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当铺千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李茂生笑得有点哀伤。“我相信他是无心之举,老记挂在心,是对自己的惩罚,毕竟叔叔也有没做好的地方。”

  “叔叔,你又来了,总说自己有错,你最大的过错是替人背过。”他当他是乌龟吗?一个大黑锅往背上一罩,他倒是背得心满意足,挥汗如雨不喊苦。

  李茂生笑了笑,不反驳侄女的不满,温声劝道:“去和他谈谈,大人的事不该牵扯到孩子身上,他心眼不坏。”

  “叔叔……”心眼不坏但没脑子,一叶障目地把他小姑姑想得太美好,偏听偏信地不敢去挖掘事实真相。

  当李亚男提起唐宝贵这个名字,孙子逸确实觉得有些不安,他温柔善良的小姑姑和他表舅走得太近,他常看见表舅折花送给小姑姑,握着她的手久久不放。

  但他不敢去问,再仔细一想,他益发不自在,好像真有点不对劲,表兄妹再亲近也不能搂搂抱抱吧,何况其中一方早有婚约在身,要避嫌。

  这件事他谁也没说,一个人闷在心里,闷着闷着他就觉得很生气,却不知这股火要往谁身上发。

  “去吧,别留下遗憾,别像叔叔这样,连想说句抱歉都不晓得向谁说去。”佳人已逝,徒留一丝憾悔。

  李亚男被亲叔叔推出门,嘟着小嘴,非常不情愿的跟着孙子逸来到不远处杨柳垂岸的堤防,一袭雪荷色绣芙蓉花的衣裙随风轻扬,似在彰显她的怒气冲冲。

  “有什么话你快说!”

  “我要去京城了……”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又同时怔住,不太开心的看着对方,许久后,才有人从鼻孔轻哼——

  “去京城很了不起吗?值得你大张旗鼓的炫耀。”

  京城是非多,随便一个招牌砸下来都能砸到三品官或是什么王公勋贵,他们是小老百姓,绝不往官家云集的地方挤,京里贵人多,他们一个也得罪不起,老实开铺子才是正理。

  好在他们的地方官清正严明,对商贾也多有照顾,不会苛课重税,因此桐城县的商人都很安分,规规矩矩的做生意,不惹麻烦不生事,一心扑在赚钱上头。

  数十年下来,李家这一脉已在桐城县落地生根,直到李亚男这一代,没人想过要离开,他们喜欢桐城的山水以及人文风俗,早已将此处定为家乡。

  孙子逸忍着不推她,哑着嗓音道:“我不是在炫耀,我只是知会你一声,我们很久很久不会见到面。”

  他会想她的……

  李亚男一听,喜笑颜开。“那最好,快走、快走,等你走后我买两串鞭炮来放,欢送你一去不回。”

  闻言,他俊秀的脸一垮,“你就不会想我吗?”

  “想你干什么,让你再推我下水吗?”把衰神送走了她便能高枕无忧,人生一大乐事。

  孙子逸满脸通红,握着拳头。“我不会再推你了,这一次是我在太医院当太医的三伯公举荐我入南山书院,书院在京城郊外十里处的南山山上,我以后就住在京城的宅子里。”

  南山书院十天一休沐,学子大多以马车往返书院和家里,住得远的则留宿书院的学舍,逢年过节才能回家。

  “那就祝你学业突飞猛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咦?他怎么又把玉佩塞给她,孙家还没穷到给不起束修。

  “给你,当一两,我回来再赎。”说完,他快步走开。

  一两?他疯了吗?!握着玉佩的李亚男只觉得手心发烫。

  §第三章+公子你哪位

  六年后。

  “快快快……要跑了,从左边拦……啊!不对,要用弓箭射,不是让你张开手臂拦……夏小笨,你到底还能有多笨?人家脖子以上顶的是脑子,你装的是空心壳子是不是……真是气死我了!”

  由于桐城县距离京城较远,略微偏向民风开放的北边,水陆通畅无比,南北货在此交易热络,因此北方的豪迈气息也感染了县城的人民,女子出门不再有多方顾虎,什么帷帽、面纱的统统不用,大大方方的以真面目示人,她们也蹴鞠,成立诗社,在城外纵马,偶尔和三五好友相约,带着下人小厮到山林间打猎。

  不过说真的,真敢拿起弓箭狩猎的也就那几个人,以武馆千金朱丹丹带头,一马当先伸臂拉弓,其他人是纯粹来看热闹的,以打猎之名行郊游之实。

  李亚男的弓箭使得好,几乎是一箭命中,但她很少在人前发挥实力,老是佯装射歪了,要不偏个两、三寸,让人瞧得哈哈大笑,直说她要再练练,兔子没打着倒是中地鼠。

  至于夏和若那真是十足十的柔弱女子,别人骑马她坐马车,车上放了一些调味料和炊具,身为来味楼的大小姐,她负责炊煮烧烤,把猎物全做成可食的美食。

  但在这之前,她们得先捉到一只兔子或山鸡吧,否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肉哪来热腾腾的佳肴。

  “丹姊儿,省省你的气力吧!你看小若连走都走不动了,你还指望她帮你拦山羌,这是痴心妄想。”没被撞倒就算万幸了。

  比狗大一点的山羌朝夏和若的方向跑去,她双臂一张打算拦下“食材”,可是等那头野兽跑近,她才惊觉好大一只,心一慌,一个箭步往树后面躲,眼睁睁看着食物从身侧跑过,留下一排深浅不一的蹄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