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表妹今世不当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二


  “在这里,《赵氏针炙三十七招》是吧?铺子里大部分的医书都齐了,你来翻翻,本铺物美价廉,价格实在,保证你买不到比本铺更优惠的书籍。”无所不在的苏万里又冒出头,简直阴魂不散。

  “你、你把铺子里的医书药典都取来了?”看着满满一推车的书,云傲月目瞪口呆。

  她有点被吓到,老太医收藏的医书不少,但和这一堆比人高的书相比,根本是小巫见大巫。

  十分得意的苏万里轻捻他两撇八字胡,“当然,我这人办事一定包君满意,绝不让一个客人败兴而归。”

  “你……呃,心态很好。”就是太热情了。

  要是他对每一个上门的客人都这般热烈招呼,会不会把人吓跑?毕竟买书的大多是文雅的读书人。

  他一听,乐呵呵的直眯眼,“是吧是吧!这是自己人才有的特别待遇,我和小齐——噢,又踩我!”

  由齐秀才进展到小齐,他这“熟度”也未免太快了。

  “小月儿,把你要的书挑一挑,一会儿到柜台结帐……”还是赶紧带着她远离这个嘴上不把门的疯子。、

  “等等,小月儿?不会是云家那位刁钻任性,骄纵蛮横的大小姐吧?”他们怎会走在一块?两人不是相对无好语,势同水火,彼此不和吗?

  被人细数以往的脾性,云傲月的脸色不是很好看,“苏老板你管太多了,你的嗜好是说人闲话吗?”

  “好利的一张嘴……”啊!又踩他,真当他没脾气吗?这姓齐的有异性没人性,见色忘友。

  齐亚林道:“苏老板,结帐。”话太多小心长口疮。

  苏万里两眼泪汪汪,一本一本照原价售出,不打折。他被欺负了,心情不爽。

  “走了,以后想要什么书开书单,我来买,这里的老板脑子不太正常。”

  “好,谢谢齐家哥哥,苏老板他……”等一下,苏老板似乎叫——“他叫苏万里?”云傲月抬头看了一眼后撇眼,不太确定的直摇头。“应该不是……”这人长得太……猥琐。

  一头雾水的苏万里往前凑,“不是什么?”他看眼前这两人有点诡异,不像仇人。

  她讷讷道:“也许是我搞错了……”物有相似,人有重名。

  十三年后的户部尚书怎么会长他这模样?那可是管朝廷银袋子的人,皇上再昏庸也不会结交这种人。

  错了,错了,肯定不会是他。

  但是世事难料,出现在首辅大人身边的人岂是庸人。

  ***

  “姊姊,你怎么在这里,还和他走在一起?你不是说过生平最讨厌的人就是他,要和他老死不相往来吗。”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堵人,齐亚林刚带着云傲月走出书铺门口,一辆华盖青帷的大马车就停在两人面前挡住他们的去路。

  一位身形不及腰高的翠衫小姑娘从车上跳下来,仔细一瞧,正是云惜月。

  还不等人开口,这位嗓门奇大的云二小姐便扯开喉咙大声嚷嚷,把家里的家丑扯出来,让路过的来往百姓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好像她一点也不知道这种情形是错误的。

  因为她年岁不大,没人在意她“童言无忌”,只当小丫头太直率,没经脑子就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可是面色一沉的齐亚林和脸色微变的云傲月都晓得她是故事挑事,已经九岁的她并不单纯,有贺氏那样的亲娘,能教出什么样的孩子,大家心中都有数,她就是来捣乱的。

  而马车上定然还有另一人一存心分化两人关系的贺氏。

  不见得所有人都乐见大树成荫,当树遮不了荫,反而在风雨来临时可能酿成巨祸,最好的方法就是在枝干细小时除掉,让其没有成为参天大树的一天。

  当齐亚林在众人抱着看笑话的情况下一举拿下安康城案首之名时,平日对他并无防备的贺氏便起了警惕之心。她看出这名俊逸的少年是有才的,必有大出息,因此明里暗里贬低他,更在云傲月耳边碎语不断,加深两人之间的裂缝,让云傲月反过来联手对付他。

  只是有些事防不胜防,贺氏机关算尽也没算到继女会死后重生,并且在受尽她所赐的“恩惠”后,彻底醒悟了她一味的宠爱放纵不是真心疼爱,而是将她养成从此愚昧不堪,受人摆布却不知自己一生的不幸是人为操控。

  “小时候不懂事的话如何当真,谁没几回闹糊涂的时候,妹妹这年纪心智还未成熟,难免鲁直了些,姊姊不怪你,你只是被人误导了,以后多看点书就明事理了……”

  “被人”这两个字用得多恰当,轻巧地指出有人教过云惜月,不然一名不到十岁的小姑娘怎会“心直口快”。

  而这个“有人”云傲月并没有指名道姓,云家是安康城首富,城里少有人不识云家人,不过简单的几句话,谁不晓得内有玄机,对云家稍有了解的人都晓得云家目前的情形,继母继女处得融洽那才叫有鬼。

  而这么嚷嚷不就是为了败坏云大小姐的名声,虽然大家都小有耳闻她和寄宿府中的远房表兄相处得不甚愉快,但这般大剌剌地说出来是打人家的脸,做妹妹的不晓得在人前要给姊姊留点颜面吗?

  于是看向马车的眼光变多了,每个人都想探究里面坐的人是谁,是不是他们所想的那个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