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当铺千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报答我?”她觉得是黄鼠狼给鸡招手。

  “以你响彻桐城的悍名,你想嫁出去的难度非常高,既然你不顾危险救了我,想必是爱慕我已久,我虽然慑于你的焊名,但我愿意舍小义就大义,就委屈的从了。”孙子逸的语气带着浓浓的笑意,故意逗弄她。

  李亚男气得折断拇指粗的树枝,但随即她把周身的怒气隐藏得很好。“劳你费心,家母说了,一个女儿胜过两个儿子,她决定让我招赘,如果你有意愿的话报名从速。”教人意外地,她娘不过随口一说,他们一家老小居然没人反对,还认为理所当然,她爹还专程给她叔叔写信告知此事,叔叔回信也说一一乐观其成,“水不落外人田。

  这一家人是怎么回事,真想把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操劳成黄脸婆吗?他们现在真的是啥事都不管,就等着她赚银子回来养家,连她叔叔也靠她寄去的银子打通关节,在任上如鱼得水,过得相当滋润,听说还胖了。

  “招赘?!”孙子逸难得脸色大变。

  “三只脚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然找不着?我们地里的庄稼汉有几个长得挺俊俏的,非长非幼,勤劳诚恳,他们大概不介意老婆悍名在外,还乐得来吃我家的白米饭。”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能有多大的出息,不如靠有钱的老婆当田舍翁,银子就是人的底气。

  “小小,你不想知道我为何被人追杀吗?”他得好好想一想办法,这丫头对他的成见太深了。

  “不想。”她直截了当的撮回去。

  “可是我想告诉你。”孙子逸故意逗她。

  李亚男两手捂耳。“本姑娘暂时失聪。”

  “那是什么味道?”

  孙子逸终究没说出遭人追杀的原因,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不能说,事关朝廷必须三缄其口,他会主动提起这个话题只是不想再听她说什么招赘的事,让他感到不舒服。

  而李亚男更直接了,她将帕子撕成两半,当是耳塞塞住耳朵,任他说了什么她也听不见,大眼瞪小眼的瞪了好一会儿,瞪得两人的眼睛都累了,各自揉眼休息。

  白日忙了一整天,又是救人,又要退烧降温,到了夜里,姑娘家的体力真的吃不消,她撑着撑着,眼皮沉重了,一直到失血过多的孙子逸沉沉睡去,她才敢阖上双眼。

  洞口有轻寒抱剑守夜,野兽不敢靠近,温暖的火光使人的身体变暖和,不知不觉中李亚男也睡着了。

  只是她向来浅眠,不易入睡,换了个凹凸不平的地面更难睡得沉,大概是打了个盹的时间就清醒。

  离天亮还有一、两个时辰,没事做的她坐着发呆很无聊,所以她就找些事来打发打发,没想到把某人给吵醒了。

  “什么味道,当然是你一身的臭味,血都滲入衣服里,一流汗,腥臭味就透出来了。”脸不红气不喘的睁眼说瞎话是李亚男的强项。

  “难道是我的鼻子出了问题?我闻到的是烤鸡的香气。”油香味隐隐约约,勾得人嘴馋。

  “哪来的烤鸡,你的伤势又加重了,产生幻觉,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山洞里,会有野鸡飞进来自寻死路吗?你真该去看看大夫,把你的癔症治好。”她脚一拨,把几根鸡骨头藏在长裙底下。

  “小小,你吃独食。”她就没想到他身上有伤,需要补补身子吗?一块甜薯能起什么作用。

  “不食嗟来食呀!孙大少爷,你的骨气哪儿去了,好意思向姑娘家伸手讨食。”那是乞丐的行为。

  “我们是什么关系,还用得着分彼此?你有一口吃的还不与我分享。”他是被饿醒的。

  李亚男脸色略黑,很想一拳打扁他的无赖脸。“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你是阳关道,我是独木桥,各走各路。”

  这人实在太可耻了,为了争食什么话都说得出口,他就没有难为情的时候吗?面皮厚如城墙。

  “桥道不分路,走着走着就同路而行,饿死我对你助益不大。”孙子逸知道她巴不得早点摆脱他。

  “哼!你的死活关我什么事,当初你推我下水时也没想过我会不会淹死,那水有多冰冷你可知晓?”虽然她会游泳也差点冻成冰柱,浑身透心凉,一上岸不久便风邪入体,把她烧得像蒸笼里的螃蟹,全身通红。

  一提到少年时的愚行,他的唇畔逸出一抹生涩的苦笑。“我明白泡在水里的感受了,那一次我真正感觉到溺水的恐惧,原来死亡离我那么近,近到让我不想死。”

  他指的是李亚男推他下水的反扑,冰凉的水淹过口鼻,他无法呼吸,快要室息而亡,水底下彷佛有无数双无形的手将他往下拉,他踢着水想往上浮,却怎么也浮不起来。

  那时他想,比他还小的李家丫头肯定更害怕,她的脚踩不到地,裙子一吸了水又重又沉,她小小的身躯哪受得他真的后悔了,后悔把她当成出气的对象,只因她弱小,对他的欺负毫无招架之力,他不敢对着大人发火,只好把气出在她身上,将内心的不满和不甘全由她一人承受。

  “你这是在忏悔吗?”她不信他还会愧疚。

  李亚男最讨厌的剧情就是一个人做尽了坏事,可是在众叛亲离、走投无路之际,他只要跪下来说句“我错了”,其他人就会眼眶含泪,感动莫名地忘了他做过什么,重新接纳他。

  若是不到山穷水尽,作恶之人会悔悟吗?如果还是家财万贯,呼婢拥奴,过着极奢华的曰子,浪子是绝对不会回头。

  所以她不原谅他迟来的道歉,他在推她入水的瞬间就该想清楚,人不可能活两次,她没死不是她命大,而是她识水性,换作原主,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长大。他既然做出这样的行为,就要承担后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