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当铺千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水……”孙子逸偏过头一看,伸臂能及的地方放了一颗两个拳头大小的野瓜,蒂头处被切开,里面的瓜肉刨得干干净净,以此当盛水的器皿。

  水是山泉水,很是甘甜,带着淡淡的野瓜香,他一口便喝了一半。

  “你的人品还能差到什么程度才会被追杀,还好死不死的遇见我这个见不得人受苦的活菩萨,你说你呀!前辈子是烧了多少高香,这被砍了十八刀还死不了。”

  好几刀差点砍中要害,血流了不少,在濒死边缘,这命大的居然还撑了过来,等她给他服了止血生肌的百灵丹,这口气才得缓,几无呼吸的气息正常起伏。

  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人都快死了还能回魂,让她舍了一颗丹药救命,他欠她的可多了。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得以身相许……”莫名想到这句经典名言的李亚男全身起了一股恶寒,小说里的情节看看就算了,不必当真,她这人比较实际,用银子还恩就满意了。

  孙子逸古怪的瞅着她。“你看了我的身体?”

  “看……”话到嘴边她机伶的一收,神色如同被冒犯似的浮上了恼色,“谁要看你的身体,切切剁剁还没半头猪的肉多,不能煎、不能炖、不能煮’不能生做人肉烩。”

  “那你怎么知道我有十八道伤口?”连他都不晓得自己身中几刀,只觉得浑身都痛。

  李亚男得意又嚣张的将牡丹白下巴一抬。“我有好丫鬟,你的伤口是她包紮的,我让她数了数你会留下多少道疤。”

  她这话说得像在看某人笑话,锦上添花她不屑,落井下石毫不手软,她是个记恨的,仁恩堂大少爷难得有落难时,她当然要好好嘲弄一番。

  但她没说的是,药是她上的,趁他昏迷不醒之际大肆地欣赏他债张的肌肉,明明是读书人却有一身好武功,他就读的南山书院还教武吗?

  不过她晓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可她不想深入探究,知道越多死得越快,管得太多容易惹祸上身。

  而她这人最惜命,毕竟死过一回了,特别珍惜老天的厚爱,所以除了和银子有关的事外,他人的死活如浮云,尽量往远处飘,别在她的头顶盘桓不去,她最讨厌白费劲又得不到报酬。

  闻言,孙子逸的脸色黑了一半。“你就这么不待见我?”

  李亚男神气地一哼,“我待见你做什么?你赚的银子又不会分我一半,别忘了我们之间还有仇,我没添刀补剑已经是我为人敦厚了,你还想我把你当祖宗供起来吗?”

  “你说话越来越刻薄了。”舌锋利如剑,承受力不足的人肯定被她伤得体无完肤,气到吐血。

  她当作是赞美地轻扬月眉。“因人而异,对我好的,我有一堆沾了蜜的好听话说不尽,但像你这种仇人,你就准备吞黄连,不毒死你也苦死你,教你心毒口缺德,满肚子黑水。”

  “我们都长大了,不再是黄口小儿,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何必再提?”他只想把做过的事一笔抹去,回到最初的单纯岁月。

  李亚男微带讶异,像看着出土文物般看着他那被火光映照着的脸庞。“你忘了你小姑姑的死?”

  因为年龄相近,孙子逸和孙翠娘的感情最好,说是姑侄更像姊弟,所以他不能忍受心目中最婉约动人的小姑姑遭人“抛弃”,最后香消玉须。

  年纪尚幼的他不知如何宣泄心中的愤怒,他一看到笑得开心、眉眼明朗的儿时玩伴,他脑海中想到的是家中尚未撤去的白幡,以及摆在灵堂后方那具孤伶伶的棺木,于是他把怒气全都出在她身上,想抹去她那刺目的笑靥。

  当他把她撞进水里时,他也吓傻了,久久回不了神,生怕把小青梅害死了,可是面对众多的责备眼光,他反而不肯认错,反过来指称是她应得的,使得尚能挽回的儿时情谊彻底破裂,再也回不到原来。

  后来的两次就真的冤枉了,可是他再解释也无人相信,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加深两人之间的裂痕,终至形同陌路。

  听到她刻意的提醒,孙子逸的神情晦暗不明,似犯了错,却无法承认。“死者己矣,勿再挂念,己成事实的事再追悔也没用,活着的人还要继续过日子。”

  “孙子逸,你不太对劲。”他不像会说这种话的人,除非……

  看见她眼中的锐光一闪,他神色一转改变话题,“我怀中有一万两银票,足以抵你千金相救之恩。”

  “早说嘛!我正缺钱用,就等你这尊大佛送银子来。”一说到钱李亚男就乐了,而拥有现代灵魂的她没有男女大防这种老观念,她直接伸手往他的怀里掏银票,丝毫不觉纤纤葱指摸的是男人的胸腹,更无视他乍红的脸颊和耳根,眼中只有银子。

  这丫头……就不能矜持点吗?好歹他是男人,知觉尚未死透,他赶紧说道:“你一夜不归不会惹上麻烦吗?”她是未出阁的闺阁千金,名声很重要。

  果然,她的注意力被转移了,她没好气的横了他一眼。“现在才问不会太迟了吗?你都不省人事了,我还能不管不顾的转身就走吗?”

  她能,也做得到。孙子逸在心里苦笑,以他对她的了解,她绝对是心狠之人。“你的箭法很好。”

  闻言,李亚男表情一僵。“呃……误打误撞,我本来想射的人是你,偏偏失手了,真是遗憾。”

  “那时你并不知道身受重伤的人是我。”他马上戳破她的谎言,那箭的穿透力不可能失手。

  她面色一阴,使劲瞪着他。“那又怎样,我不介意再‘失手’几回,反正没人知晓你回到桐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