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歪打正着 >
十一


  好奇的童稚声打破一时的迷咒,所有的声音都活过来了,哀鸣的狗鸣声,聒噪的鹦鹉叫,花栗鼠打酒嗝声,甚至是灰白猫的哈欠声。

  最重要是人的声音,有抽气、有惊讶、有不可思议,还有一种可怕的尖叫声,出自上官青青和上官桃花。

  两人用看世纪黑死病的眼光怔忡的盯著眼前勇气十足的东方著衣,他居然敢亲魔法学校出产的正宗魔女,他的下场会很凄凉。

  她们只不过没管好小孩子就被罚吃一个月的青椒,而他的罪名是轻薄耶!可想而知未来的日子有多难过,他一定会很后悔踏进魔女咖啡屋。

  无限的同情油然而生,身为半个魔女的她们都不敢轻易得罪她,而他的行为绝对比该死一千次还严重。

  “我……呃……我不是有意的……”软绵绵的嘴唇,还带著草莓的味道。

  点心盘上正好有吃了一半的草莓派。

  有些失神的上官文静抚抚麻麻的嘴,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客人不可以到柜台里面来,请出去。”

  因为里头下了魔法,当忙不过来的时候会有无形的手出现帮忙,像是冼杯子,排杯垫和冲泡咖啡,外人难以窥见、

  “我不是客人,我是来找你的。”东方著衣自动拗掉一小段,譬如追著一对担惊受怕的母女跑过七条街。

  “找我?”上官文静迷惑的眯起眼,新配的眼镜遮去眼底魔性的绿光。

  她是纯正的东方人,有著东方人的特征,黑发黑眸黄皮肤,但因修过魔法的缘故,眼睛的颜色有时会随心情出现一丝异光,没几秒即消失。

  “对,就是你,你干么一直避著我?害我找了你好几天找得想杀人。”他的眼老是不经意地往她粉色唇瓣瞄去,心念柔软的滋味。

  眨了眨眼,上官文静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先生,我认识你吗?”

  “你敢说不认识我,才几天光景你就忘得一干二净?!”东方著衣那遇见她的莫名兴奋被一股冲上来的怒气给冲散掉了。

  “先生,我看你是认错了人,我真的不认识你。”他很好看,有一双深邃易怒的眼,但她确实没瞧过他。

  好看的人并不少,魔法学校的同学都长得很有型,所以不足为奇,她比较疑惑的是突来意外的吻。

  头顶快喷火的东方著衣气得一戳她手上的石膏。“你忘了是谁撞了你吗?”

  火爆的脾气,恐龙似的吼声,表情迷惑的她逐渐张大讶异的眼。“是你?!”

  他怎么会来,医药费不是早付清了?

  “嗯哼!你终于想起来了吧!年纪轻轻就得健忘症挺不好的。”他满意地消了大半火气,嘴角还有一点奇怪的笑意。

  “那是少了墨镜的原因,我才没有健忘症。”谁会记得只有一张嘴巴的男人。

  他不悦地碰碰她鼻梁上的遮蔽物。“而你打哪弄来的眼镜,丑毙了。”

  “本来就有,是被你的车轮压扁了。”很少有大表情的上官文静透过镜片瞪著他。

  从来没有人敢说她丑,她甚至是美丽清纯的,戴眼镜让她看起来更聪明,更具有说服力的担任的学生会长一职,叫人不容小觑。

  而她扮演的角色向来很成功,老师信任她,同学崇拜她,所有人都相信她是自重自持的好学生,绝不会出错,因为她是上官文静。

  可他居然说她丑毙了,他的眼睛肯定有问题,需要洗一洗,也许下次能看清楚点。

  莫名地,上方柜子里平空出现一怀冰开水,也不知怎么地还忽然倒了,好死不死地往东方著衣的头上淋下去,四角方方的冰块顺势滑入他的衣服。

  “啊!这是什么鬼东西?”冰块冰得他直跳脚,失去形象拉开上衣让它掉下地。

  “冰块,先生,很抱歉我们没把杯子放好。”下次她直接在地上弄一摊水让他来个花式溜冰。

  两眼冒火花的东方著衣显得狼狈。“我知道它是冰块,你用不著嘲笑我的大惊小怪。”

  “我没笑,先生。”真的,她只是眼睛弯成下弦月而已。

  “我叫东方著衣,我允许你唤我东方大哥。”他以为报出自己的名字会引来小女生惊奇的尖叫声,先生两字听起来十分剌耳。

  但是他失望了。

  “我们不是很熟,先生,请问你要点哪种咖啡?”想当她大哥的男人已排到外太空,目前无空缺。

  “我很不喜欢暴力,但是再让我听见一声先生,我不能保证会做出什么事。”他威胁的盯著她。

  他不喜欢暴力?很好笑的笑话。“阿伯,你占据了我工作的空间,麻烦你让一下。”

  “你……你瞎了眼呀!我这长相你敢叫我阿伯,你眼镜也别戴了。”他暴跳如雷,一把摘下他认为丑毙的眼镜往地下一砸。

  看热闹的上官桃花大喊不妙,暗自疏散前排的客人往后移,而像狗一样由柜台底下钻出来的上官青青是手脚发冷,担心女儿有样学样学坏了。

  “你好像对我有诸多意见,我非常不得你缘是不是?”上官文静很有风度地将石膏手放在他肩上。

  她告诉自己没有生气,不会生气,她脾气好得连圣人都叹息,她只是和他进行沟通,让他了解到赚钱不容易,她真的没生气。

  “你在生气吗?”他一手扶著她的腰,担心她会重心不稳。

  “不,我的脾气是公认的好,我从不生气。”她是有涵养、有知识的高级魔女,绝不与低等凡人计较。

  一旁的人全在摇头,连那头好色的胖拘都汗颜地以前足捂庄鼻子,像在不好意思。

  他微笑地一手放在她石膏上。“你在生气,而且非常气。”

  很奇怪,他居然能从她淡淡的表情中瞧出她的怒气,而他的心情变得异常愉快。

  “我们在讨论气不气的问题吗?先生。”她被他搞糊涂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