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当铺千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轻雾……轻雾……这名字有点印象,好像是个紮着双丫髻的小丫头,她是……她是……李家的……

  原本已经昏过去的白衣公子,神智忽然注入一丝清明,他僵硬的手指动了一下,干温的喊道:“小小?”

  闻言,李亚男的身子猛地一僵,秋水般的眼眸眯成一直线。“你们听见他喊我什么了吗?”这个陌生男子怎么会知道她的小名?

  刚走过来的两名丫鬟困惑的摇头,她们只看到他双手一张,平躺如死屍,这样的人还能说话吗?

  “小小,喊的就……就是你。”果然是她!他太幸运了,命不该绝。

  “有人说话吗?我什么也没听见,你赶紧死一死,我趁天黑前把你埋了。”李亚男才不想自找麻烦。

  男子勉力睁开眼,他看到的是一道道晃动的白影。“李家小小,你要是敢丢下我不管,我做鬼也要缠着你,缠到你无法睡觉。”

  李亚男倒抽一口气,小手握成拳,她最恨被人威胁。“看来你是真的认识我,你是榈城的哪户人家?”

  “你不先帮我止血吗?”他的体力渐失,快支撑不住。

  “我以为你没有知觉了。”李亚男恶毒地往他肩上伤口一按。

  他痛得紧紧皱眉,反倒清醒了几分,一张明艳娇颜映入眼中,他平静的心湖漾起键漪。“我知道你随身带着急救药品,快给我上药吧!想要我报答,总要我活着才行。”

  “你命令我?”李亚男非常不悦。

  “不,是请求,一命千金相赠。”

  李亚男杏瞳一闪。“听起来你似乎很了解我这个人,我跟你很熟吗?”

  “非常熟……”的仇人。

  “听你这么说,我不救你都不行,我这人没旁的嗜好,就是爱财如命。”

  李亚男的银子是打了二十四个死结,没有利益的事休想从她手里枢银子,她可以为了一两银子把人家的一家子给得罪光,她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想占她的便宜?休想!打从她接下李家当铺后,银子便是她的罩门,她算得很精,也不容人欺骗,谁欠她的,死都要讨,不给就以物抵债,她开的是当铺而非善堂,没那么大的善心普度众生。

  她越长越大,性格就越剽悍,俨然是桐城一小霸,百姓们畏她如虎,便给她起了个“死要钱娘子”的绰号藉以讽刺。

  “可是为什么我觉得不认识你比较好?”她有预感,他绝对会拖累她,她要离他越远越好。

  “什么玉佩?”她一怔。

  “我们家传给长媳的传家玉佩,我当了一两。”他笑得越来越虚弱,眼神逐渐涣散。

  “什么传给长媳的玉佩,还当了一两……”等等,一两?好像有点印象,似乎是……

  李亚男的瞳眸倏地迸出一道精光,“你是孙子逸?!”

  孙子逸吃力的举起手臂,露出一道小小的牙印。“李小小,你不救我,你这辈子就别想嫁人了,除了我,谁敢娶你这个焊妇……”

  §第四章+山洞过一夜

  “我……我暂时还、还不能回府……”

  孙子逸完全昏迷前只留下这句话,李亚男只好边咒骂,边将人拖到附近的山洞里。

  山洞很深,有个很大的腹地,不比李亚男的院落小,泥沙柔软不潮湿,真要住起来也十分舒适,稍稍整出床铺和起居室也能居住,她让丫鬟为他上药,又给他吞服了一颗难得的上品疗伤圣药,折腾了老半天才把他这条小命保她当她打算带着丫鬟打道回府时,孙子逸因为全身是伤,烧得像块炭火似的,不时发出梦呓,让她想走都走不了,冷着脸想办法为他找水降温。

  为免家里人担心她久久未归,她让轻寒回去报个信,说她有事留在威扬武舶过夜,陪好友朱丹丹,顺便把捉到的小兔子送给弟弟,没失信于他。

  轻寒的脚程快,来回一趟花不了多少时间,还顺道带来简单的御寒衣物和被褥,以及一些吃食、刀伤药,两人合力让受伤的孙子逸躺在被褥上,他身上的伤口实在太多了,若是磨蹭到地面怕好得慢。

  另一方面,李亚男让轻雾去找朱丹丹串通一下,不过她没让轻雾提到孙子逸,只说有要事要处理,以免暴露她一夜未归的真相,因天色己暗,再回来一趟有所不便,她便让轻雾在武馆住下,隔日要回去再顺道去接,才不会露出马脚。

  “你长大了……”变得他想像不到的美丽。

  听到粗哑的声音传来,李亚男回头一看,就见他神往的目光落在她胸前的高耸,当下气恼得用烤好的甜薯扔他。

  其实她错怪他了,刚醒来的孙子逸双目还无法对焦,两眼看出去的视线是一片白茫茫,他眨了几下眼才慢慢恢复,甜薯丢过来时他是感觉到有异物飞近,这才伸手一接。

  但是掌心被这么一烫,让他赶紧把东西丢开,以为是被火烤过的石头,李亚男向来对他没好感,故意整他也是在所难免。

  “那是你的晚膳,扔了可没得吃。”李亚男恶意地说着,看着“仇人”出丑,她的心情就特别愉快。

  “晚膳?”让他啃石头?

  “难道你还想指望有山珍海味摆在你面前?有甜薯吃就该偷笑了,还是我李大小姐亲手烤的,你这白食客多有福气,祖上积德三代才得余荫。”爱吃不吃,饿死最好。

  “不是看在千金相赠的分上?”还很虚弱的孙子逸勉强拾回丢在脚边的“黑木炭”,两手一掰,黄澄色的薯肉冒着热气。

  他没吃过甜薯,尝试的吃了一口,甘甜在口中化开,也许是真饿了,他一口接一口,很快的吃完巴掌大的甜薯,但仍只有三分饱。

  一提到钱,李亚男的态度就变得和善多了。“旁边有水,多喝点水就不饿了,出门在外多有不便,凡事克难点。”

  给他吃的就不错了,哪有人像她这么善良,把仇人当祖宗伺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