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表妹今世不当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三


  对数字特别敏感的苏万里则毫无悬念的成为二品户部尚书,专门负责管钱,他非常高兴能与银子为伍,只是一看到他辛苦收来的税银被滥用,未用在百姓身上,他就会非常痛心的找上皇上“聊天”,再由皇上派出代天子巡守的监察御史遍查民情,一定要逮出贪赃枉法的官员,还天下一片朗朗晴天,这样他的辛劳才有代价。

  苏万里很忙,但再忙仍能跑到齐府蹭饭,还要人家的儿子叫他爹,把人家的亲爹气得想把他扔出去。

  景崇三年,齐亚林升任为最年轻的首辅大人,全朝哗然,但他的治理能力有目共睹,屡破奇案,倒也没人为此事提出异议,因此顺理成章的成了百官之首。

  日子就像流水一般轻轻柔柔的流过,在文武官员的爱戴和依赖下,齐亚林来到他三十三岁的寿辰前夕,距离他三十三岁的死劫越来越近,死亡的阴影逐渐笼罩。

  二十九岁的云傲月丝毫不见岁月的痕迹,面皮依旧光滑细嫩如剥壳鸡蛋,水嫩细白,散发着珍珠般的光泽,但更见妩媚娇艳,如同开得正艳的牡丹,雍容华贵。

  她已是三子一女的母亲,长子平安、次子长安、三子永安、小女儿栖凤,如今肚子还揣着一个。

  已成他们家中长辈的前太医院院使沈太医由两夫妻当父执辈奉养,和当家主母以师徒相称,他判断腹中之子是男胎,故而未瓜熟蒂落的四子已有了名字,叫真安,不过若是女儿,便唤真凰。

  看着一堆小萝卜头跑来跑去地快吵翻天,从来不是严父的齐亚林一味的纵容,一如他对妻子的宠爱,面对妻子,他脸上的笑意从不间断,眼神柔和地看着他们胡闹。

  “别紧张,没事,瞧你一副天快要垮下来的样子,我不过晨起吹了点风,咳了两声,你就大惊小怪的以为我生了重病,可我真的没什么大碍。”一脸无奈的齐亚林笑睨着面色焦虑的云傲月,有些心疼她又为了他的事忙得团团转。

  “小病不看会成大病,一有端假就要立即掐断,你不是一个人,有妻有子有个家要依靠你,你是我们的支柱,不能倒下。”云傲月非常坚持,不许他反驳。

  此时的她已经富得流油,盖了三间制药作坊,供应名下三十多间药铺,但“富可敌国”是个忌讳,因此她止步于三十七间药铺,不再多开铺子。比皇上还富有算什么事,一有事还不抄家灭族,尽数收入国库。

  好在皇上仁善爱民,从不计较民比国富,还提倡商道,大开丝路和海上通道,让各地商人畅行无阻,只微微增加赋税。国运由中庸转为昌隆,国力强盛,人民富裕,将士们衣无陈旧,崭新笔挺,手持的兵戎锋利照人。

  但是他有个小小的坏毛病,居然跟苏万里一样爱蹭饭,每每私下带了几名侍卫便出宫到首辅家,拿着菜单要首辅大人的爱妻亲自下厨,一边百般挑剔,一边吃得爽快。

  这是在替首辅大人“撑腰”,让他能一振夫纲。

  可是首辅大人根本不领情,一次、两次后便气得快摔盘子扔碗。他自个都舍不得亲亲娘子沾一点阳春水,凭什么娘子要为皇帝小儿洗手做羹汤,他不干!

  于是乎,他成了史上第一个敢撵走皇上的大臣,皇上还被撵得很开心,笑呵呵的抚着吃撑的肚皮从首辅家走出。

  但是首辅大人“畏妻如虎”的传闻不知为何流传,还有人笑称他就是赘婿,唯妻命是从。

  不过倒没人说云傲月的不是,反而多有推崇,因她制药不忘行善,每一间铺子都有一月两次的赠药,并从卖药所得中抽出,成弄了善堂,专门收留无父无母的孤儿、鳏寡孤独的老人,或身有残疾、没有办法劳作而被弃养的可怜人。

  “药娘子”的名号传得更广了,在安康附近甚至有“药娘子庙”的生祠,香火鼎盛。

  “嗯,没错,我这徒儿说得有理,别忽略了小小的风寒,也许是其他病症引起,讳疾忌医是跟自己过不去。”穿着深色袍服的老者红光满面,一手拢过整把的胡子。

  “沈太医……”饶了他吧,他还要赶着上朝呢!一个妻子的痴缠他就有点吃不消了,再来个搅局的,这日子真是难过,这几年他几乎成为他们师徒俩重点关注的对象。

  齐亚林身在福中不知福,家有太医看顾他一家老小的身子,殊不知在云傲月重生前那一世,这时候的沈太医坟草已经长得比人还高了,每年前去祭拜他的只有一人,便是受过他大恩的云傲月。

  知晓沈太医前世死于消渴症的云傲月极力研制治消渴症的药方,并严格控管他的饮食,让症状减轻,不易发作。

  安康的云老夫人也还活着,不时上京到首辅府邸住上十天半个月。她的身体还算硬朗,但已经不太理事了,任由贺氏去胡搞瞎闹,反正有个当大官的孙女婿,她在云家过得很舒心,贺氏从来不敢在她面前搅事。

  至于云惜月,她多年前出了家庙,在贺氏的安排下嫁了一名来自西域的商人,如今去了关外,再没回来。

  “把手伸出来,让老夫诊一诊,没事最好,让这丫头安心,要不你就等着喝苦药,老夫不放甘草,多下些黄连,好让你知道家人的关心有多么珍贵。”他也是走老运遇到这么好的徒弟,享受着儿孙孝顺的福气。

  “你们呀,就是爱操心,堂堂的一品官员还不会照顾自己吗?”齐亚林故意长吁短叹,挽起袖子伸直手臂,莫可奈何地看向云傲月而后笑意一柔,落在她微隆的肚子上。

  四子一女,他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也会枝叶繁茂,孩子如雨后春笋般一个一个冒出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