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表妹今世不当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一


  “你的丫头说你生平安时,声嘶力竭的说再也不要生孩子了。”所以他对儿子才这么稀罕,因为这有可能是他唯一的子嗣,不过他不强求,她说不生就不生,由着她去。

  “谁是平安?”她一愣。

  齐亚林轻笑着抚摸她产后未消退的肉颊,“平安是我们儿子的小名,取其意平平安安,我希望他在我们的保护下平安长大,不像我们小时候缺少爹娘的疼惜。”

  “平安……”她轻念着,脸上满是为人母的光采。

  “对了,我升官了。”他故作严肃的说着,但眼底有掩不住的笑意,如今妻子的官夫人可以越做越有派头。

  云傲月面上一喜,问道:“做什么官?”

  “刑部侍郎,正四品官。”连跳三级。

  她讶然,“为什么调到刑部?你在翰林院不是待得好好地。”翰林院清贵,是读书人向往之地,怎么会想离开?

  “本来太子想让我任光禄寺少卿,正三品,但我对刑案的判决比较感兴趣,自己向太子争取的。”他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他要一步一步地打稳根基,让人看见他的实力,而不是让人觉得他是靠太子上位。

  “你想到刑部就到刑部,我支持你。”她相信他有能力解决各种刑案,没有什么事难得倒他。

  齐亚林骤地一笑,仿佛月光下的昙花迸地裂瓣,瞬间光华绚烂。他道:“我给你请了四品诰命,皇上很爽快的朱笔一批,等你出了月子,圣旨便会下来,四品以上的夫人可入宫晋见皇后,每逢佳节皇宫赐宴亦会受邀。”

  天上砸下来馅饼,她不知是喜是惊,重生前的她或许会欣喜若狂,失态地抱着他大叫,如今她心情平静,只从翦翦双眸中透出一丝喜悦,“我不做官夫人,只做你的妻子。”

  “傲月……”他动容地搂着她不放。

  她忽然说:“很臭,你不觉得吗?”她满鼻子异味。

  “没闻到。”明明是香的,香气扑鼻。

  “我这样已经难受得快躺不住了,青玉还要躺足两个月。”青玉生孩子的时候伤了身子,得好好调养。

  “她生了一男一女的龙凤胎,看到李新那副得意的样子,我真想一掌拍下去,也不看看他那两个娃儿小得有如猫崽似的,两个合下来还不如咱们一个平安壮实。”他说得有点酸,羡慕人家一次儿女双全,有子有女凑了个“好”。

  她噗哧一笑,“你还酸人家,青玉生孩子时多危险,差一点救不回来,早产了三个月,孩子一生下就体质虚弱,要精养几年才会像寻常孩子,以后有得他辛苦。”真好,李新也有了家室,一双儿女,不再是孤独的守坟人。

  “哼,你生孩子,他们也生孩子,凑什么热闹,还不是想趁机沾我儿子的福气。”有子万事足的齐亚林一脸鄙夷,他眼里只有自家的孩子才是宝,别人家的便是可以随便养养的野草,嫌弃得很。

  他的护短延续到儿子身上,除了妻子外,孩子成了他心目中的第二位,这就是父爱呀!

  “相公,这次若没有青玉舍身相护,我们的孩子可能没有机会出世。”想到那千钧一发之际,她心口还有点

  胆颤,若非青玉用肚子把她顶出去,那锋利的刀子会扎进她小腹,她未出生的孩子十分危险。

  蓦地,齐亚林的双目一寒,“论功行赏,一千两黄金、良田百亩我已经赏下去,动手的人我也不会轻饶。”

  “惜月她……怎么了?”那个丫头走偏了,正如重生前的她,那时她也很想一刀杀了朱月婵。

  “我灌了哑药,把她送回云家,交由贺氏看管,不过云家似乎容不下她,又送往家庙。”云家家庙十分清苦,正好让她磨磨性子,吃点苦头。

  “你灌了哑药?”那她不就成了口不能言的哑巴!

  “为免她造太多口业,不如毒哑了她,在这之前我利用了刑部的名头先行审问一番,她在绞指、针刺、辣水灌耳之后,老实的招供了。”果然不出他所料,另有玄机。

  “招了什么?”可惜这继妹十五岁不到就毁了。

  “贺重华承诺她若能将你带出齐家宅子,或是让你出点意外,他便贬妻为妾,让高安郡主做小,她则由妾扶正做正室。显然她十分恨你,想让你死。”想让他妻子死,他先弄死那人。

  “丧心病狂,惜月才几岁,居然画了个大饼钓她。”太可恨了,畜牲养久了都比贺重华有人性。

  齐亚林冷笑道:“你怎么知道他画的是大饼?也许他真有其意呢!若你死了,而我又在守城时不幸殉国,跟着三皇子打进来的他不就能顺理成章的利用云惜月来夺取你的嫁妆,随便许她一个平妻之位,她便乐得不可自抑了。”

  世人皆知他像个赘婿一般,自幼寄宿在妻家,哪有什么私产,没人知晓他私下积累了一辈子也花不完的财富。

  可云傲月有钱众所皆知,不看她可观的嫁妆,光是每年卖成药的收益就十分惊人,有谁看了不眼红。

  “你是说他还打上我嫁妆的主意?”他真敢。

  他笑着低头一啄,“谁叫你的身家不比首富爹少,想要银子却没本事赚的人只好朝有钱人下手。”

  “呿!又调侃我。”她有钱,却会做善事,除了赠药外,还每个月在天马寺施粥布施,给穷苦人家一户一斗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