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表妹今世不当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从睡梦中忽然惊醒过来的云傲月失神的望着头顶绦紫色的幔帐,她记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用这么好的软烟罗为纱幔了,一来她负担不起,二来没人肯再娇宠她、为她准备这些东西,她只能靠自己。如今她的手已因日夜操劳而粗糙不堪,彷佛老妇枯手……

  咦,这是她的手?!

  不可能,是她病糊涂,出现幻觉了吧!她竟然看见自己的手柔嫩白细,纤柔得宛若抹了一层香脂。

  她难以置信地叫着,“铃铛、铃铛,你快来瞧瞧我的手,是不是我看错了,居然白皙如少女……”这是她十来岁时才有的肤色。

  她记得自己已经病得连薄粥也咽不下去,全身发软地要人搀扶,大夫一个个来看诊、开药方,一碗碗浓稠的汤药摆在面前,她一看就想吐,碗也拿不稳,只觉得身子时冷时热。

  一场突如其来的怪病击倒了她,她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就盼着来世别再糊涂,定要看清楚皮肉底下的人心。

  谁知她等来的不是死亡,而是叫人百思不解的突变。她的身子还是很虚弱,但不至于弱到起不了身,她可以感觉得到自己变得不一样,却不晓得哪里不同,好像是……返璞归真了。

  “小姐,您怎么了?头还疼不疼,有没有哪儿不舒服?大夫的药小姐一定要喝,不然风寒好不了。”

  “铃铛……”头一抬,还有些晕眩的云傲月整个人愣住了,久久回不了神,“你……你是绿腰?!”

  绿腰不是被她前夫的正妻高安郡主朱月婵以冲撞主子为由杖毙了吗?死时才十七岁,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绿腰断气却救不得。

  可此时绿腰却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容貌、身形约十二、三岁,还没长开的五官显得稚气可人。

  “小姐,您梦魇了吗?青玉在这里陪您,别怕别怕。”说话的是一旁的青玉。身材高挑的她为人沉稳已十四岁了,胸前鼓鼓地。

  云傲月大惊,“青玉,你还活着!”

  那一年,青玉被朱月婵许给马房的管事,那是个会虐妻的,瞎了一只眼,年已四十五,一年后,青玉死于早产,孩子是已成形的六月胎,没活成,一尸两命。

  当时她去看了一眼,青玉浑身是伤,没有一处皮肤是完整的,满是咬痕、抓伤和房事过激后留下的淤痕,下体溃烂,不断有血水流出,气味十分难闻。

  青玉一脸温柔地揉揉她发冷的小手,“奴婢还要侍候小姐一辈子呢,哪能轻易言死。”她当云傲月是发烧作恶梦了,语气轻柔的安抚着。

  “你们没死,那是我死了?”除非她一命归阴司,不然怎会再见到对她忠心耿耿,打小服侍她到大,却死去已久的丫头。

  “呸!呸!呸!小姐在说什么胡话,什么死不死的,晦气,小姐是当官夫人的命,此生富贵绵延,儿孙满堂,才不会这么早去世。”生性较跳脱的绿腰拿了个秋香色靠枕枕在云傲月的腰后,让她靠着坐直身子好喝药。

  一说到“官夫人”,云傲月脸色微变,将放在嘴边的汤药推开,忙道:“给我取面镜子来。”

  “小姐放心,您只是生点小病,无损您娇美的芙蓉面,多养两天就不会那么憔悴。”绿腰取了面磨得光滑的铜镜,她以为向来注重面貌的云傲月担心变丑了,急着看自己的脸。

  镜面亮晃晃,照出一张羞花闭月的娇颜,眉儿细长,眼眸似杏,镶着两颗琉璃珠子,小小的嘴儿如挂枝的樱桃,鲜艳得叫人垂涎欲滴,滑细的嫩肌彷佛豆腐,找不到一丝细纹。

  这……这是她?

  或者说是十三岁的她。她记得那一年自己跑得太快,途经碧水湖时,不知怎么地,好似有人推了她一下,她一时没站稳扑通落湖,湖深,她身子轻,载浮载沉的被人救起。

  她不记得救自己的人是谁,只知道事后她轻微发烧,不碍事,姜汤一喝、汗一出,一会便生龙活虎。她外表看起来很娇弱,但极少生病,而且一生病也很快就好了。

  云傲月是安康城首富云老爷的嫡长女,安康城离京城约一百里路,一日快马可来回。

  四岁那年,她娘因难产而过世,刚出生的幼弟也没撑过去,后来她被抱养在祖母云老夫人跟前,七岁以前住在云老夫人的院落,云老夫人十分疼爱这个没娘的长孙女。

  云老爷的元配逝去未及一年,一日他路过济州,巧遇与自家姨娘返乡探亲的临川侯庶女贺荷玉,两人一见看对眼,没多久他便遣媒婆上门提亲,并许以二十万两聘金。

  临川侯府虽然看起来是一片锦绣,公侯之家,但内里早已腐烂不堪,缺银子缺得慌,眼看着一座大金山送上门,老侯爷二话不说就让贺荷玉嫁了,反正只是一名生母出身不高的庶女而已。

  于是,元配去世满一年的隔月,云老爷便迎新人入门。七个月后,贺氏产下一女云惜月,换言之,早在婚前他们便勾搭成奸,贺氏是怀有身孕上花轿的,因此云傲月多了一名小她四岁半的妹妹。

  云家是商贾,在礼法方面不像官家那般严苛,什么都不及佳人在怀重要,才会发生这种事。虽然云家族人偶有闲言闲语传出,但木已成舟,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睁一眼闭一眼地当作不知情,心想咱们又不当官,只赚银子,管他逾不逾矩。

  所以云傲月多了一名日后带歪她的继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