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歪打正着 >
三十四


  “谁?”东方著衣要一个名字。

  “周盈然。”她带头闹得最凶。

  “又是她!”

  才要他停止咆哮,不到三分钟一阵狮吼又起,心里有数的上官文静了解事情还没完,铁定有后续动作,不可能这么简单只使些小伎俩。

  “更惨的事你要不要听,我想你绝对不会喜欢。”连他都想大叫几声。

  “说。”

  “仍是那个周盈然,她说你十分不尊重本地模特儿,崇洋媚外,要求你向全体模特儿致歉并加薪,否则……”

  “否则怎样?”养了一头虎以为它不食人,结果它连主人都咬。

  “否则她就不上台,让服装展开不成。”够狠吧!未辛先辣的幼姜。

  口气大。

  “她真敢拿乔--”

  怒火直逼天花板的东方著衣一吼完,横冲直撞地往模特儿聚集的休息间走去,他已经气得忘记基本礼仪,门没敲一脚踢开。

  舞台上的锣正欲敲下,岂知一群年轻的模特儿不但不以为意还嘻笑地玩成一堆,你追我跑地互掷化妆品,玩得不亦乐乎。

  一见他踢门入内微楞了一下,稍稍节制的安静一阵,毫无羞愧之色的注视他,好像他是走错路的路人甲。

  “周盈然,你到底想干什么?”

  第十章

  周盈然要的不多,至少在她自己的认同中算是小儿科,而且是她应得的。

  第一,她要求上官桃花退出这场服装发表会,主秀由她来走。

  第二,狮子大开口的素价五百万走一场秀,她认为她有这个价值,趁机哄抬价码,无视自己是新人身份,她知道这场秀没有她不成。

  第三,东方著衣必须公开道歉,登报坦诚他因私忘公轻视模特儿,并且得给予她适当补偿以示诚意,否则她和其他模特儿就不上台。

  她每提一项条件,东方著衣的脸色就往下沉一分,到最后整张脸都快绿了。

  “说够了吗?要不要再补充几点,有本事尽量敲诈。”他就不信她胆大的连他的命都要。

  笑脸迎人的周盈然自以为掌握优势,表情是得意非凡。“你很不耐烦哦!别忘了开场时间快到了,我们可禁不起一丝惊吓。”

  现在的她们可尊贵得很,予取予求不怕希望落空。

  “如果我不答应你们的要求呢?”敢威胁他,她太小看他了。

  肩一耸她表示无所谓。“大不了走人嘛!反正你的服装展也开不成。”

  “你能走到哪去,不敬业的模特儿不论去哪里都不受欢迎。”见她们的不惊不慌,心有疑虑的上官文静冷静的问。

  周盈然用不屑地眼光斜睨她。“若是你们不同意我们的小要求,星辰模特儿经纪公司非常乐意雇请我们。”

  星辰模特儿经纪公司正是凌雪霜所主持的,全国最大的模特儿经纪公司,里头的模特儿最少有两千人。

  “她给你们多少?”黑色的瞳眸忽然闪起魔魅绿光。

  “她没给……”看著上官文静的眼,周盈然恍惚地感觉天在转。“三百万。”

  一听她说出正确数字,其他原本信心十足的模特儿忽然露出惊慌神色,大为恐慌地想阻止她。

  可是她们惊骇的发现自己的身子居然动不了,喉间像是梗著无形棉花发不出声音,她们著实害怕地快哭了,不晓得该怎么办才好。

  “为了不让法国来的模特儿上台,你是不是从中动了手脚?”上官文静的眸中竟然有一道绿涡在旋转。

  “是的。”周盈然的表情空白,焦距完全丧失。

  “是谁指使的?”

  “凌雪霜。”

  “为什么?”

  “她要让服装展开天窗,让东方服饰无法在台湾立足。”惘然的说出主使者,周盈然给人的感觉就像傀儡。

  上官文静在她眼前一弹手指,魔魅的光芒不复见,猛地清醒的周盈然根本不晓得她说了什么,怔然地瞧瞧一脸恐惧的同伴,一时间竟也起了一丝寒意。

  一旁目瞪口呆的温致新和东方著衣完全说不出话来,像在怀疑适才的一幕是否是幻影,不然他们怎么看到上官文静背后忽生一道狞笑的影子:

  突地,获得自由的模特儿见鬼似的尖叫不已,惶恐万分、争先恐后的冲出休息间,脚步不曾迟疑地奔向阳光。

  也就是说他们只剩下一个模特儿,周盈然……

  “怎么搞的,我不过出去买一杯蛋蜜汁,为何所有人都下见了,难道服装展不开了?”

  手拿冰饮的上官桃花满腹疑问,十分好奇人都到哪去了,犹不知自己逃过上吐下泻的劫难。

  “只有你了,桃花。”一场秀只靠她好像不行。

  “什么意思?”她还是一头雾水。

  “泻的泻,吐的吐,剩下的全跑了,你说是什么意思。”而周盈然也别指望了。

  “温大律师你可别吓我,只有一个模特儿怎么走秀,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上官桃花讶然地差点滑掉手中的冷饮。

  “二姊,他没说错,的确只有你了。”一个人撑全场绝不可行,气势太弱。

  上官桃花用力吸了一口饮料平息惊吓。“那么要宣告服装展不开了吗?”

  一个人的秀太可笑了,她也来不及换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