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表妹今世不当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九


  “夫人,她有刀!”眼尖的青玉一喊,用她的大肚子顶开云傲月,自个的肚皮被锋利的刀身划过浅浅的一道,鲜血直冒。

  “去死、去死,通通去死!凭什么你们有孩子而我没有,捅死你们,看谁还敢在我面前炫耀……”一刀未得手,云惜月又想朝云傲月捅一刀,但她的刀才一举起来就被一旁的武婢以一记掌刀打掉,并将她压制在地。

  “把她绑起来,用破布塞住她的嘴,找个人看好她,不准她溜走……”呼!呼!气不顺,肯定是气着了。

  “是。”

  云惜月被绑得像颗粽子,在地上滚来滚去。别看她瘦,气力可大得很,好几人合力才把她捆得动弹不得。

  “看看青玉的伤,药呢?快帮她洒上……那瓶田七粉,不要省,全倒上了,是止血良药……”咦,怎么好像哪里湿湿的,是竹管的水漏了吗?湿湿粘粘的,真不好受。

  “夫、夫人您……”绿腰一脸惨白的指着云傲月下身,那里沾满了青玉的血,还有……云傲月也在流血。

  夫人也被伤到了吗?

  “我怎么了?”嗯!闷疼闷疼地,云傲月眉头一颦。

  “夫人,您要生了,快躺下。”有经验的婆子一瞧,立即让人准备烧水和剪子,人参片也得备着。

  云傲月十分惊讶,“我要生了?”这么快。

  “夫人,奴婢扶着您,您好生走着,别担心,奴婢们都在您身边。”回波连忙上前扶住云傲月的左臂,绿腰则在右。

  “不是还有半个月?”夫君说要陪她生下孩子,可是这回他要食言了,孩子不等人……

  察看她胎象的婆子轻按她肚子,“这事说不准,有人生得早,有人生得晚,有人才七个月就……”

  话都还没说完,就见已有七个月身孕的青玉痛苦地抱着肚子呻吟,下体血流不止。

  稳婆皱眉,“哎呀,不好,她动了胎气,恐怕是要早产了。”怎么一块来,真是太凑巧了,两个孕妇同时生孩子。

  “你,去帮她。”自顾不暇的云傲月指了个婆子给青玉,唯恐她生产不顺。

  好在齐亚林为防万一,一口气请了三个稳婆,提早三个月住进齐家大宅,一来安胎,二来怕有突发状况,三个稳婆都在一个帮青玉接生,两个为云傲月揉按肚皮,让她生得更顺。

  “夫人,呼气、吐气,慢慢来,先别用力,才开三指,我帮您揉揉,正正胎位。”胎位正就好生了。

  “疼……轻点,我怕疼……别出力呀!我疼……”满头大汗的云傲月眼眶蓄着泪珠。

  “再疼也要忍着,哪有生孩子不疼的。开五指了,您再忍一忍,夫人的情况可比那一位好多了。”夫人是顺产,而且产前做了不少调养,而另一位……可能有点糟糕。

  云傲月侧过头看着用被褥垫着躺在地上生产的青玉,“把我的柜子打开,要用什么药尽管取,一定要让她平安生下孩子。”说完,一股剧痛袭来,她咬牙忍着。

  好、好疼……亚林哥哥,你为什么还不回来,小月儿疼……生孩子太痛了,我不生了好不好……

  ***

  “好!”

  齐亚林一脸欢喜地看着自家儿子。

  白白胖胖的儿子任谁看了都喜欢,还是个爱笑的,除了出生那一刻哭了几声外,几乎都没再哭过,粉嫩的小嘴巴红通通的,连睡着了也微微上扬,好像笑得正开心。

  回想当初,错过儿子出生的他赶得很急,差点把萧元昊当成饭桶给翻了,不顾众人的拦阻非要上马回家,谁敢挡他谁就被狠踹一脚,脸上两个大脚印的苏万里伤得最惨。

  萧元裕兵败,他居功甚伟,正要论功行赏之际,他却毫不留恋地丢下大功劳不要,策马狂奔而去。

  原因无他,只因家中下人来报——夫人生产,危。

  其实那个“危”指的是青玉,她也在生孩子,云傲月的孩子都生下好一会儿了,她还在苦苦硬撑,虽用了猛药止住血,但是孩子就是不落地,差点憋死在娘胎里。

  当齐亚林回到家,刚奔到地道门口时,忽地听见有人说了句难产,吓得他差点腿软得走不动,眼中都冒出豆大的泪珠,一副人生已经绝望,就要走到尽头的模样。

  可是接着一声中气十足的婴儿啼哭声,令他整个人怔住了,呆若木鸡,心想,不是难产吗?怎么生了?

  因为担心云傲月的安危,他不顾双腿抖颤,扶着墙面,心急又忧虑地想快点到她身边,偏偏他的腿走不快,拖到孩子都不哭了还没到,他又慌乱地想着是不是孩子出事了。

  等到他终于看到躺在床上的妻子,见她面无血色,唇色发白,全身犹如刚从水里捞起般湿透,他的心也凉了,根本没看见她扁下去的肚子,抱着她痛哭失声。

  很可笑地,他一哭,一旁的孩子就笑了,还发出清脆的笑声。

  这……太奇怪了吧,刚出生的孩子会笑?

  齐亚林这么一哭,倒把生产生得脱力的云傲月给哭醒了。她一脸困惑地看着丈夫,有气无力地问他在哭什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