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当铺千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事实俱在,你还想狡辩不成?”一错再错的人不值得原谅,她再饶恕他,他就真要走错路。

  在李亚男眼中,孙子逸是小她十来岁的孩子,所以她是用看叛逆期青少年的眼光在看他,老是忘了现在的她外表可是比他还小。

  “我没有要害你的意思,你相信也好,不信也罢,我无须多言。”她凭什么要他解释,分明是她没站稳才会跌入池塘。

  闻言,李亚男如星的水眸中闪过一丝波光。“好呀!我信你……呵呵……信你才怪,下去喝水吧!”

  扑通一声,紧接着是好大的一片水花溅起。

  李亚男真的什么也没做,她只是伸出一根葱白小指往孙子逸的胸口一戳,他原本就怕痒,不自觉的往后退,与先前李亚男被绊倒的姿态几乎一模一样,他两手往上捉呀捉的。

  根本没有人料到他会掉入水中,自是不会有人伸手拉住他,就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之下,孙府少爷很华丽的下水了。

  “冷不冷?水好喝吗?多喝一点,别浪费了,里面都是精华,有鱼拉的屎和施肥用的花肥,加点灰尘和污泥,包管你吃得够饱。”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让他也尝尝那味道。

  “你……咕噜……我不会……咕噜噜……”孙子逸在水里载浮载沉,口中不断冒出气泡。

  人形浮标很显眼,扑腾扑腾的像只溺水的鸭子,好笑又滑稽,引起曲桥上的少年少女一阵哄笑。

  “快……快救救我家少爷,少爷不会泅水,少爷会淹死的……”十三、四岁大的小厮红着眼眶大叫。

  李亚男一听,心里犯了嘀咕,“那你怎么不下去救他?你家少爷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的小命也到头了。”

  “小的……小的小时候家乡发过大水,淹过一次,小的恐水……”小厮白着一张脸,都快哭出来了。

  “那叫谁下去救人呀!难道在场的没一个识水性?”李亚男看了看曲桥上的小姑娘和小少爷们,每个人一发现她的视线扫过来就赶紧后退两步,把眸光避开,谁也不想弄湿衣衫。

  “没人……”小厮真的哭了,糊了一手鼻涕眼泪。

  “主子没用,养的奴才也是一条没用的虫子,你们孙家真是一窝子窝囊废,文不成,武不就,光靠一手医术也救不了人。”没好气的骂完,李亚男再度下水,以纯熟的划水姿势划向连喝了几口池水的孙子逸。

  沉下去又浮起来的孙子逸在脚尖稍稍踏到池底,头往上浮的瞬间,骤然听到那句“主子没用,养的奴才也是一条没用的虫子,你们孙家真是一窝子窝囊废,文不成,武不就……”这话如雷般贯穿他的脑门,在他被个年纪、身形都比他瘦小的小姑娘救起时,他心想他怎么连个丫头都不如?

  被人压着肚子,挤出好几口污水后,他的神智渐渐清明,蓦地,他听到李亚男稚嫩的嗓音传进耳里——

  “孙子逸,你的命是我救的,所以你欠我一命,以后别来纠缠了,见到我有多远走多远,老死别相见。”几代人的交情早断了,省得牵丝攀藤,不干不脆。

  老死不相见?哼!他偏不顺她的意,她越是不想看见他,他越要在她面前晃,他和她是断不了的。

  “小姐,你为什么又把自己弄得一身湿?你不是和老爷、夫人说好了,今后绝不再靠近有水的地方?”偏偏她像滚泥的刀背,一溜烟就滑过,教人捉也捉不住。

  发牢骚的是一名十岁左右的丫鬟,用粉紫色绳带扎着双丫髻,身着鹅黄绿浅色衣裙,脸形略圆。

  “嘘!小声点,不要让我娘听见,不然她又要宝贝、心肝的乱号一顿,我又要十天半个月不能出门了。”李亚男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她娘惊天地泣鬼神的号啕大哭。

  人家是重男轻女,长子嫡孙是千好万好,养儿防老心头肉,金砖银块任他搬,只求日后有出息,偏她家刚好相反,一家之主是她爹李德生,可爹是有名的畏妻如虎,凡事妻子说了算,他是在后头跟着打杂的,并负责收拾善后,而她娘的软肋就是她。

  李夫人的偏宠众所皆知,几乎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所以说长男明桐、幼子明楠,加上一个面笑心苦的李老爷,大小三个男人加起来还没一个小女儿重要,她在女儿面前永远是面容和善,从不说一句重话,和煦得彷佛没有脾气,可是在三个男人面前,她堪称母夜叉。

  “小姐,你快把湿衣服换下来,免得又着凉了,奴婢让厨房给你备些热水,你先喝碗姜汤祛祛寒,再用热水逼出汗,邢大夫说你天生体质寒,要多吃点温补的东西滋养身子……”怎么又滴着水到处走动,一点也不爱惜自己。

  “轻雾。”耳朵嗡嗡叫是耳鸣吧!

  “是的,小姐,有什么吩咐?”圆圆脸的轻雾双眼特别明亮,好像主子有事让她做是看得起她。

  其实李亚男有两个丫鬟,一是轻雾,一是轻寒,两人年纪差不多,但轻雾个性活泼,笑脸迎人,和谁都处得来;轻寒则是人如其名,性情冷冰冰的,不爱说话,主子叫她做什么就做什么,主子没说话便杵着发呆,半天不理人。

  李亚男觉得轻寒的性子很有趣,便让她去威扬武馆学武,也就是好友朱丹丹家开的武馆,轻寒学得不错,难得赞人的朱馆主说她有习武天分,练上几年必成大器。

  因此李亚男虽说有两个丫鬟服侍,事实上只有一个,轻寒白天在武馆学武,夜里就修心法、练内功,她也是很忙的,为了日后可能会有的仇家,譬如孙子逸之类的魑魅魍魉,李亚男是全力支持自家丫鬟习得一身好武艺,身手越好对她越有保障,这叫未雨绸缪。

  “轻雾,你是一生下来就话多,还是吃错药变成话痨?你这股唠叨劲一点也不比我娘逊色,你是得自她真传吧!”她娘肯定抱错孩子了,这才是娘亲的亲女儿呀,一样话一说出口就收不住,整串整串串豆子似的,放在油锅里炸还会劈哩啪啦响。

  “小姐,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奴婢要是没照顾好小姐,夫人一怪罪下来,奴婢承担不起。”主子娇滴滴,身边的丫鬟也养娇了,小脚儿一跺,不太高兴小姐把人低瞧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