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表妹今世不当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五


  其中出现最多次的当数临川侯世子贺重华,她连捣个药都能在自家设的药房前“巧遇”他,实在巧到不行。

  后来贺重华在一次出游中真的“巧遇”到一群暴民,二十多人将他拉下马车,持着棍棒一阵乱打,还把他的腿打断了,吓得他连夜返回京城,再也不敢到安康城,不过可惜的是,在宫中一位沈太医的接骨医术下,他的腿约半年左右就养好了,如今行走自如,看不出曾受过伤。

  “我的药好,别的地方比不上,像香薷散是发汗解表、袪暑化湿的,你若有发热、头痛、呕吐、腹泻等毛病就吃,一次三钱,一日三次。春日乍暖还寒,最容易犯上风寒,还有惊风片、舒肝丸、清心片、玉真散……”她一口气念了二十种常用药,全都是药丸。有些药铺子并未卖成药,往往以汤药熬之,只有她每项都制成方便携带的药丸子,以水送服即可。

  她说着各种药的药性,齐亚林听得津津有味,看似唠叨的家常话正是他所需要的,他贪恋两人像小夫妻似的闲聊,那让从小失怙的他有了家的感觉。

  “齐家哥哥,你是不是睡着了?”她好像真的吵到他了。

  “没睡着,我听着,你正说到补心丸能养血、安神,专治觉少、心悸、盗汗、口干、脉细数,汗者,心之液,心烦热,故多汗……舌者,心之苗,虚火上炎,故口舌生疮……”他一字不漏的背下来,让人啧啧称奇。

  “不愧是探花之才……”听过一次就能背。

  “你说什么?”好像有状元还是探花什么的。

  齐亚林没听清楚她细碎的自喃,只当她在勉励他高中,便谦虚的接下。科举只是过程,并非必须,他另有门路入仕,走这一遭是为了博取好名声,试试自己有多少能耐,能走多远。

  “我说你放心考,我等你回来。”他这一去便会大放光采,连皇上都对他的文章赞不绝口,直称天纵之才,只可惜他只得个探花头衔,第三名那个太老太丑了,只好由年轻俊秀的他顶上才符合探花郎的名号,真是太荒谬了。

  他挤眉弄眼地朝她一笑。“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嫁我?”

  云傲月轻捶了他一下,“我认真跟你说话,你却每回都要逗弄我,看我面红耳臊你就乐。”

  “娘子好看。”她娇嗔的模样最动人了,双颊飞红,叫人忍不住一逗,他也是“好色”之徒呀!

  “长得不好看就不要?”她眉眼一横,尽挑语病。

  “我家小月儿哪里不好看,说这话的人肯定缺心眼。你不仅貌心也美,是人间绝色,也是我眼底唯一的颜色。”除了她,他看不到别人,唯愿两心成一心,年年月月相伴。没有她,连饮酒都淡如白水。

  “巧言令色。”几年下来,他那张嘴磨得像沾了蜜似,哪有日后首辅大人的威严。

  齐亚林趁机摸摸小手,又腻歪上了,“实话你也不爱听,假话我说不出口,这倒是难倒我了。”

  她噗哧一笑,美目生辉,“我给你的药要收好,该用的时候就要用,别省着,用完了我再做,咱们别的没有,药最多。”

  云傲月这话说得不假,开药铺的怎会没药。云老夫人看到她成药卖得好,陆续赚进成箱的银子,便慢慢地放手,把齐云娘的嫁妆一一移转她手上,由着她去打理、经营。

  虽然和云家的财富比还是不够看,但她也是攒了几个小金库的小富婆,药铺的生意蒸蒸日上。

  “是,药娘子的药岂敢不用,我没事就含两片人参片补补元气,绝不辜负你的用心。”谁知她竟成了小有名气的药师,还能诊脉开药,用精准的药方助病患早日康复。

  说到“药娘子”这称号,她立即脸红,满脸羞色,“那是别人胡乱喊的,你怎么也跟着喊上。”

  “那是我家小月儿有本事,连药行都推崇你的药,‘药娘子’这名头,你当之无愧。”她在制药方面相当有天分,原本对她大为不满的药铺行会成员也不得不承认她的药具有极高疗效。

  有钱人最怕人家说他“为富不仁”,自从云傲月的药铺开始赚钱后,她每隔三个月就免费赠药一次,以当时的季节来准备当季的药,一种药只能取一瓶,不可多取。

  如此做了几回后,用过她药的人都大为惊喜,赞扬她是活菩萨转世,口耳相传,她便多了“药娘子”的称号。

  虽然她总说受之有愧,但百姓照叫不误,“药娘子”成了成药的代表人物,安康城内无人不识云大小姐。

  “别捧我了,再捧就要飘上天了,我这么缠着你不会耽误你上京的时辰吧?”她转头看看天色,发现时候不早了。

  他飞快地在她殷红的樱唇上一啄,“你爱缠我多久都行,我是你的,你不缠我才叫人伤心。”

  “齐家哥哥……”坏人。

  “又叫我齐家哥哥,该罚。”他又低头吻了她。

  此时的李新、青玉和绿腰都十分识相的退得老远,有人望天,有人蹲在地上数蚂蚁。

  “不叫齐家哥哥要叫什么?我不会。”她耍赖地嘟起嘴。

  “改亚林哥哥或是夫君,反正你早晚要改口。”等春闱过后便是他们的婚期,她不改也得改。

  “亚……亚林哥哥。”跟齐家哥哥有什么不同?她有些茫然。

  “嗯,傲月妹妹。你、你打什么冷颤,没那么难以接受吧!”他哭笑不得,轻抚她细嫩皓腕上冒出的一粒粒小疙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