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歪打正着 >


  他挨几拳没关系,就怕创造出令女人风靡时潮的手再也画不出一件衣服,那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还不去找人,光会用一张嘴皮子做事。”他就不信找不到人。

  “行,我会去卖老命套交情当你的帮凶,你杀人的时候我一定走得远远地。”大好前途不必尽毁于此。

  “话真多。”有时间废话不如去找人。

  “不要不耐烦,听说你想把台北那场眼装展移到台中世贸?”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劳师动众?温致新心中有著狐疑。

  风声传得真快。“不然你以为我来这座文化城干什么,专程撞人吗?”

  一想到就有气,她居然敢避不见面不让他赔,连医药费都自付,简直太不给他面子。

  不找她出来吼一吼他气难消。

  温致新好笑的避开话题,不想再惹喷火龙喷火。“台北的场地不都谈妥了,你干么说撤就撤。”

  “你该去问问凌雪霜那只八爪女想干什么,我看来像牛郎吗?”哼!跟他谈条件。

  在她经营的百货广场前开展是她的荣幸,别人求都求不得,还藉机敲诈,要他陪她上床当她的男朋友,否则场次费跳升三级。

  东方服饰在欧美一带可是抢手货,她不识货也就罢了,竟然敢厚颜无耻的提出无理要求,她是存心不想在百货业混下去了,他绝对会成全她。

  移师中部是第一步骤,他相信中南部服饰市场有极大的销售空间,不一定要局限地小人稠的大台北,只要品牌口碑值得信任,处处是商机。

  而第二步他打算在台中设立分公司,所有他设计的衣服一律绣上他的名字缩写在此销售,别无分号。

  想要穿上和世界同步流行的服饰得来台中分店购买,否则就赶不上新一波的流行热潮,进而失去引领风骚的机会。

  这顺便是教训教训自以为是的贱女人,没有蔷薇百货的大力支持,他照样能发表新装,将鲜艳的丰采献给热情的台中市。

  “美女当前你何必客气,凌总可是台北社交圈有名的大美女,她看上你是你的福气。”那惹火的身段可真撩人,可谓是财色皆全。

  “免了,你怎晓得她全身上下哪个地方不是做的,十年前她可不是这长相。”他太了解她了,因为他们是学姊学弟。

  十年前她就曾溜进他宿舍企图勾引他,结果他那日回家去不在宿舍内,一位非裔同学带友人过来借宿一晚,她不知有错的与人春风一度。

  事后还敢赖在他头上,佯称怀了他的孩子要他负责,幸好同学带友人出面做证,她才颜面无光的自动转学。

  没料到她的淫性十年不改,一见面就十分热络地提议到饭店用餐,并且暗示他已在饭店楼上订了房,晚餐后有娱兴节目。

  他当场走人让她下不了台,所以她又无耻的提出条件交换,以为他会为了出名而屈服,她真是看错他。

  在国际服装界他已经够有名了,不需要再攀龙附凤地突显自己,反倒是巴结他的服饰公司多不可数,希望和他签下亚洲代理权。

  “啧!你们是老相好呀!连她身上哪一寸是做的都知晓。”温致新调侃的挤挤眼,暗指他艳福不浅。

  东方著衣当下送他一本厚黑学,砰。“我宁可跟猪上床也不碰她一下。”

  “原来你对猪有偏好,难怪你从来不对身边瘦得见骨的美女模特儿下手。”温致新一脸终于发现他特殊癖好的表情,将书放回原位。

  书是用来吸收,增广见闻,而非拿来掷人。

  “因为我不像你来者不拒,不怕捏破大木瓜的矽胶。”他恶意的嘲笑。

  一想到他所形容的画面,温致新冷不防地打个哆嗦。“别说来吓我,你这边的个展准备得怎么样。”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场地和工作人员都差不多了,就只缺一样。

  “东风?”他不明白。

  ”模特儿,凌雪霜那女人利用合约书不让我把模特儿带下来。”目前为止,他少说得需要二十名专业模特儿。

  “那你有得忙了,凌总旗下的模特儿经纪公司囊括大半的人,其他少数的经纪人怕被封杀,大概也不敢开罪于她,所以你要有开天窗的心理准备。”

  苦笑著,温致新实在难以想像他的镇静打哪来,凌雪霜和演艺圈颇有交情,几年前吃下几间小模特儿经纪公司,招揽了不少大牌经纪人,目前拥有台湾最大的模特儿经纪公司。

  凡是珠宝、服饰之类大宗展览会都由其包办,若没有她的点头,恐怕没人敢出借旗下的模特儿供他使用。

  因此这场仗挺硬的,比总统大选还难搞,少了模特儿能走秀吗?他非常疑惑。

  “难不倒我的,大不了我延后一个月从法国调来模特儿帮忙,相信展出的品质不致差到哪去。”只会更好。

  “可是相对地花费会超支许多,不符合经济成本。”光是机票和住宿就是一笔开销。

  “对了,既然有延后的打算,不如分摊些风险,找些本地的新人加以训练以防万一,各一半一半可以降低支出。”新人都非常便宜,而且敢秀。

  这几年台湾女孩的营养都太好了,高挑长腿的妹妹满街都是,不难找,难在训练的过程怕吃不消,毕竟时间上很紧,没法子慢慢教。

  “有不适合得立即淘汰,保留程度不错地好集中训练,也许以后能成立专属的管理部门,直接让她们上阵不用外聘。”

  “你的建议值得加入评估,我们分头去找适当的人选,还有……”他话没说完,温致新已看到他喉咙底了。

  “不要忘了找你想掐死她的那个高中女生。”他都快会背了。

  当他的律师真辛苦,做他的朋友更累,根本是童子军日行一善,不发酬劳的那一种。

  人呀!交朋友时要审慎,千万别像他误交损友。

  台中的美女们,我来了。

  台中的美女往哪儿找,来魔女咖啡屋准没错,上官家的三姊妹正是美女座标,很少有人能忽略她们的美,她们各有各的拥护者。

  有人欣赏大姊的飘逸自然,有人迷恋二姊的艳丽多姿,还有一伙人崇拜三妹的聪明冷静。

  她们的美不带人工做作,不需要上一丝丝粉丽质天生,举手投足间散发一股叫人抗拒不了的迷人气质,只要不经意地瞄上一眼就完全失陷,不能自己。

  为了防止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客人占位子好看美女,她们限定一人一天最多只能待上两个小时,不接受预约订位,谁先来谁先入座没有特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