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歪打正着 >
十二


  他刚才不是气得快捉狂,怎么一下子眉开眼笑像变了一个人似。

  “东方著衣,再叫错我的名字我就吻你。”他根本忘了她只有十七岁,一副乐陶陶欠扁的模样。

  粉嫩的脸颊升上可疑的潮红,她镇静的抿抿唇,湿润有点乾的唇瓣。“东方先生,你不可以随便威胁人……”

  抗议声消失在他的唇里,瞠大眼的上官文静简直不敢相信他会二度碰上她的唇,而且是光明正大的吻上她,毫不节制的一记火辣辣的法式长吻。

  她知道自己该反抗,该用魔法处罚他不规炬的行为,在魔法手册有云,为了保护自己,可以适当地使用以期脱身,所以她该可以使用。

  可是她觉得浑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好像全身的力量都被他吸去了,不藉著攀住他脖子的动作,会软成一摊水。

  她无法使出魔法,脑子严重缺氧一片空白,怎么也想不起魔法大全上的万条咒语,只感觉到他的呼吸声变得沉重,喷在她脸上。

  “小笨蛋,没人教你接吻要闭上眼睛吗?”被人瞪著他怎么继续得下去。

  是没有,只有他敢放肆。“我不认为这是接吻,我觉得自己被侵犯了。”

  “侵犯?!”她在说什么鬼话,多少女人求他一吻他都不屑呐!

  “未经允许强迫他人就范的行径便叫侵犯,课堂上没学过这一个词吗?”她外表还算冷静地和他讨论对错,其实心底的小鹿早跳成大鹿了。

  觉得被侮辱的东方著衣抓起她狠狠一吻,充满凌虐和一丝丝他没感觉的爱怜。“这才叫侵犯。”

  不生气,她绝对不会生气。“先生,你知不知道你吻的是未成年少女?”

  第四章

  谁说她不气,她根本气炸了,两颊出现不规则的跳动,活像青蛙下蛋一阖一张吐著气,黑眸中隐隐闪动诡魅的绿火。

  她自认没有在生气,只是胸口胀得很,她是修养良好的魔女,不会随随便便的生气,即使对方是一个非常该死的男人。

  真的不生气,不过想将店里切水果的刀往他身上插去而已,她有绝对容人的雅量。

  不然像大姊的迷糊和二姊的桃花性,她没有几分能耐招架得住吗?

  真的、不、生、气--

  在上官文静有动静之前,猛然一惊的东方著衣早已先一步跳开,踉跄地撞到顶上的柜子又慌忙地往后退,原本一地狼籍的杯盘更见混乱。

  那一身跃入眼中的高中制服似在鄙视他的孟浪,连小女生都不放过地伸出狼手,他简直不配为人。

  可是她的美好又叫人难以忘怀,尝起来的滋味是成熟多汁,一点也不生涩碍口,她根本是个魔女,表里不一,害他成了心术不正的大变态。

  “我保证没有下一次……”喔!该死,哪来的玻璃碎片?

  “你确定?”为什么她不太能相信他?

  吃痛地拔出掌心中的小碎片,东方著衣指天立誓的保证。“我对小女生没兴趣。”

  “真的?”

  “百分之一百真心,还没发育的小鬼引不起我的……呃!这个……”咽了咽口水,他实在说不出口。

  眼前纯真的身躯肯定已经发育,少扣一颗钮扣的上衣隐约可见诱人的沟影,丰挺的前胸在制服下倒是挺壮观的,不折不扣的女性曲线已然成形。

  十七岁的女学生有著大人一般的成熟体态,姑且不论心智是否达到一定的成熟度,通常这年纪的女孩同时具备少女纯真以及即将转为女人的妩媚。

  性感中带著无邪是动人的,有两位美得各有特色的姊姊,上官文静的姿色自然差不到哪去,否则怎会成为招牌之一呢!

  清冷的脸庞兼具一股迷人的知性美,她的美丽并非令人一见惊为天人,而是一开始不讨厌,慢慢越陈越香那种。

  到最后会沉迷到不可自拔,像吸食毒品般戒不掉,一天不哈上两口就浑身不对劲,做起事来无精打采。

  “先生,你的保证呢?”敢说她是小鬼,他的视力肯定有问题。

  一听见她又喊他先生,东方著衣火了。“我干么得向你保证,我没有对末成年少女出手的习惯。”

  奇了,他怎么有一种心虚的感觉,好像说得出做不到,势必会后海。

  “希望如此,你的血弄脏了我们的大理石地砖。”大概上次去医院丢足了脸,这次比较能忍痛。

  “那你还不快点拿些止血的药品来包扎,想让我血流光不成?”反应真慢,她真该好好反省。

  东方著衣像是在自己家里使唤下人似的吆喝,认为他流血了就应该有人服侍,诚惶诚恐地把他照顾得无微不至,不得有怨言。

  反正他当惯了大少爷,自然不以为态度上有何偏差,命令的口气顺势而出。

  只要不死在她们店里都无所谓。“这里看起来像红十字会吗?”

  “嗯?”什么意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