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表妹今世不当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六


  现在她还能仗着人小给母亲当枪使,可再过个几年她都能议亲了,今日的所做所为能不留下话柄吗?

  这哪是亲娘,跟后娘没两样,算计完了大的再清算小的,亲生的女儿也只是她棋盘上的棋子,随她爱摆哪就摆哪,不听话照样摆脸色,不把人驯得服服帖帖不肯罢休。

  九岁的年纪看起来很小,但在普遍十一、二岁就议亲,十三、四岁订亲的年代,其实已经不算小,云惜月将自家母亲这几年对自个长姊明捧暗害的行径全看在眼里,早就有样学样的被迫早熟,学会母亲心黑的手段和自私。

  虽然是至亲的母女,她也怕母亲偏袒弟弟,将她日后的嫁妆挪给弟弟用,她能到手的嫁妆可能不如想象,还得防着母亲的黑手。

  “你这死丫头不会顺娘的意说句好听话呀!养你根本是白养,一点用处也没有,娘当然会弄死他,但不是现在,还得再想一想,做一番妥当的安排,不能让他出头。”贺氏瞪了女儿一眼,恼她的不贴心。

  以前事事顺心时,母女俩说说笑笑无所不谈,可一遇到挫折了,两人的嫌隙就出现了,互相对彼此的作为不满意,开始抱怨不用心,甚至怀疑起母女连心是不是真有这回事,还是那是以讹传讹的误导,母女是前世仇人才是。

  “要等到什么时候?我看了他刚才的神情,以后都不敢靠近他了,别说再当搅屎棍了,一看到他就想躲得远远地。”这会儿想到手都还有点抖。

  齐亚林难得发一次威就把贺氏母女给震慑住了,她们有一段时间真的不敢再使夭蛾子,安分了许多,只是蛰伏并非全无动静,贺氏私底下还是小动作频繁。

  对付两个太吃力,所以她先对要应考的齐亚林下手,只要他中不了举,她的心可以先安一半,扫去一个障碍。

  “捧杀”不只对继女有用,同样能放在男子身上,她打算收买几个云氏家族的子弟,让他们带齐亚林四处吃喝玩乐,再让他在铺子里挂着虚职领干薪,慢慢磨去他的锐气,久而久之人也就废了,像之前几年她对继女所做的。

  贺氏想得很美好,她也付诸行动,可收到的成效却非常失望,她完全不能相信周详的计划竟出了问题——

  人家根本不配合,不动如山。

  夏天的蝉声渐少了,第一串丹桂挂枝,入秋的凉风早晚都要滚一滚,吹得满地黄花落,寒意上心头。

  一批又一批的学子入了闱场,神清气爽的齐亚林也是其中之一。他脚上穿的是云傲月亲手缝制的鞋子,腰上系着绣了蟾宫的香囊,束发的青底绣金边发带也是她一针一线的杰作,黑发间闪着金黄光芒十分耀眼。

  虽然手艺还有些“粗糙”,但是可以见人了,她花了几个月“学习”,也该有所进,从针脚大小不一到如今能绣出简单的花样,大家都夸她进步了,能给自己绣件裙子了。

  其实她很心虚,要绣好不难,她很轻易便能绣出不比绣坊差的绣件,可是要绣得有如初学却非常难,一不小心绣快了就赶紧抬头看看四周有没有人注意到她,然后又连忙拆掉重绣,表示自己笨手笨脚,老是做不好。

  她花在做假的时间都能完成如屏风般的大型编件了,可她还在拆线、重新下针之间忙和,累得她骨头都发酸了。

  不过齐亚林倒是捧场,不论她做得好或坏,都笑着接下,而且隔天就出现在他身上,充分表现出对她的支持。

  怪不好意思的云傲月只好说下一次会更好,而她也真的一次比一次好,让众人惊讶她在刺绣上的“天分”。

  她总不能逢人便说这是作弊吧!她早有好几年功力。

  云傲月张望着门口,“来了没?”真是急死了,都快过午了。

  “小姐,稍安勿躁,很快就有好消息传来了,您别急。”青玉端来银耳莲子汤,放在云傲月左手边的高脚圈腰黄梨木小几上,方便她取用。

  她苦笑,“我也不想急,可就是坐不住,老是想向外张望看看人来了没,唉,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个急性子。”

  青玉狐疑的瞟了她一眼,觉得她的话很怪异。小姐打小性子就比别人急了些,凡事要争强斗胜,不喜欢输人,老爱抢第一,近日来才稍微沉稳,有点大姑娘样子。

  只是做丫头的不会反驳主子的话,小姐怎么说怎么是,她听过就算了,岂会当一回事。

  一旁的云老夫人,一边用杯盖拨去泡开的茶叶,一边小口饮茶。缓缓道:“小姑娘叹什么气,叹一次气少活一年,别仗着年纪轻就任意挥霍,等你活到祖母这岁数,可盼着多活几年,好看着你们这些不省心的皮猴。”急什么,是他的跑不掉,不是他的,求也求不来。

  因为不是自家的子孙入场考试,所以云老夫人能气定神闲地取笑孙女性急。

  “祖母,我这不是急嘛!前两天齐家哥哥还因吃错东西拉了大半天,要不是我的‘止泻’正好派上用场,他这会儿别说下床了,怕是连走都走不动。”真是防不胜防,他们已很小心的注意饮食了,没想到还有人更毒辣,直接将无色无味的药下在茶水里,若非她会点医理,查验出茶水沉淀后有细末,还真不晓得为何中了暗招。

  他们之前也遭遇过几次,要嘛是在香里动手脚,不然便是饭菜,还有出门遭贼的,不往腰上的钱袋子摸,却一脚往腿肚上踹,真让人得逞了,腿不断也会伤筋动骨,得休养数月才会好转,那时秋闱早就过了。

  贺氏做得很隐密,没让人察觉是她所为,可是凡事都有蛛丝马迹可循,真要往下查,还是能查出子丑寅卯,当面给她难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