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当铺千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丹丹,你别拉我,你走得太快了,我跟不上……啊!好痛……”

  “怎么了,叫得那么惨烈。”朱丹丹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我的脚……扭到了……”痛死了!

  朱丹丹实在很无语。“小若,你可以再没用一点。”不过走两步路而已,她便能状况连连,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小脸嫩如豆腐的夏和若噙着泪,努力不让它往下流。“我也不愿意呀!可它就是发生了。”

  “那现在要怎么办?”冲锋陷阵朱丹丹在行,但若是要动脑,她就不行了,她只好眼巴巴地看向某人。

  李亚男暗叹一口气,一个体弱、一个愚勇,她怎会自毁长城,和这两人交上朋友?难为她聪明一世,也有糊涂的时候。“当然是送她回去,还用得着我说吗?总不可能放她在这里自生自灭。”

  “你送还是我送?”朱丹丹又问。她还没打到一只猎物,可不想空手而回,被一群师兄弟取笑。

  李亚男没好气的一翻白眼。“你家是开武馆的。”

  “所以呢?”朱丹丹一脸不解。

  李亚男真想仰头长啸。“小若的脚扭伤了,你爹不是擅长治跌打损伤吗?请他涔小若瞧一瞧。”

  朱丹丹一拍脑门,“啊!对喔!我怎么没想到。”她爹就是拳脚师父,谁胳臂折了、脱臼了,他“咔答”一声就接上了。

  “等你想到了天都黑了。”她这个迷糊蛋,朱馆主是城内治疗跌打损伤最好的师父。

  “那你呢?”

  “我再溜溜,临出门前明楠让我给他带只小兔子,我找找看有没有兔子窝。”应允的事要做到,不失信于人。

  “那好吧,我们先走一步,你别待得太晚,太阳一落山,什么也瞧不见。”朱丹丹叮咛道。

  “我知道了。”

  “小姐,有兔子!”

  一团雪白雪白的影子从草丛中钻进钻出,长长的兔耳在长草中抖呀抖,一耳掮了一下,一耳纹风不动,雌雄莫辨的圆润身躯压得很低,,边嚼着青草,一边观察四周的动静,一有风吹草动立即蹦跳逃开。

  “我们要捉的是小的,先放过牠,等牠回到窝里再下手。”希望有一窝小兔子,不会白费功夫。

  李亚男主仆三人很有耐心,躲在不远处的树后看着“硕的大兔子一蹦一跳的四处吃草,不时摇晃兔耳倾听声音。

  好不容易终于等到兔子吃饱,要回窝了,三个人蹑手蹑脚的跟在后头,直到牠钻进树洞。

  “小姐,找到窝了。”

  “别高兴得太早,狡兔有三窟,我们先用干草在洞口燻烟,看烟从哪个地方飘出来,我们一人守一个出口,不管大的小的,一看到兔子马上就捉,不要迟疑。”要跟兔子比快,动作稍微一慢就被牠逃走了,活的兔子很难逮得干草很快被点燃了,在洞口燻呀燻的,烟雾顺着洞穴往里飘,一会儿,其他两处也飘出浓烟。

  很幸运地,这是一个下崽的兔窝,两大三小没一只逃过,小兔子很小,约出生十天左右,毛已经长齐了,兔眼微微睁开,模样很可爱,蜷起身子像一团棉花,软乎乎的。

  “把牠们装进竹篮子里,别弄伤了蓦地,一支通体墨黑的长箭忽然无声而至,尾羽颤也不颤的插入她们眼前的树身,相距不到三寸。

  拥有一身好武功的轻寒先一步察觉到危险,及时将小姐拉开,但她头上的珠花却被长箭带过,入木三分的箭身上是被穿过的珠花,牢牢的钉在树上,珠子未碎只是裂开。

  惊魂未定之际,又隐隐约约听到刀剑交击的声音,三人相视一眼,很有默契的悄然的隐身暗处。

  “小姐,好像有人被追杀。”习武者耳力灵敏,轻寒能听见由远而近的脚步声,依脚下力道轻重判断是否负伤。

  “上树。”由高处往下看看得较清楚,李亚男在轻寒的帮助下很快地爬到树叶浓密的枝干,她又拉了几根树枝做为隐蔽,使得身影不易暴露。

  轻寒更不用说了,身手俐落的马上跟着上了树。

  但是轻雾就没那么幸运,不管她多努力往上爬,身子就是不受控制的往下滑,最后李亚男看不下去,才叫轻寒接她上来。

  三人挤在众多树干的分岔处,有一块凹陷的树瘤足以藏身。

  “轻寒,你听得见他们在说什么吗?”有七个黑衣人在围攻一名身着白衣的男子,他身上血迹斑斑。

  “风太大,把声音吹散了,不过那个受伤的人说的是我们桐城的口音。”时有时无,听不真切。

  “是我们桐城人士呀!人不亲,土亲,既然遇上了,咱们就帮上一帮。”本地人怎么可以被外乡人欺负?

  “小姐的意思是让奴婢去救人?”胜算不大,但可以试一试。

  李亚男伸手阻止。“先等一等,他们有七个人,你只有一个,小姐我还没有那么狠心让你去送死。”

  “小姐想怎么做?”再迟就来不及了。

  李亚男低头思忖了一下,眼角扫过轻雾背在身后的箭筒,她牙一咬,目光凌厉的道:“取箭来。”

  “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