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歪打正着 >
十八


  “你说我父亲的捐款是为了逃税,你未免太瞧不起人了。”她家企业的钱多得花下完,才不需要节税。

  “我是瞧不起你呀!一个高中女生每天打扮得像孔雀,不要脸地在副会长身旁跟前跟后,像怕跑了丈夫,难道你起床都不照镜子的吗?”

  “你……”凌艳艳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有咱们会长在此你是没机会了,校花之名赶紧还给正牌校花,不然你垫高的鼻头会垮掉的。”整型过的美丽算什么美丽。

  “美美,别攻击人家的弱点,这样会长很难做人的。”徐明月一表正经的规劝。

  “就是嘛!明知道人家一身假鼻子、假眉毛、假胸部的也用不著说出来,太不厚道了。”随即呼应的蒋维明一脸认真。

  但是谁会听不出他俩的明嘲暗讽,他们忍凌艳艳的嚣张已经忍了好久,一有机会就搬大石头往下砸,看能不能砸得她满头包。

  最好一次砸成血肉模糊倒省事,免得一天到晚来找碴。

  “你……你们……”凌艳艳脸颊涨红气得快吐血。“上官文静,你到底是怎么带这些个目中无人的干部?”

  怪了,又赖在她头上?“我一向放牛吃草,就像你一样,不来开会也无所谓。”

  她不也是学生会干部,而且更目中无人,连校长都不放在眼里。

  “我和他们不同,我是负责监视你们有没有假借学生会名义搞鬼的人。”她不屑的斜眼以视,好像羞于与他们为伍。

  上官文静沉静地看了看她。“原来你喜欢霆峄的与众不同,我还以为你是来捉奸的。”

  忍不住的笑声轰然响起,主角之一的高霆峄则是满脸羞色有口难言,笑得十分难看。

  “上官文静你太过份了,我要让你在学校待不下去。”她一定要父亲向学校施压,让她没好日子过。

  “请便,办得到我为你开场盛大的庆功宴,恭喜你顺利地踢掉我。”念哪所学校对她都没差别。

  成绩好的学生走到哪都吃香,她不怕没学校念,就怕学校不放人。

  “你……”太猖狂了。

  凌艳艳的愤怒还没来得及发泄,更大的咆哮声已压过她的怒骂而响起。

  “上官文静,你给我鬼混到哪里去,你的表扔到北极去了是不是,要不要我绑个钟在你身上,提醒你时间--”

  真的可以用怒气冲冲来形容,铁青著一张脸的男人步伐大得惊人,明明看见他还在校门口大喊大叫,一眨眼神速的来到眼前,令人不得不怀疑他脚下是否装了滑轮。

  东方著衣的占有欲可由他的行为明白看出,而且是超乎寻常的强烈,叫生人回避。

  他口口声声表态绝不对未成年少女下手,可是他的言行举止根本是背道而行,防贼似防著其他雄性生物靠上官文静太近?

  就连魔女咖啡屋那头大色犬盗名都予以隔离,最少要保持一公尺以上的安全距离,十分可恶的喧宾夺主。

  唯一例外的是那只花栗鼠,他常常坏心眼地灌它白兰地,将它灌得东倒西歪一副醉样再拿来展览。

  所以他现在一只手臂横过上官文静肩头是常有的事,理所当然的将她搂向身边,完全忘了她只有十七岁,还是一名高三的学生。

  别看他一脸怒气就以为他是粗枝大叶、不重小节的人,当他一碰上她时,他最先注意的是她的石膏手有无异样,会不会碰伤她。

  粗中带细是他给人的感觉,而控制不住的脾气则是与生俱来,习惯了也就没什么,通常会叫的狗不咬人,顶多装腔作势。

  “你早到了。”还差三分钟。

  “少给我说风凉话,你干么又和这小子走在一起?”小白脸一个,看了碍眼。

  “他有名有姓下叫小子,要我为你重新介绍一番吗?”无理取闹。

  “不必,你叫他滚远一点,别老跟在你身后。”东方著衣不怕伤人地大声嚷嚷。

  通往校门口的路只有一条,难道要霆峄翻墙吗?

  觉得丢脸的上官文静翻起白眼,最近她翻白眼的次数是十七年来的总和。“克制点,先生。”

  “又叫我先生,想我多吻你几次是吧!”好久没碰她柔柔软软的小嘴,好像有一世纪了。

  自从那回在魔女咖啡屋意外和粗鲁地吻过她以后,她便小气地不让他多碰一下,直说她未成年打消他的造次。

  他实在很想再尝那两片嘴唇的味道,管她今年几岁,十七或二十七都无损她早熟的身心,有机会他一定要吻个过瘾,绝不让她再说不。

  “请把理智放回你的脑袋,我还是个学生。”他就不能小声点吗?非要以破坏她的名誉为乐。

  “学生又怎样,你根本像个小老太婆啰啰嗦嗦,没有半点高中生的样子。”他才不管别人异样眼光,他就是喜欢搂著她。

  学生会的干部个个见怪不怪,他们的反应不如高霆峄强烈,有事没事看会长力战奈及利亚狂狮也挺有趣的。

  不过此时副会长的表情很吓人,两眼透出敌视的冷芒。一直以来温和的面容蒙上一层阴影,仿佛某人抢了他心爱的物品。

  事实上亦是如此,他从小喜欢的女孩正在另一个男人怀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