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当铺千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大概猜到她会有何种回应,孙子逸血污未清的脸上并无太大的表情。“等我伤好了以后,洛水河畔等你,你想推我几次就推几次。”

  他认命了,这个小心眼的姑娘若不把这口恶气发泄出来,她会记恨一辈子,把他当成第一假想敌。

  “你学会泪水了,是吧?”敢说大话的人通常胸有成竹,他这人工于心计,向来不做没把握的事。

  看,她有多了解他,如同他了解她一般,简直是一段牵扯不清的孽缘,他们太彼此了。

  他虽然长了她四岁,可是他从不把她当孩子看待,倒像是同年龄的知己,在她九岁前,他待在李家的时间比在自个儿府里还长,李老爷常抚须笑称他多了个儿子。

  所以发生那件事对他的打击相当大,他同时失去至亲和好朋友,导致他钻进牛角尖,心性大变的看谁都怀有恶意,他想把身边的坏人都消灭掉,再没有人受到伤害。

  “那我推你有什么意思,不过让你泡个凉而已。”她又不是傻子,尽做无意义的事。

  虽然他的提议了无新意,不值一哂,可是李亚男的心里好受多了,真让她害人,她也下不了手,孙子逸有过一次教训后,他是真吓到了,看她的眼神从凶狠转为不安。

  “至少你出气了,我没有亏欠你。”欠了不还,越欠越多,本金加利息债台高筑,她最精于计算。

  “孙子逸,你变阴险了。”果然在京城那个大染缸滚过一圏后,人性的良善都大打秋折扣。

  他一怔,有些困惑,他坦荡荡的敞开心胸,怎么却换来她一句不善的评语?“我哪里踩到你的痛脚了?”她怎么说翻脸就翻脸,脾气如天气,东山下雨西山晴,他有些拿捏不准。

  “明知道还不清还叫我清帐,想把以前欠下的一笔勾销,反过来好像我欠你一份人情似的。”

  九岁的小女娃和十九岁的大男人若同时落水,谁最有可能存活?谁受的伤害最轻?在一样会水的机会下,当然是后者,成年人有足够的体力自救,而前者若离岸太远,只怕游到一半便力气告罄,任由活水吞没。

  所以她才说他阴险,孩子能和大人放在一起比较吗?再说了,人命能这么算计的吗?他这不是阴了她一把,想把当年的事当过眼云烟抹去,私底下不知道准备什么阴谋诡计等着她。

  她对多次害她落水的孙子逸存有防备之心,既然心中己有偏见,她怎么也无法说服自己当年的混小子也有变好的一天,她认为他只是更善于隐藏一肚子坏水,不教人看见他的心有多黑。

  一听她不管对错地将他打落谷底,教他一辈子翻不了身,孙子逸除了无奈还真拿她没辙,她的固执是打娘胎带来的,他不想和她继续争论这件事,便话锋一转道:“你藏起来的油鸡可以拿出来喂喂我这个可怜又饥肠辘辘的伤患吧!”

  “什么油鸡,你在作梦。”李亚男装傻,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肯正视他。

  她的东西为什么不能独享,还得分给三番两次对她心怀不轨的仇人,这是什么道理?

  “我闻到油鸡味了,李小小,你看我像个傻子吗?”她装得太不像了,一眼就看出有鬼。

  风吹不进山洞里,因此一有其他气味很快就能察觉,浓郁的肉香是怎么也瞒不过习武者的鼻子。

  李亚男一脸不甘的取出用油纸包住的半只鸡,另一半已经被她和轻寒吃掉了,小手掰了几下后,把吃食递给他。

  “喏,给你。”

  “就给我这个?”孙子逸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她气势汹汹的用鸡腿指着他。“给你两只鸡爪子啃就已经是我为人心善了,你也不想想你一身的伤口能吃得太油腻吗?饮食清渎有助于伤势的复原,我还没泯灭天良,盼着你早点死。”

  一堆的藉口也不能遮掩她的小家子气,她就是不想对仇家太好,存心馋死他,他还能跳起来咬她吗?

  其实李亚男从来就不是个会亏待自己的人,她在遣轻寒回去一趟时,便嘱咐她带些不用烹煮的熟食来,她煮食的手艺没有夏和若好,荒郊野地的,谁还出去找食材,还是弄些现成的食物来省得操心,她可不想救人而饿着自己。

  所以在孙子逸因高烧陷入昏迷时,她和轻寒一边轮流照顾他,帮他降温,一边趁着空挡吃着大肉包、啃着酱醋排骨,还喝着野外采来的峰蜜泡的峰蜜水,吃得饱饱的好开工,至于这只鸡嘛,原本是预备用的存粮。

  一入夜,孙子逸的烧就退了,这也表示他的身子骨比一般人强健,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安然度过,自我修复能力很强,若换成寻常人,没烧上一天一夜是退不了烧的,可见习武强身自有其道理。

  而他烧一退后,没多久也跟着清醒,虽然还有点虚弱,脸色苍白,但整体看起来是死不了,还能活着当祸害。

  只是他吃着甜薯裹腹时,浑然不知这对把他当死人看待的主仆早已饱食一顿,那颗甜蕃是她烤着玩的,她没料到他会醒得这么早,以为最快也要到隔日的午时左右。

  强悍的小强,李亚男在心里暗想。

  “至少再给我一只鸡腿,我肚子饿,没力气。”鸡爪根本没肉,越啃饥饿感越明显。

  “休想!”这是整只鸡最美味的地方,他还想歪脖子鸡吃好料,吃吃粗糠就够养“他了。

  “李小小,你整夜不回家,你爹娘会很担心吧?”孙子逸状似愉快地以掌托住下颚,侧身朝她一笑。

  李亚男倏地眼一眯。“你威胁我?”

  “我只是想快点好起来,若是连着七天都住在山洞里,我想我会不小心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让你已经够糟的名声雪上添霜。”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一刻也耽搁不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