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表妹今世不当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四


  给他是一种亏欠,她要嫁给他,用她的真心回报他的真心,这一次他们不会再错过彼此。

  至于当不当官夫人,她已经不在意了,两人能恩恩爱爱的相守,胜过那带不走的身外物,她很满足了。

  她唯一担心的是他三十三岁时的死劫,他的急症是什么?人为或自发?有没有办法救?

  这几年她一直在研究各种急发病症的药方,有心绞痛的宁心片、滋阴安神,防止四肢抽搐的镇癫片、平喘的黑锡丹、肠瘫的锦红片、惊风袪邪的牛黄惊风片……

  甚至连中毒的解毒法也不放过,看能不能做出解百毒的药丸,就算不能完全祛毒,也能减轻症状,好让急症变成缓症,留着命等太医诊治。

  绿腰趁机调笑,“小姐不用害羞,虽说是‘自家人’,可亲兄弟仍要明算账,咱们做了好事也得得表少爷一声好。”不然太吃亏了。

  “绿腰,你也跟青玉学坏了,这些年我太纵容你们了。”云傲月故作失望的抚额叹了口气。

  “小姐……”她们好像做得太过了,主婢不分。

  “好。”

  突地一声低沉的声音响起,屋外的她们心虚得都红了面颊。

  “好什么好,醒了也不出声,偷听我们说话。”脸皮厚,促狭鬼,君子不做,行小人鬼祟。

  “是你们说话太大声,我不听都不行,而且你的丫头一个一个编排我,我这声‘好’若是不说,恐有性命之忧,我怕她们追打我。”丫头都被养得伶牙俐齿了,嘴上功夫不饶人。

  门由内拉开,走出一位清如莲、静如月的温润公子,身如松,眉若墨,气态逸雅,风华内敛,浅浅一笑叫人

  心肝儿颤,画一般的人儿秀逸出尘。

  “胡扯什么,谁敢动你半分,我跟他拚命。”云傲月挥着小粉拳,故作气愤,实则脸上带着娇笑。

  “唉,还是我家小月儿对我最好,懂得心疼未婚夫婿,叫我心头一抽一抽的感动。”齐亚林笑着握住她的小拳头,一根一根的拨开手指,让她的手心向内平贴在他胸口上,表示亲昵。

  青玉、绿腰痴痴发笑,笑自家小姐想去揶揄人反被消遣,还被调戏了一番,被人当小姑娘安抚了。

  “齐家哥哥,你再不要脸一点试试,你是读书人,安康城的解元老爷,怎么学起市井小民的无赖。”太坏了,都会欺负人了。

  “还叫齐家哥哥,该改口了。”他的小丫头呀!真真正正的长大了,如花一般盛开。

  头一偏,她莹白的面容挂着淘气的笑,“改什么,不习惯。”

  他顺着她的话尾将她一军,“夫君如何?”

  脸一红,云傲月羞臊地一横目,“不正经。”

  “正经当不了夫妻,闺房之中难道你还要我打恭作揖,中规中矩的喊你一声娘子?”他故意拱手一揖,摆出老学究的嘴脸,泛开来的笑意聚集在他两眸之中。

  “呸!又欺负人,我才不嫁呢,你慢慢等呗!”这厮越来越不知羞了,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欸,要我入赘也不是不行,可是你不想当官夫人吗?”他能给她的,他绝不藏着掖着,他要一直宠着她。

  虽然她不说,但是她还是想过过官夫人的瘾吧。他曾无意间听她对他喊出“首辅大人”,想必期望甚大。

  想起以前做过的傻事,她面容多了一丝黯然,“我才不希罕,只要你和祖母一直陪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要。”

  “这话真动听,多说两句。”齐亚林好笑的逗她。

  怎么会不希罕,只是她更贪心,鱼与熊掌都想要。若她嫁给他,之后就是齐家媳了,不能接祖母过府奉养,就算他肯同意,云家人也不会点头,养亲到百年是为人子的孝道,祖母也不会肯挪窝,去住上几日倒是可行,若是时日一久,难免会有闲话流出,有些人吃得太撑,见不得人好,不说上两句会生口疮,因此使劲家长里短,若是他入赘,就没那么多问题了。

  “哪里动听了,我分明是告诫你规矩点,别动不动占我便宜。”云傲月娇嗔着把手一抽,不让他握。

  这人太狡猾,她一不留神他就握上了,也不知握了多久她才发现,等到要甩掉,他却不放手,握得理所当然。

  “有便宜不占不是男人……”握自己未婚妻的小手天经地义,身边所有人都认同了,还怕被耗子咬了手吗?

  “你说什么?”她杏目圆睁。

  见她真要恼了,齐亚林一手往她肩上一放,轻声安抚,“你弄了什么药让我带上京?别累了,京城也有药铺,不怕找不到药应急,你要先顾好自己我才能安心地出门。”

  他们订亲后,头一、两年贺氏小动作不断,不时开生辰宴,宴请她娘家的子侄来,或是说自己老是多梦夜魇,可能撞邪了,要云傲月陪她去庙里住几天,吃素礼佛,袪除邪气,然后让云傲月不经意地在某处巧遇一位青年才俊。

  这些人中,有当官的、有世家子弟,甚至是当权勋贵,贺氏总是不厌其烦的找来许多男子,并在云傲月耳边灌输她当官夫人的好处,或是嫁入百年世族当个宗妇的无限风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