疤。”

  “信不信我送九九八十一道横竖,剑做棋子围城墙。”孙子逸冷冷一瞪,以剑指着他鼻头。

  “信,你冷血无情,对待自家兄弟跟仇人没两样,我倒了八辈子楣才和你拜在同一个师门下。”好在不是同一位师父,要不哪能相安无事,早被他气得吐血而亡。

  “东西送出去了吗?”

  拨剑的手微顿,豪气十足的声音略微压低,“送出去了。”

  “没被人发现?”

  “我办事,你放心,没人料得到我托镖局送上京,他们还等在半路想要拦截我。”

  萧南祈颇为洋洋得意,奇招一出,众人失策。

  “别被人钻空子就好,我们冒着天大的危险取得的消息不能遗失。”他们损失了几个人,代价不轻。

  “我明白,那是拿命来拚的,不过三皇子也太大胆了,那么多的铁……”

  萧南祈话未说完,就被孙子逸冷冷的警告,“萧南祈!”

  受先人余荫,本朝己有多年不曾兴战,不打仗就不徵粮,兵士够了也不抽人丁税,逼壮丁当兵,因此地里有了劳动力,收成便好,百姓们家家有余粮,国富民强,稳定的生活让本朝的君王备受尊崇,爱戴有加。

  可是皇上也有烦恼,他先后立了三位皇后,都是早亡的命格,没一个活过三年,而且未曾生育,到了第四任皇后才活得长一点,并生下一名身子孱弱的皇子。

  难就难在这一点,在小皇子出生前他己有六名皇子,其中几个已经成年,皇后嫡出的本该立为太子,但是兄弟们的年岁差距太大,若是真立为太子,还没等小皇子长大已经先“夭折”了。

  兄长弟幼,立长、立嫡、立贤都有人高喊,但皇位只有一个,谁该是坐上那至尊之位的人呢?

  皇子们暗地里也在较劲,他们不想小皇弟太早死,好让他们有时间培植自己的势力,掌控朝中大权,等到立稳脚步后,小皇弟就可以“功成身退”,给哥哥们挪出位置,省得他们还要拉下他。

  其中以大皇子和三皇子争得最厉害,一为长,一有贤名,大皇子的母亲是宫女出身,位分不高,封号为美人,而三皇子之母乃地位仅次于皇后的薛贵妃,她的娘家是成国公府,背景雄厚。

  其他皇子采观望态度,坐看两虎相争好坐收渔翁之利。

  “叫师兄。”萧南祈是他喊的吗?不懂事。

  “凡事三思而后行,谨慎为先,有些话一出了口就成祸事。”三皇子未经允许私自开采铁矿,他的任意妄为由皇上去判决,轮不到他们私下议论皇室的私事,这是大不敬。

  “这不是在山洞里嘛!除了你和我,再无第三人,我抱怨个几句有什么关系?”他就想不透三皇子载走一车一车的铁矿要干什么,本朝少有兵乱,若是他打造成兵器,受苦的会是平民百姓。

  “小心隔墙有耳,谁也料不准你哪天口风不紧,,向心直口快的性子便说溜了嘴,到时想杀你的人就多了。”铺天盖地的撒网,飞毛腿再会跑也跑不过满天大网。

  萧南祈低咒一声,面色多了恼怒。“不痛不快的多没意思,连说句话都要犹豫再三,憋死兄弟了。”

  他们是在无意间发现三皇子私开矿脉,便将此事上告某人,某人不忍生灵涂炭,极力想要阻止,便下了密令让他们探查清楚好再向上禀报,自家人打打闹闹不打紧,到了兵戎相见的地步那就太过了,于是以孙子逸为首的几人秘密南下,盗取往来文件和矿脉地形图。

  虽然东西成功到手了,但也折了几个人,只有他们师兄弟两人顺利逃出,萧南祈跑得快,因此孙子逸将重要物证交由他保管,他负责引开追兵,好让萧南祈能及时送出。

  皇上想把皇位传给谁他们管不着,但兴兵作乱绝对不行,谁无爹娘、谁无至亲,仗一打起来,受害的都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要争就在朝堂上争,谁有能力谁就坐上那个位置,百姓不是皇子们争权夺利的俎上肉,他们要的是安定的日子。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皇上老了,而皇子们年轻力壮,七皇子今年不过七岁,以他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的身子来看,只怕会助长其他皇子的蠢蠢欲动。”没人看好七皇子能长大成人,他的身子骨太弱了,无法承担国事。

  由于历任皇后都无子,因此现任皇后为了一举得子,私下服用某种易有孕的秘药,果真产下麟儿,只是她求子心切,未照医嘱服药过度,本就是强行催孕的药性太强,间接影响到腹中的胎儿,小皇子一出生就带病,无法根治,只能用药温养,让他得以多活几年。

  “总比没命好。”少言少招祸。

  萧南祈不快的瞪去一眼,“你这一身的伤要如何解释?难不成说路上遇到劫匪,你被打劫了?”

  “我目前仍在南山书院,不日返家。”孙子逸装病不见外人,借宿南山书院的校舍,除了他的小厮外,无人知晓他外出。

  萧南祈不屑的一哼,“读书人果然奸诈,一肚子坏水,不过你的小青梅见过你,你的秘密还是瞒不住。”

  “她不会说的。”孙子逸有自信。

  “你确定?”见他一脸笃定,萧南祈相当不是滋味。

  孙子逸面色一柔,微微扬唇。“她比我更怕惹上麻烦,无事便罢,一有事她会否认到底,矢口不提我和她的事。”

  “看来你拿捏住她的软肋了。”可怜了小青梅,遇到无恶不作的大魔头,她在劫难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