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表妹今世不当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七


  “夫人,张管家刚刚带人去巡查屋子四周有无异样,发现咱们宅子前头有人鬼鬼崇崇的探头探脑,他问夫人要不要先去避一避,免得有不长眼的冲撞了夫人。”

  小管事弯着腰,依言禀明。

  “嗯,你跟张管事说一声,我知道了,我有地方暂避几日,你告诉他若外人闯入,能挡便挡,不能挡就由他们抢去,钱财再赚就有,犯不着因它们丢了性命。”活着最重要。

  主家的体恤让小管事十分感动,“是,小的这就去回禀。”

  号角声从远处传来,井然有序的齐家不见一丝慌乱,有的是高亢的斗志,一心护主。“夫人,您该下去了,大人的交代您忘了吗?”绿腰小心地扶自家主子慢慢移动。

  “你家大人还没回来……”她想等他。

  “大人知道夫人您在这,你安全了,他便安心了,而且青玉姊的肚子那么大,您放心她留在上头?”

  青玉和绿腰自幼都是一同服侍云傲月的,三人感情好得像亲姊妹,绿腰一说,青玉马上心领神会地捧着肚子一皱眉,好似真有不适。

  看到那粗得离谱的腰身,本想多做停留的云傲月也无语了,在绿腰、回波一左一右的扶持下,走向屋外的假山,一行人悄然无声的进入地道,里头亮如白昼的夜明珠闪着光华。

  “嗯?你说谁来了?”正在喝着燕窝粥的云傲月忽地一顿,抬头看了看正在她面前禀事的丫头,以为自己听错了。

  城外的战事持续了五天,尚未有结束的迹象,她和几个婆子、丫头也下来两天了。地道里很宽敞,能容纳许多人,他们各司其职的做着手中的事,不吵不闹不生乱,就是有一点不好,没法造灶升火做饭,因为烟会飘到地道外,外面的人便晓得地下有人。

  穷则变,变则通,他们只好拿一斤一两银子的银霜炭来当柴火用,勉强能煮食,喂饱一群人。

  粮食和一些必备用具是前几日搬进地道的,因此还算齐全,若有不足的,再派一、两个丫头婆子上去取。

  虽是躲兵灾,但她们也和平常没两样,只不过云傲月睡床,其他人打地铺,硬实的土砖有些硌人背脊就是。

  “她自称是云二小姐。”十一、二岁的小丫头声音很细。除了云傲月几房陪房和陪嫁丫头外,齐家宅子的下人都是后来买的,大多受到过安康,自是不识云二小姐。

  云傲月十分惊讶,“云惜月?!”她居然找到这里来。

  “是的,她说她被主母赶出来,无处可去,想请夫人收留她。”丫头心想,那人看起来干干痩痩的,怎么会是夫人的亲妹子呢?太奇怪了,夫人不是安康城首富的女儿吗,听说她的嫁妆多到搬了一天还搬不完,为何同是姊妹,二小姐竟然有“主母”?云家有钱到那种地步,怎么还让女儿给人做妾?

  “让她进来吧。”终究是姊妹一场。

  云傲月只想了一下便决定放行,她对这个妹妹没什么感情,但总不能放她一人在外活活饿死,她的心没那么狠。

  “夫人,不可!”青玉一脸忧心。

  云傲月举手一挥,“无妨,就念在她也是我爹的骨肉上,让爹白发人送黑发人不好。”爹年纪大了,能不让他操心就省省事,过几年他也该享儿女福,就让她尽一份孝心吧。

  “夫人别掉以轻心,得防着她,不要忘了,她是临川侯府出来的,不得不防。”自从嫁为人妇后,青玉多少知晓一些朝廷的事,有时李新也会告诉她皇子间的结党营私,谁是谁的人、谁又跟谁走得近,要她留神点,别犯糊涂走进人家的套里。

  自家大人是太子党,临川侯府的世子爷则是三皇子那派,两家就算不是死敌,也是对立,他的“小妾”在两军交战时突然上门,时机点巧得让人怀疑。

  而且这两人对夫人向来不安好心,二小姐虽姓云,但已经不算云家人了,老夫人放话不认这个孙女,云二小姐当日出门时冷冷清清的,少得令人唏嘘的嫁妆连夫人的零头都没有,必是记恨上了,况且二小姐还扬言有一天要让云家人大开中门,风风光光的迎她回门,可见内心多恨。

  “我省得,早知道她不是省油的灯,我身子重,犯困,你们帮我多盯着她些就是。”她有些力不从心,腰腹有下坠的感觉。

  包括大着肚子的青玉,一应的丫头、婆子齐声应好。

  一会儿,有个骨瘦如柴的小妇人被带进地道,她穿着一般仆妇的衣服,面色略呈暗黄,两只手瘦得跟皮包骨似的,一条条青筋清晰可见,两眼无神的垂着头走近。

  她还不到十五岁呀,却老得像长年下地的农妇,肤色暗沉,没有光泽,两颊凹陷,唇色偏青,少了水嫩鲜活的颜色。

  但是她一看到云傲月,那仿佛死去的双眼又活了过来,透着恨意和些许不明晦光,一开口便是叫人皱眉的讥讽——

  “原来你像只耗子似的躲在地底,难怪上头的人找不到你就拿我出气,你倒是好命,有一群下人侍候你,不像我被人当成棋子似的丢出来。”她简直是长姊的负面写照。

  云傲月睨了她一眼,“如果你再继续尖酸刻薄的说下去,我不介意也把你丢出去。”她好意收留可不是让只不知好歹的臭虫咬脚。

  云惜月忿然地往上冲,可在冲到一半时就被人拦下来,她更愤怒了,“你敢这么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