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当铺千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一支箭……不,是三支箭,轻寒和轻雾都一脸诧异地看着娇柔如花的小姐竟将三支箭搭在弦上,指腹如弹琴般将弦拉满,她目光如炬的对准目标,倏地放手,三支箭同时射出。

  居高临下,她们亲眼目睹武功最高的那三人被一箭正中眉心,惨叫一声倒地不起,其他四名黑衣人又惊又怒地聚合在一起,目光冷厉的看向四周,剑尖的血滴向地面。

  “四对二,应该输不了,轻寒,是时候验收你习武的成果了,小姐我花了不少银子找人教你武功,你可别让我的银子打水漂。”她在武技丫鬟身上砸了重金,可不能血本无归。

  “小姐,奴婢不会让你失望的。”

  轻寒也想知道自己的武艺到了何等地步,跃跃欲试,可是当她正要施展轻功飞下去,又被小姐喊住了。

  “再等一下,别太拚命,你是我的丫鬟,不是行侠仗义的侠女,真打不过就走,别人的死活与你无关。”救人要量力而为,把自己赔进去就太傻了,与己无益的事她不做。

  “是的,小姐。”

  轻寒一个纵身,足尖轻点树冠,玲珑身姿犹如飞瀑垂落,轻盈落地。“奉主子之令,请诸位剑下留人。”她清亮的嗓音如冷冽的泉水,冰凉得直透人心窝。

  “你的主子是谁?”一名黑衣人问。

  “过路人。”

  黑衣人冷笑。“休管他人闲事,滚!”

  “主子之令不敢违抗,你要杀他,先过我的剑。”轻寒往腰上一抽,一条血红腰带顿成薄如蝉翼的软剑。

  “鸣血剑?!”

  鸣血剑乃上古名剑,由一代匠师乌金以自身鲜血铸造而成,剑成之日也是他血尽而亡之日,剑身火红似血,剑一出鞘必沾血,发出似人声的低鸣,其锋利能断金。

  它的特性是剑薄如纸,能透光,剑身对着日头一照,隐约可见流动的血丝,遇血更加艳红。

  这是李家当铺无意间从一名六旬老者手中得之,当时他贫病交加,命在旦夕,急需银两看病,开价二十两死当,李亚男见他病得不轻,便多给他三十两。

  谁知是赚到了,老者是铸剑后人,他己老迈无法铸剑,又后继无人,深知怀璧之罪,这才决定舍出传家之宝,以残存之身安度晚年。

  没有监物之能的李亚男往往能拾到宝贝,剑是利器,既能杀人,又能防身,因此她把剑给了学武归来的丫鬟轻寒。

  物尽其用,别浪费了,谁没几个仇人,谁晓得她哪一天会不会招惹什么凶神恶煞,有张保命符在身才得以安心,做好万全准备,以防万一。

  “呵呵,真是把好剑。”全身是血的白衣公子勉强站起身,他满脸的血污看不清楚长相,但嘴角噙着的笑十分恣意张狂。

  “找死,老子送你们一程!”

  老子话一落,一支箭直直插入他眉心,死时睁大着双眼,不知自已是死于谁的箭下。

  失了领头人,剩下的三名黑衣人慌了,犹豫着保命要紧还是完成任务,他们不晓得该先杀了眼前的两人,还是揪出暗中放箭的人,隐身暗处的那人箭法太精准了,一箭毙命,他们也怕小命不保。

  白衣男子眸光冷酷的道:“姑娘,救命之恩不言谢,不过他们看到你的长相了,若是让他们全身而退,以他们下手凶残的行径来看,他日狭路相逢,定不会轻易饶过你和你的主子。”宁可错杀一万,也不错放一人,这些黑衣人的做法是赶尽杀绝,看他遍体鱗伤就晓得。

  “是吗?”轻寒似有若无的朝主子的藏身处投以一瞟,而后鸣血剑一抖,呜咽声骤起,鸣血惊心。

  一阵轻鸣声过后,身若飞燕的轻寒己和剩余的三名黑衣人交上手,对手的武艺不可小觑,她以一敌三,渐渐的有些吃力。

  其实她的武功并不差,她吃亏的地方在于未曾真正与人生死相搏,她仍保有良善之心,不愿轻易杀人,在善恶拉锯中渐渐落于下风,露出不少不该有的破绽,让人予以反击。

  千钧一发之际,白衣男子出手了,局势立即逆转,来不及逃脱的黑衣人死于剑下,命丧当场。

  轻寒并未受伤,身上沾染的是对方飞溅而落的血沬,但她身边的男人却不一样,敌人一死,他也跟着倒地,面如白纸,气息紊乱,全身气力像在一瞬间用尽。

  “啧!这人也挺阴险的,明明尚有余力奋勇杀敌,偏偏推你一个姑娘家独力应付三个凶徒,要不是要危及他的性命了,我看他根本不会出手。”李亚男下了树,来到轻寒身边,睨着躺在地上的男人没好气的道。

  这样对待救命恩人,肯定不是好人,她救错人了。

  “小姐,他伤得很重。”轻寒这话的意思是,要是再不救人,只怕会伤重而亡。

  “还没死吗?”果真应了那一句,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人也是心黑的,凡事心眼多。

  “快了。”一息尚存。

  “那就等他死了再埋,死无对证,就没人知晓我们插手这件事,就当他们自相残杀吧!”免得惹了一身腥。

  轻寒一脸为难,“小姐……”见死不救,这样好吗?

  “别同情他,他刚才还想你死呢!对了,轻雾还在树上下不来,你去接她。”那丫头太缺乏锻链了,一点逃生本事也没有,过两天找棵树让她练练,至少要能上下自如才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