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当铺千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叔叔他……他要出家当和尚!说什么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亡,他要在佛前赎罪,以慰亡者。”

  李亚男倏地一怔。“爹娘没阻止吗?”

  “怎么没有?爹苦口婆心的劝着,娘抹着泪要叔叔再想想,不能意气用事,可是叔叔根本不听劝,还说不能一死以谢佳人已是大过,岂能在红尘俗世中苟活……”当了和尚就不能娶老婆,叔叔这一支的香火就断了。

  又是孙家人,真是阴魂不散,肯定是那一家人又跟叔叔说了什么,才使得他好不容易平静的心湖又起波澜。

  “跟我来。”

  轻雾边小跑步边帮主子扎两条小辫子,还未全干的发丝黑亮如墨,她编得很顺手,用粉色发带系住。

  倒是大少爷李明桐高出两名小姑娘一个头有余,走起路来却没她俩快,两人都出了小花园往正堂走去,他的脚才跨向月洞门的门坎。

  “叔叔,你是六月韭黄割了一茬又一茬,怎么也不消停,你是想看我们李家因你一人败了不成?”不说重话不惊醒,非得一棒子敲下,把一堆猪粪的猪脑袋打扫一番。

  李茂生万念俱灰,抖颤着灰白的唇,一句话也不说。

  “女儿呀!你来得正好,赶快劝劝你叔叔,他这牛脾气一犯,真正拉不回来……”实在教人头疼。

  “心肝儿,好好骂醒你叔叔,他真的太胡涂了,和尚能随便当的吗?他今天出了这道门,剃光三千烦恼丝,明日准有人指着我鼻头啐我一脸痰,说我这做嫂子的容不下小叔子,非要把他赶出门,逼他落发为僧……”这才冤。

  看到爹娘如获救星般的走过来,李亚男也想苦笑了,他们两人加起来都五、六十岁了,居然指望年仅九岁的她来解决这件棘手的事,这对父母也当得太轻松了。

  “爹,你去准备一根绳子,娘,你把门闩拿好。”非常时期就必须用非常手段,人都是犯贱的。

  “喔,好嘞!你要绳子做什么?”家里没养猪,不然用来绑猪刚刚好。

  “女儿,门闩有点重……”她妇道人家拿得沉手。

  “叔叔若执意要走出家门,就用绳子绑住他,如果他还是要走,直接用门闩打断他的腿。”看他还走不走!

  夫妇俩一听到女儿这话都傻眼了,对自家人不用这般凶残吧?

  “好话说尽了都不听,那就来狠的,他不是想当和尚吗?咱们成全他,反正佛祖不会在意座前弟子是瘸子还是半身不遂,他不顾我们的死活想去赎罪,你们还心疼个什么劲!”孙家简直是灾星,谁沾上谁倒霉,如附骨之蛆一样令人厌恶。

  “亚姊儿,不气、不气,叔叔这是有难言之隐……”他也想一家和乐在一起,共同守护李家,可是……

  李亚男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一副小姑娘无理也争三分的神态。“叔叔有没有想到我们那一百亩地的粮税?你是家中唯一的秀才老爷,一旦你入了佛门,十年寒窗苦读的功名被革了不说,你说靠佃我们农田的佃农要怎么活,扣去重税他们还剩下多少粮食?”李亚男动之以情,诱发他的怜悯之心。

  “这……”李茂生搔搔脸颊,他倒是没想那么长远。

  “还有,当铺的事你敢交给我爹吗?要说做散财童子他在行,左手收银子,右手就施舍出去,他看哪个人不可怜,人家一喊穷就掏银子。”十足十的大地主,挥金如土。

  李德生面上一红,呵呵干笑。

  李茂生的表情多了几分无奈。

  “你再看看我大哥这不成材的样子,你真的放心一走了之?你若是真敢走,李家的列祖列宗在天上会好好看着你这个不肖子孙!”

  无辜被牵连的李明桐挠着耳傻笑,只要叔叔不走,妹妹说什么都对。

  §第二章+玉佩当一两

  “亚姊儿,你是只小狐狸,真真切切的狡猾多诈,连叔叔这种饱读诗书的读书人也落入你的套里,你小小年纪就一肚子鬼主意,到底是好还是不好?真教人伤神。”面色偏白无须的李茂生,语气无奈又带着宠溺,他对小有聪慧的侄女也是宠爱有加。

  李家的祖祖辈因不得嫡母所喜,因此在分家之际被狠毒的嫡母下了绝子散,想让庶子这一脉就此断绝,分出来的老祖宗为了有自己的骨肉,四处寻医问诊,皇天不负有心人,老祖宗找到了神医孙思渺的后人,也就是如今仁恩堂的先人、孙子逸的太公,终于解掉身上的绝子散。

  老祖宗生下一子时已高龄五十八,然而绝子散的药性已渗入骨血里,因此他只得一子再无所出,即便如此,他也高兴地多活三十几年,以九十二岁高寿辞世,死前还见到他的长孙出生。

  只是绝子散的余威太过惊人,从此李家这一脉代代单传,一直传到李德生这一代,他们也以为是单传的命,没想到事隔十年又冒出李茂生这根幼苗,两兄弟相差十岁。

  也许是传了太多代了,血中的毒素已渐渐稀淡,虽然孩子的年龄拉得有点宽,可是李德生硬是下了三只小崽,没让李家的少子延续下去,他也盼着弟弟能继他之后开枝散叶,让李家薄薄的族谱能变厚一点。

  所以李茂生看破红尘想去当和尚这件事绝对不可行,李家好不容易才有复起的迹象,眼看着就要枝繁叶盛了,怎么能放过这位“造人”大将,若是他也能生两个儿子,再子子孙孙的生下去,何愁李氏这一脉不昌盛。

  没二话地,李亚男厥功甚伟,她连哄带骗外加拐,让一心想遁入空门的李茂生把那临门一脚给缩了回来,暂不提此事。

  孙、李两家的婚事没成让李茂生伤得很重,他不是不在意自幼订亲的未婚妻,而是太看重了,才甘愿忍痛成全,让孙翠娘飞向别的男人的怀抱,自个儿背起负心薄幸的恶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