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当铺千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李亚男很嫌弃的睨他一眼,“未过门的婶子水性杨花这种事传出去,我们李家脸面上很光彩吗?”

  她能向谁说?家里这些无脑的只会息事宁人,以宽容的心原谅别人的过错,她说了也是白说,只会突显自身的阴险,何况家丑不可外扬,她连最好的姊妹也一字不提,要不是孙子逸逼人太甚,她连提都不想提那个水性杨花的烂人。

  还好……李茂生吁了口长气。“亚姊儿,别用恶毒的言语形容别人,她虽玉璧有瑕,但终究没害过人。”

  “没害人?那你算什么?你都为了她闹出家了。”为这样的女子赔掉一生太不值得,避世也是一种逃避。

  为了不是自己的过错自我惩罚,那是傻瓜的行径,人死后不言生前过失是为人厚道,但不表示别人的错就要加诸己身,他的愧疚没有必要,人家肯定也不希罕。

  姓孙的就是喜欢折腾人,人都死透了还不放过在世的生者,非得拖入深不见底的泥淖之中,一同沉沦。

  看到叔叔对孙家的小姑姑一往情深,李亚男就来气,她暗暗在心里想着,最迟三年,一定要让叔叔娶妻生子,彻底忘记负信背义的自私女子,他们李家不能被一名女子拖垮。

  李茂生笑得有点勉强。“这是叔叔自己的决定,与她无关,她毕竟是因我而死,我必须付出代价。”

  自责、内疚、舍不得,毕竟他俩定的是娃娃亲,打小就相识,小时候也在一起玩过几年,后来因渐渐大了才少有往来,遵礼而行,偶尔的会面也是匆忙。

  人非草木,岂能无情?说没感情是骗人的,只是孙翠娘要的人不是他,他能做的事是愿她一生安乐。

  “叔叔,你太瞧得起自己了,你怎么敢认定她是为你而死?孙家小姑姑一死,你有打听过唐家的反应吗?”若真是两情相悦,唐宝贵为何一点动静也没有,反而……

  “什么意思?”李茂生是聪明人,马上就听出侄女话中有话,全身如瞬间凝结的寒冰拱起背。

  “你不晓得唐举人已和人议亲吗?他要娶的是通政司王大人的外甥女,听说王大人为他打通了官路,不日便将前往兰州任县丞一职。”

  人要往上爬就要有助力,家大业大的王家有不少当官的子弟,正是唐宝贵的通天之梯,他既得利,又得如花美眷,一举两得。

  李茂生的面色如同三月的阴雨天,阴沉沉的,他沉默了许久许久才道:“你如何得知此事?”

  李亚男将鼻孔朝天一仰。“叔叔知道什么地方的消息最流通吗?就是酒楼饭馆、烟柳之地,我有个好姊妹是‘来味楼』东家的千金,那些伙计只要施以小利,就什么都说了。”

  何况她还是特地撒大钱请人打探,以她两世为人的历练来看,她觉得内情并不单纯,必有蹊跷。

  果然事实薄如一张纸,不容推敲,孙家二姑娘才死,亲舅家就传出喜讯,毫不避讳的张灯结彩,一家喜、一家哀,十分讽刺的对照,红衣对孝麻。

  很多事真的不堪一查,一起了头便扯瓜藤似的连成一串,内幕丑陋到不值得一提,全是肮脏污秽。

  “所以叔叔你在自责个什么劲儿?分明跟你扯不上关系,是唐家的人负了孙家小姑姑,她两头落空才痛不欲生,因此以死为报复,以为她一死唐家就会避讳,暂时不提与王大人家的婚事,她得不到的也不让人称心如意。”

  “亚姊儿,不可胡乱臆测,说死人小话有失厚道。”

  李茂生心里的愧疚轻了一些,小侄女的话让他的心有些动摇,他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只念着孙翠娘的好,却忘了看见湖岸边她依偎在另一个男人怀中的依恋身影。

  他痛过,真的痛过,差一点冲上前拉开两人,大声质问两人将置他于何地。

  可是看到孙翠娘粲笑如花、情深意浓,他一步也跨不出去,看着他俩卿卿我我、喁喁私语,他眼中泛着泪光,一转身,离开了依旧美如天池的湖畔,心却碎了一地。

  她真是因为听到情郎别娶才自尽的吗?

  “本来就是她心大想脚踩两条船,不然她为何一边吊着你,一边与自家表哥私会?她肯定手里捉着大鱼,却不肯放过你这条小鱼,等到水到渠成之际再假意哭诉,求你原谅她一时的情不自禁。”戏文看多都会写了。

  不愧是穿越过来的现代灵魂,她猜的一点也没错,孙翠娘的确仰慕自家表哥的才华和书香门第,却也惦念着和李茂生的儿时情谊,以及对她的情深不渝。

  因此她周旋在两人之间,一个安抚,草草敷衍,一个积极靠近,博取好感,举人夫人和秀才娘子二选一,再笨的人也会挑前者,何况举人再考秋闱,一朝高中便是进士身分。

  她没料到的是她想攀权附贵,一步登天地往官夫人的路上走去,别人也一样想借势攀升,最快的快捷方式是联姻,谁的帮助最大就娶谁,双赢的局面谁不乐意。

  于是孙翠娘自己背弃了旧日的盟约,她也同样的遭到背弃,前几日还信誓旦旦非伊人不娶的良人,在更大的利益前他屈膝了,一转眼间,狼人本性展露无遗,笑迎新人不留情。

  “亚姊儿……”

  “二爷、小姐,前面有位书生要来典当一幅画,可小的看最多值两百两,他却一开口要五百两白银,小的不收,他就在前面闹起来了……”他也是拿人工钱的,哪能自作主张。

  因为有感自家的老老少少都不是做生意的料子,一心想入佛门的李茂生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退而求其次培育家中唯一堪称聪慧的小女娃,他这侄女的生意眼光不在他之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