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表妹今世不当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四


  事情都安排好了,由不得云傲月不去,虽然她才十三岁,但也到了该议亲的年纪,若是她自己对那人瞧上眼的,府里的死老太婆想不同意都不行,她闹腾的本事比她的脑子灵光。

  “我的病刚好,祖母不许我出门,可她又不想拘着我,便叫我今儿个陪她一天,她要教我怎么盘点日后的嫁妆。”云傲月是随口一说,用意是不愿与贺氏同行,免得又遭算计。

  然而一提到嫁妆,贺氏的眉尾一跳,内心有种恐慌,忙道:“打发人跟老夫人说一声不就得了,学算账的事不急于一时,你还小,不急着嫁人,以后母亲会给你几房精于盘算的陪房,你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管什么俗务,咱们家还供不起你挥金如土吗?银子方面不用你发愁。”

  哼,又来哄骗她,真是好心计。“不行啦,母亲,我都跟祖母说好了,哪能失信于她。天禅寺什么时候去都行,咱们之后多给寺庙一些香油钱,净空全寺,好给菩萨上香。”

  “不行!”贺氏忽地一喊。

  “不行?”她又想使什么夭蛾子?

  察觉自己过于激动,贺氏缓了声调,“我的意思是我早和寺里的住持说好了,今日定要入寺一拜,若是临时反悔总是不好,人家备了整桌素菜正等着我们。”

  云傲月看出她眼神闪烁,语带心虚,心里顿时有数,只道:“那你们去就好,不缺我一人,我留下陪祖母。”

  贺氏一听,急了,“那可不成,你才是正主儿,母亲是为你求菩萨的,自该你亲自去酬谢。”

  “既然是母亲为我求的,那母亲代我走一趟又何妨,何必一定要本人到场,我最不耐烦那些神神叨叨的,母亲不要再逼我。”云傲月充分发挥刁蛮的性子,不给贺氏面子。

  她很专注地回想自己十三岁那年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事隔多年,她有点想不起来,只记得有个年轻公子撞了她……

  啊,陈公子,自称是郡守的侄子,年过二十尚未娶妻,还拦着她说了一堆罗哩啰嗦的话,让她烦得一脚将人踢开。

  原来贺氏这么早就设局等她,想把她的名声搞臭、搞坏,好让她嫁一个不学无术的纨裤子弟。

  多年以后她才晓得这位陈公子家里已有多名“相公”,他偏爱男子多过女子,男女皆宜,因他一时昏了头强抢刺史家的公子,被刺史大人打断双腿,又断了他的……呃,子孙根,这事才爆了出来,传遍大江南北。

  她当时在绣坊干活,听闻此事仅是一笑置之,继续绣着手中的绣件,当是笑谈一件。

  “傲月……”见她不为所动还一脸不快,不敢逼她太紧的贺氏赶紧向云惜月一使眼神。

  一得到自家母亲的示意,云惜月很配合的走上前,紧拉着云傲月的手不放,“去嘛、去嘛!姊姊不去谁带我去后山玩耍?听说满山的梅果结实累累,我们摘一些回来腌制嘛。”

  这么小就学会骗人,果然有乃母之风。云傲月蹙眉,“不了,牙酸,而且后山蛇多,被咬一口得不偿失。”

  “姊姊……”哼!她有什么好神气的,不就仗着祖母疼她,若我是嫡长孙女,哪有她得意的分。

  云傲月不动声色的拨开云惜月的手,带着丫头越走越远,“好好玩,多摘些梅子,我等你酿酒梅……”

  “她居然不上当?”越想越气的贺氏一把将桌上的器皿扫向地上,破碎的瓷片四处乱飞。

  “娘……”差点被破掉茶杯砸到的云惜月吓了一跳。

  “哼,她逃得过这一次,还能逃得了下一次吗?我就不信奈何不了她。”想留下来分走她儿子一半的家产,作梦。

  看来陈公子这条路行不通,得换个方式,那位没心机的大小姐一心想当官夫人,她就从这方面下手,光是她娘家临川侯府就有几个当官的,随便挑一个就够继女眼馋了。

  “娘,您也别尽顾着她,好歹也看看我,我才是您的亲生女儿,她什么也不是。”四尺不到的云惜月只比桌面高上一点点,但眼底的戾气却叫人看了心骇,充满凶狠。

  “别气别气,我的乖女儿,娘也是为了你和你弟弟着想,不把她弄废了,你们底下两个小的就没有出头日,想要在云家占有一席之地,就要先弄走她。”要不是有那个老妖婆护着,她早就弄死那空有美貌的小妖精了。

  “那她什么时候才不会压在我头上?我越看她越讨厌,凭什么家里的好东西都给她,我也想要……”她说着说着就抽抽噎噎地哭了,豆大的眼泪往下掉。

  “不哭呀,娘的小月儿,你再忍耐一、两年,很快她就不挡路了。”为了好名声,她至少也得等到云傲月十五岁及笄才能把人丢出家门。

  一听到“小月儿”三个字,云惜月很不痛快的推开替她拍背的贺氏,“不许叫我小月儿,那是她的,我不要!”

  “好好好,你乖,不叫就不叫,惜姐儿还是娘的心头肉,等娘成功地解决了她以后,这个云府便是咱们的,有得你作威作福。”等她掌管大权,府里的银钱就全由她支配。

  贺氏作着美梦,想着把云老夫人架空,大权旁落,她便是名符其实的当家主母,谁也不能对她指手划脚。

  “真的吗?”云惜月小脸一亮。

  “当然是真的,娘会骗人不成?”她女儿才是云家的掌上明珠,元配的女儿争什么,一个没娘的孩子也想奢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