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当铺千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章 世交变世仇

  “落水了,落水了……快来人呀!有人落水了……快……快一点,要沉下去了!”

  “又”落水了?

  到底是哪一家的倒霉鬼呀?上个月、上上个月,接连三个月都陆续传出落水意外,而且都险险溺毙而亡,好多人跳下去抢救,好不容易才将命悬一线的落水者救了回来。

  桐城县是个位于京城北边三百里处的小县城,地多人也稠,水路发达,百姓大多以渔农为生,多雨少灾,年年丰收,堪称富饶之地,一出城门便可看到绵延不绝的金黄稻田。

  由于百姓小有积余,国内又有十余年未曾兴战,因此城内的商铺十分鼎盛,几条大商街上,各式铺子应有尽有,小到卖针头线脑,大到绸缎庄子、首饰行、玉石铺等等,只要想得到的,城里头一定有,甚至还有少许的舶来品,从京城那边进的货,虽说价钱略高一些,但家底厚一点的大户人家都买得起,销路不错。

  最近城里发生一件大事,严格说起来其实也不算是大事,毕竟在知府老爷的眼里,没什么比杀人放火更重要的事——是两家三代世交的商家闹翻了,而且事情闹得有点大。

  有人死了,死因是上吊,原因是被退婚。

  在庆丰八年,这是一件了不得的事,一名二八年华的妙龄女子即将出阁,就在出嫁前夕,自幼定下娃娃亲的良人无端退回庚帖,扬言另有所爱,婚事作罢,从此男婚女嫁,互不相干。

  遭此剧变,待嫁的姑娘当然想不开了,手持当初的定情信物悬梁自尽,一缕香魂就此消亡。

  一具尸体成就了一段仇恨,女方的家人自是不肯罢休,多次上门理论,祖辈近百年的交情就在争吵中越吵越薄,最后撕破脸,世交反成了世仇,连累到下一代。

  “放嘴。”

  “唔放。”咬死你,咬死你,咬死你这个小混蛋!敢推老娘下水,老娘不咬下你一块肉跟你姓!

  “再不放嘴我就动手了,不要怪我以大欺小……”白衣少年死咬着牙,忍着痛,恨恨的瞪大双眼。

  “动呀!你动呀!反正你孙家就是卑鄙小人,只敢暗地里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不敢把事实的真相摊到台面上。”一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根本满肚子坏水。

  “你……你说谁是小人?!不要以为你是小姑娘我就不敢打你,我们孙家以医济世,一家子都是厚道人,从不与人为恶,要不是你叔叔他……他太过分了!”见异思迁,移情别恋,逼死大他三岁的小姑姑。

  原来这位面皮白嫩的秀逸少年是仁恩堂的少东家孙子逸,仁恩堂有三位坐堂大夫也兼做药铺,病人看了病后便可直接在铺子里取药,仁风仁术广为流传。

  孙子逸身为嫡长子,打小在药香中长大,在医术上小有所成,他早就是下一代的继承人,所以在医理方面多有钻研,即便还无法成为坐堂大夫,但也算是半个大夫了,以他十三岁的年纪能有这样的程度,算是出类拔萃了。

  只是长辈们对他的期许较高,三岁识字,五岁就送他到私塾读书,而后又打算让他入书院,已有童生身分的他,准备明年考个秀才,有个功名在可光耀门楣。

  可此时此刻,这么个饱读诗书的少年学子为何偏偏跟个粉妆玉琢、年方九岁的小姑娘过不去呢?

  原因无他,正是因为李亚男的叔叔与孙子逸的小姑姑的婚事破局。

  “过分的不知道是谁,回去问一问你爹,谁是唐宝贵!”一对奸夫淫妇,还想诬蔑她品德高洁的叔叔。

  “唐宝贵?”正想甩开手的孙子逸忽地一怔。

  唐宝贵他认识,是外祖家的小表舅,今年二十有三,娶妻巩氏,难产后亡,一尸两命,他本身是举人身分,因丧妻无法参加今年的科举,得待三年后。

  但是这件事和小表舅有什么关系?

  “亚男!亚男,快松口,别忘了你正在换牙,再咬下去你的牙就长不回来了……”一名穿着鲜绿春衫的清秀小姑娘一脸紧张的跑过来,边跑边看好朋友有没有受到伤害?

  对喔!她在换牙。

  少了一颗门牙的李亚男赶紧张开嘴,满口血的她不管被她咬的人伤得重不重,她先用舌头舔舔牙床,试试牙齿松动的情形,确定一切无恙才稍稍放下心。

  可一舔完满嘴牙,她又有些后悔了,认为自己太冲动了,对付这么个毛没长齐的小屁孩,何须费太大劲,反落了下风,显得她“家教”有问题,连带影响她家的声望。

  开当铺的本来就给人不好的印象,再对上以医药济世的医馆,她这亏是吃定了。

  哼!可惜她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人欺她一尺,她还人一丈,活得太憋屈,还不如不要活。

  “亚男,你有没有事?”绿衫小姑娘心急如焚的上前查看,关心之色情真意切。

  不等咬人的小姑娘回答,一旁鲜血直流的白衣少年不耐烦的撇嘴,捂着伤处,用正在变声的鸭嗓怒道:“有事的人是我好不好!你没看她咬得多用心,想把我整只手臂咬掉。”

  另一名穿着红衫茜色长裙的小姑娘气怒的回道:“一点小伤口也值得你大呼小叫,还说是仁恩堂的小东家,自个受了伤不会自个处理呀!装出伤得很重的样子想骗谁,不是说你家的药桐城第一,抹了就能止血生肌……”根本就是沽名钓誉,夸大其词。

  孙子逸恼怒的瞪着她,“朱丹丹,这里没你的事,少插手。”

  管闲事的人一堆,真烦。

  “亚男是我的好朋友,朋友有难要拔刀相助,看到亚男被人欺负我却置之不理,我还算是个人吗?”他们开武馆的最讲究义气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