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表妹今世不当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三


  “哼,你就装吧!别以为我不晓得你藏了多少私房钱,苏老板都告诉我了。”这厮真是的,她被他骗了好些年。

  “那个嘴巴不牢的,以后老死不相往来。”齐亚林假意埋怨,顺势将佳人搂入怀中,好生怜爱。

  云傲月轻推他,没推开也不在意,笑道:“都合伙开铺子了,还怎么老死不相往来?银子不要了?”

  “银子没你重要,会撬墙角的耗子要及时扑灭。”他早知道耗子靠不住,那张嘴喷粪似的,盖都盖不住。

  她手心往上一翻,“上缴呀!”

  他装傻,“上缴什么?”

  “银子。”

  “银子?”嗯,他得了失忆症,不知她在说什么。

  “不是说银子没我重要,怎么你还藏私?”男人的话真的听听就算了,不能当真,他们最擅长骗女人。

  齐亚林低笑着用大手包住她的小手,握进手心里,“等我们成亲后,我一两银子都不留地全交到你手上。”夫人当家,他领零花钱就好。

  若干年后,齐亚林成了本朝最穷的首辅大人,他出门身上最多带十两银子,连他的侍卫都比他有钱。

  “为什么不是现在?”他还想骗她。

  “因为我们还没成亲。”怕有变故。

  “关我们成不成亲什么事……”看到他眼中明晃晃的亮光,云傲月忽地脸红了,明白他的话中之意,他的银子是用来养家蝴口的,而她还不是他的夫人。

  当然,他不介意提早洞房,把她变成他的是当务之急,他可不想再冒出什么公主、郡主的阻止他娶亲。

  “真坏。”又占她便宜。

  他小声的在她耳边低喃,“对你好就好。”

  “你哪有对我好,尽欺负人。”这些年她吃了多少亏呀,每回都被他哄得团团转,不自觉地忘了在恼他什么。

  齐亚林在她唇上一吻,“这种欺负只对你。”

  “你——”她臊了,面红如霞。

  “谨文进了户部,任了仓部主事,从六品官。”他管钱很合适,太子安排的,银钱掌控在手心比较安心。

  “谨文是谁?”她没听过。

  齐亚林瞟了她一眼,似在说,亏你还和人家聊得那么愉快。他回答:“苏老板。”

  “喔,是他呀,那你呢?”虽然早已知晓,她仍张着水波荡漾的眸子,兴冲冲地看着他。

  “翰林院编修。”不是翰林,不入内阁。

  意料中的事,她点点头,“那是几品官?”

  “正七品。”齐亚林双臂倏地收紧,双眸深幽的凝望着她,“当上官夫人了,日后也出去炫耀炫耀。你的男人不会止步在七品官,我会让你当上诰命夫人,让人瞧瞧商家女也能当官夫人。”

  “亚林哥哥,你是为了我……”她眼眶泛红。

  “不为你还为谁,这一生唯有你才是我心所属。”没有她,他求什么功名,一个人官当再大也是孤家寡人。

  “你……你害我哭了……”两世为人,他对她始终如一,太令她感动了。

  “不哭,不哭,告诉你一件事,皇上为我们赐婚呢。”他们是奉旨成亲,以后没人敢嫌弃她的出身。

  “什么?”有这么好的事。

  他温柔地吻去她的泪,“别是喜极而泣,我——”

  这时恰巧来到大厅的云老夫人见到这一幕,开口斥道:“还没成亲呢,搂搂抱抱成何体统,读圣贤书是让你行这鬼祟之事吗?”真是不象话,还好她来了。

  “祖母——”云傲月拉长音撒娇。

  云老夫人瞪了她一眼,“还剩几天就等不及了,你呀,女大不中留丨”

  ***

  “你、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假的吧,我一定是在作梦,居然不比我的嫁妆少……”

  五月初三,宜嫁娶,诸事大吉。

  在这一天,穿上大红嫁衣的云傲月嫁给自小青梅竹马的齐亚林,因为原本就同住五进大宅子,因此花轿从大门出去绕城一圏又从大门入,踢轿、踩盆、过火炉,应迎娶事宜没少做。

  探花郎是娶娘子,不是被招赘。

  不过看着满满的云家宾客,再看一眼齐家的“亲友”,那空荡荡的席位真冷清,说是成亲倒真像是入赘。云家那边的堂姑、表兄弟三十余人一拥而上,新郎官就可怜的被淹没在人海中,李新奋勇杀敌……呃,是挖了许久才把他挖出来。

  那时齐亚林已经半醉了,赶紧服下云傲月配制的解酒丸他才稍微清醒一些,随即又被苏万里为首的同科进士给拉进酒摊里,你敬酒,我干杯,你再敬,我再干……想撑死他呀!

  酒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喝得肚子鼓胀,连忙藉解手为由逃离,又连吞了三颗药丸,脚步飘浮、头发晕的情形才略有改善。

  他试着走两步,路不摇、树不斜了,方扶着一抽一抽的额头回到新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