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歪打正着 >
二十二


  “东方,你不会没有过女人吧?”对男人的经验她是不足,但是以他的火爆脾气没女人是不行的。

  有些贱一点的男人常说:女人是用来灭火的工具,所以他的需要量一定惊人。

  “有过女人和谈感情不同,以前我是有几个固定床伴……”他有男人的需要。

  “才几个?!”她惊讶的大喊,随后自觉过度关心的收起不信。

  黑眸微微一眯,他逼近的凝视她的双眸、“不然你以为我应该有几个女人?”

  “呃!起码好几十个……”他定居法国,而法国的女人可是美得令人难以抗拒。

  “几十个?”他的口气很轻,轻得充满危险性。

  “难道我说错了,你的本事已经破百?”西方人是比较开放,她低估他了。

  东方著衣气得在她耳边大吼。“你当我是种马还是没女人就不行的淫棍,我脸上写著好色两字吗?”

  “小……小声点,人家在看你了。”天哪!他是使出吃奶的力气吼她呀!都耳鸣了。

  路上行人匆匆,怕惹事地快步走过,只敢用眼角一瞄突然发狂的男人,庆幸自己不是被吼的人,实在太恐怖。

  “看什么看,没看过情侣吵架呀!”东方著衣火气大的吼走一对好奇的中年夫妻。

  谁跟他吵架,他们才不是情侣。“真搞不懂你为什么一天到晚在生气,你有熄火的一刻吗?”

  “谁叫你要惹我发脾气,不能正常一点当我的女朋友。”哼!谁会喜欢被自己的女朋友形容成万恶淫魔。

  他是男人自然有那方面的需求,可是同时他也是极怕女人纠缠的人,他有过被女人缠上不放的经验,所以对于挑选性发泄的对象他十分谨慎。

  通常他的床伴大抵是法国人或是义大利人,法国女人理性而优雅,她们讲求相处融洽而非永远,一旦缘尽,洒脱地说再见之后仍是朋友,只是不再有性关系。

  而义大利美女性感热情,她们追求的是一时激情,同时拥有数个性伴侣,因此不会执著在一个人身上,即使分手还能笑著祝对方聿福。

  至于日本女人他从来不碰,因为她们看来温柔多情,但只要一被缠上就很难甩掉,说的是一套,做的是一套,翻起脸比男人还狠。

  他的女人真的不多,屈指一算不超过十个。

  “我几时同意当你的女朋友?”他的脾气还需要引火线吗?根本是自燃性。

  “我有准你拒绝吗?”反正她是逃不掉,他说了就成定案。

  莫名其妙荣升为东方著衣的女明友是好?是坏?

  这句话来问上官文静最恰当,深受其害……呃!备受呵护的她肯定能出一本指南,详尽的列出他的十大要求、十大怪僻,甚至是一天吃几粒米。

  在各大狼女的环伺下,她的地位是受人垂涎且具有危险性,东方著衣对她越好,她身边的危险指数相对提高,几乎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

  真的不骗人,连喝杯水都得谨慎小心,即使那看来透明清澈也有可能掺了盐,更何况是咖啡、果汁之类的高危险饮料。

  之前她之所以猜测他有过上百个女人,是根据他受欢迎的程度评估,最后对他的“洁身自好”她惊奇不已,他怎能在面对众多美女仍不动心呢?

  今日真的印证他的受欢迎,来到他的工作环境,才知抗拒美女有多难,她们全都积极而上进,锁定他为第一目标,好成为成功的跳板。

  不用说她的出现有多叫人痛恨,虽不到欲除之而后快,但是一些恶意的小动作是难免的。

  “啧!小女生耶!不知用什么手段钓上咱们的大老板?”

  “后生可畏呀!人家就是比我们年轻有本钱,衣服一脱可是吹弹可破。”

  “破?!还有地方破吗?她那地方不晓得有几个男人进出过,不上医院补一补怎么破。”

  一阵讥诮的淫秽笑声实在下流,以不大不小的音量传入静坐的上官文静耳中,她始终保持著清纯微笑,只有眼底闪过飘忽的绿光。

  模特儿影响服装展的成败,既然伤不得就只好让她们凉快,免得一肚子妒火无处发泄,牵连他人。

  几个二十出头身材高挑纤瘦的女孩自鸣得意的笑著,她们以为不入流的言语已严重的打击到上官文静的心,因此笑得狂肆毫无危机意识,没见过世面的女高中生哪敌得过她们。

  殊知,一瓶五千西西的旷泉水突然在她们身边爆破,溅起的水珠十分公平地淋了每一个人一身湿,内衣的款式若隐若现的先行展示一番。

  指导新人走台步的美仪老师连忙上前询问,可是没有人能说出是怎么回事,只是表情很怪的走开。

  刚彩排完的上官桃花一走下舞台便知道发生什么事,在男人的目送下,走向遭男友冷落的女孩,一屁股就往她身边挤。

  “真恶劣呀!老三,前阵子缺水缺得这么厉害,你居然不爱惜自然资源的浪费掉,你一定会有天谴。”

  上官文静一脸已经遭遇报应的表情。“你说成为东方的女朋友还不算是天谴吗?”

  “咯……还好啦!他对其他女人都不假辞色,只对你和颜悦色,相信幸福的钟声即将在你身边响起。”她取笑著在她头上一洒。

  结果本来想变玫瑰花瓣雨却成了下饼乾屑,淋了两人一身。

  “我拜托你,二姊,丢人现眼的魔法别再用了行不行?”她羞于承认两人是出自同一所魔法学校。

  “呃!呵呵呵……我不是故意的。”上官桃花乾笑地扪掉两人身上的饼乾屑。

  “你哪一次是故意的,每一次都嘛很惨。”她没一次成功的,半吊子魔女。

  “总比大姊好吧!她是完全不行。”还被魔法学校评监为劣等生而踢出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