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表妹今世不当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〇


  云傲月惊人的嫁妆从船上运上岸时,朱月婵也亲眼见到了,她十分惊讶一个商家女竟有如此庞大的手笔,与她当年出嫁的十里红妆有过之而无不及,羡慕她一个平民也能如此,同时比较的嫉妒心也油然而生,一个平头百姓凭什么与皇室宗亲比肩,她能一朝飞上枝头栖梧桐吗?

  在羡慕和嫉妒中,她心中产生恨,听说她那个风流多情的丈夫曾向姑姑家求纳此女为妾,若带了这么一笔嫁妆入门,身为正室的她岂会有容身之处,还不得被打得毫无招架之力。

  很想摆出郡主傲气的朱月婵早已日渐灰心,临川侯府表面看似圣宠不减,风光无限,可几代积累下的家产已经快掏光了,她虽然不想拿出私房来填补一、二,但耐不住家贼难防,贺重华不知何时勾搭上她的丫头,竟然偷卖她私库里的嫁妆,从她匣子里拿走为数不少的银票,原本够她挥霍一辈子有余的银钱剩下不到一半,如今她就怕他明着讨不着,又来暗地动手脚,她有再多的银钱也锁不饱那个无底洞。

  就在她想着生财之道时,云惜月来了,想到云傲月那几大船的嫁妆,她便把主意打到云惜月头上,十二岁的年纪最好掌握,把人留在京城里再养上一年,明年就叫世子爷收了她,到时……

  多美好的一件事呀,让人心旷神怡,找了个傻子当金库,她也能分一杯羹,可乐而不为。

  云大老爷的续弦是临川侯府的姑奶奶,有她看着,还能不给府里的女儿送银子来吗?银两不断涌进,临川侯府不缺钱,她的嫁妆也保住了,一举两得。

  只有云惜月被蒙在鼓里,还十分洋洋得意地以为朱月婵是真心待她好,送她衣服、簪子,教她如何妆扮自己,感激得掏心掏肺,把家里的情形一一告诉朱月婵。

  “表嫂……”你别取笑人,我好疼。

  “得了,别开口,我替你说说,好歹你喊我一声表嫂。”朱月婵轻拍她肩头表云抚,一转身又笼另一位亲表妹,“好了,佩玉,别把气出在小姑娘身上,她长得挺讨喜了,打成这样叫我怎么跟她表哥交代。”她表面上这么说,内心却想着狐媚子都该打,管她几岁,小小年纪不学好,妄想一步登天。

  朱月婵抚了抚发,暗忖正室难为啊。

  “谁叫她多嘴。”没规矩,主子没吩咐就擅自张嘴,在宫里轻则十大板,重则杖毙,她还让宫女手轻了,没往死里打,只打两巴掌。

  “是,小姑娘话是多了些,不懂得看人脸色,可你得看她是什么出身呀,商户女能有多少教养,养出的女儿也就那样子,你还指望鸡能当凤凰吗?”那才是乱了天。

  朱月婵嘴上果然厉害,一句话骂了两个人,云惜月年纪尚幼,听不懂她话里的嘲弄,面上火辣辣的云惜月却听出她的意有所指,埋藏心里多年的怒火忍不住要喷发。身为商家女有错吗?为何要遭她奚落。

  蓦地,一只厚实的大掌轻握她小手,她心中的怒火顿然烟消云散,心情平复后反握回去。

  “鸡是当不了凤凰,也好过你刻薄的言词,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哪一户高门的人,但是若没有商户,你身上穿的衣服从哪里来?头上的金簪又从何处得来?用着商户、吃着商户,衣食住行皆依赖商户,却反过来嫌弃商户的百般不好。

  “请问你的教养在哪里?没有商户就活不了的勋贵门户,你这话跟忘恩负义有何两样,我虽是皇上钦点的探花郎,但也是吃商户的米水长大,是不是我也该羞愧得了却残生,没资格为朝廷尽一分心力?”敢动我的妻子?找死!

  齐亚林有些刻意的扬高声音,话传到铺子外,不少路过的百姓为之驻足。

  这一番义正词严的话传出去,只怕会渲染成皇家对百姓的蔑然,造成士子与皇家的对峙,毕竟这世上还是百姓居多,能当上凤凰的又有几人?一个郡主就敢瞧不起南北奔波的商人,那更低贱的如打更、挑粪的人,或卖唱的歌女和伶女,甚至是青楼女子,是不是也要打杀了?

  经此一日,朱月婵有好长的一段时日不敢出门,她在京中的名声大坏,还被皇后叫到宫中申诫。

  “你、你说得太恶毒了,我……我哪有轻视商户。”她心虚地目光闪烁,就算心里如是想,也不能承认。

  “有没有大家心如明镜,何必明言,但我以我的妻子为荣,她是商家女,同时也制药,也许有人听过她,她是安康赠药无数的‘药娘子’,她所制的成药不比太医院差。”太子可是亲自试过药的。

  “什么,药娘子?!”

  “咦,我听过,听说她卖的是药丸,用水送服就行,不用小火慢熬,熬上老半天……”

  “我托我家亲戚在安康买过她的药,是不是比太医院的好我不知晓,不过我用过后出了一身汗就好了。”

  “这么好用?”

  “不好用岂会卖到断货,人家是有大慈悲的,每个月初一、十五会免费赠药,有需要的人都能去取用……”

  本来是铺子里的客人在低声交头接耳,后来附和的声音越说越大声,连外头的百姓也跟着高声交谈,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药娘子”做了多少好事,争相吹捧,唯恐人家以为他不知道“药娘子”是制药高手。

  云傲月的名声就这么传了出去。

  “小妇人娘家姓云,各位叫我一声云娘子即可,因为初来京城,尚未安顿妥,不过京城百姓也是我朝百姓,从下个月起,每逢初一、十五,京城与安康两地同时赠药,小妇人将准备上万成药相赠,若有身子不适者可到天马寺去取。”那是她重生前最熟悉的地方,住持大师人很和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