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歪打正着 >


  “喔!我去招呼……”上官青青一回身,看见那进门的客人连忙跑进柜台,连女儿都不顾了。

  一见身边多了个人,没好气的上官文静嫌她挤地用石膏手碰碰她。“怎么了?”

  “那……那个在街上追著我跑的男人走过来了。”他会不会是来算帐的?

  酷好像把他踢得很惨。上官青青不由自主的看向来者的下半身。

  “叫桃花精去应付他,她最喜欢收集桃花了。”男人等于桃花。

  上官桃花沉声警告,“别再叫我桃花精,小心我翻脸。”她只是喜欢让男人喜欢,而不是见一个爱一个,桃花精和狐狸精是不一样的。

  一边对著透明玻璃杯一照她明艳动人的容貌,她一边朝著走近的男人微笑,不自觉地露出勾引本性。

  但是目标锁定上官青青的男人只是瞄了她一眼,若有所思地记下她的身高和长相,随即转向柜台内笑得像抽筋的清灵女子。

  “小姐……”

  他才起个音,内心不安的上宫青青赶紧出声。“你千万不要怪我女儿,她并非有意要打你那里,你大人有大量请原谅小孩子不懂事。”

  “我不是……”咦!那个背影看来很熟悉,短短的头发很像一个人。

  “不管你是不是都不能怪我们,谁叫你一直追我们。”她会害怕的。

  “那是因为我要你……”做我的模特儿。

  真的很瞹昧,如果话没说完,像听在断章取义的上官桃花耳中这简直不可饶恕,帐单板一砸就骂人了。

  “你好大的狗胆,敢染指我家大姊,你不知道她有女儿了吗?你凭什么来要她?”排好队领牌,有空一定通知他。

  “要她,要她,你怎么能要她,狗子胆,狗子胆,坏人……”来凑热闹的斑烂鹦鹉抓著花栗鼠满天飞。

  它很听话,没让小笨鼠继续偷喝酒。

  “聒噪,闭嘴,你没瞧见我在发脾气吗?”可恶的死鸟早该烤了。

  “我最漂亮,我很可爱,我是人见人爱的漂亮小鸟,上官桃花丑……我漂亮……”

  上官桃花……她姓上官?

  男子狐疑的目光看向那一身似曾相识的制服,脑海中浮起一丝丝曙光,他就快想起来了。

  “你敢说我丑,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我非拔光你的毛当毽子踢。”她只顾著追鹦鹉,而没理会对上官青青有企图的男子。

  它满屋子飞绕,她是满场追,却怎么也抓不到边飞边聒噪的鹦鹉,一时气急的大喊。

  “上官文静,把它弄下来。”

  同时,心底一震的男子也想起背影的主人是谁,冲动的拍开柜台的摇板门走了进去,吓得上官青青脸色发白,以为他要来报仇。

  “你……你不要靠近……”

  男子没发觉躺在柜台底下的胖狗,一脚往它肥尾巴一踩……

  通常动物的本能是跳起来反咬踩它的人一口,而这头巨兽是跳起来了,不过是往捡到它的主人身上一跳,浑身发抖地直打颤。

  但是它实在太重了,抱不住它的上官青青被压倒在地,碰撞到的杯杯盘盘也跟著遭殃。

  一阵细细的银粉忽然轻扬,使得一狗一人未因碎裂的杯盘而受伤。

  一只粗鲁的大掌突地捉起犹带银粉的细腕,以为被发现施法的上官文静一回身,打算用魔法消除他的记忆,谁知他竟然一个头靠过来。

  打了个哈欠的灰白猫看看这一场乱,很不屑地喵了两声,前脚一跃踩上男子的背,不偏不倚将他的唇送上主人的唇,然后世界就大乱了。

  而它悠哉悠哉的踱开,攀上窗沿往上一跳,静静地躺在花盆边晒太阳,舒服地蜷著身子蹭蹭毛,一副天塌下来也和它无关似。

  一屋子的客人和员工全傻眼了,包括追著要杀鸟的上官桃花,时间在这一刻停住。

  喝醉的花栗鼠依然昏睡著,不知道魔女咖啡屋发生了大事情,待在鹦鹉爪下呼呼大睡。

  天下的黄金有人捡,满地的狗屎无人理。

  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上官文静的东方著衣自认为踩到狗屎,不然怎会在遍寻不著之际,有了意外的转折,让他误打误撞地走对地方。

  先是莫名其妙的被个小鬼打了一拳,害他差点绝子绝孙的痛不欲生,等了好久稍微平复才满街的找人,希望能找回那合适的人选。

  好不容易瞧见人在店里,他自是欣喜地入内准备和对方洽谈,哪知道她一看见他像见鬼似地,说个没完没了,让他找不到机会开口说明来意。

  来自女人的倾慕目光他了解,但是一半以上男人的憎恨眼神又是为什么?他并没有做出令人憎恨的不妥举止,为何他们恨得像要杀了他?

  一个疯女人的叫嚣,又是鸟又是狗的嘈杂声,都难以分散他的注意力,他终于逮到这个不让他负责的小女生,看她还能往哪里跑。

  突地!

  一个重物踩了他一下,地心引力的影响他往前一倾,居然碰到她软软的唇,微带少女的馨香,叫人忍不住将舌头伸了进去……

  “你们在干什么,口水吐进嘴巴里很不卫生,你们不会觉得怪怪的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