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爱上樱桃滋味 >
十四


  几乎像经过一世纪般长的时间,孟洁完全虚脱无力的趴在左天青光洁的胸口,体内仍包裹着令她快昏厥的他。

  汗水淋离的在两具赤裸的身躯上发光,短发中混着长发,美丽而动人,阳刚的男性身体是如此健美,阴柔的女性胴体上有着欢爱后的红晕,更显娇美。

  他俩裸裎相拥的美好画面令人不禁叹息,赞美上帝的巧思。

  “可恶,你骗我,你根本不是同性恋。”她是天真了些,但不代表她是笨蛋。

  激情过后,她才惊觉上了当,他的表现太熟练,根本不是一个同性恋者该有的举动。

  “我一再解释我并非同性恋,是你不相信在先的哦!”左天青满意地轻抚她光滑无瑕的玉背。

  “你故意误导我,还……还骗我上床。”她真是太丢脸了,就这样把贞操给丢了。

  “哪有,我只是用我的方式告诉你,我不是同性恋,让你得到证实罢了!”他得了便宜还卖乖。

  孟洁从未遇到无赖,气得捶他一拳。“你根本是欺负我老实。”

  老实?没错,他就是吃定她与外表不符的老实,才能这么快就得到她,他自己也觉得满得意。

  “洁,你的记性真不好,我问过你后不后悔,你是怎么回答的?”

  “我……”她被他挑起的欲望冲昏头了。“你就会欺负我。”她忍不住红了眼眶。

  “乖,我的洁,记性不好没关系,以后有我在你身边帮着记,别人欺负不到你头上。”

  以后只有他一人可以欺负她。左天青自私地想着。

  “你……我不要再相信你的鬼话。”孟洁作势要离开他,不料反而挑起他已熄的焰火……

  事后他为她拭净水渍,再度抱着她走回卧室,这次他们真的是纯睡觉而已,因为他也需要休息,反正来日方长,机会多得是。

  ***

  “你真的好可恶、好可恶,你怎么可以那么做?身体是我的,我拥有自主权。”

  “洁,你不乖喔!你身体的自主权已转移给我了,我可不许你伤害它。”

  “你去死啦!你管过界了。”气死人了,他真是一个大无赖。

  他温柔地搂着她亲吻她的发梢。“我不能让你变成寡妇,这是身为丈夫的义务。”

  “我又没嫁给你。”孟洁一脸不赞同的反驳。

  “这还不简单,我们先去法院公证,然后再摆宴公开合法的夫妻关系,看你是要简朴的婚礼还是隆重的婚礼都行。”

  左天青一副以妻为主的好好先生形象,其实霸道得让她没有选择的余地,一切都是他说了算,完全显现出左家人的任性。

  反正只要他开口要结婚,家里的大小老奸必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他送上已婚行列,根本不需要他多费心思。

  “我不要嫁给你。”

  他脸一沉,朝她危险的一靠。“那你想嫁给谁?”

  都已经是他的人了,还敢不嫁,真是欠揍。

  “我、我谁都不嫁。”她有些害怕得愈说愈小声,因为他的表情好恐怖。

  “不行,你得嫁给我。”

  “我才不……不要,你好凶。”她真的好怕他。“我不要嫁给你啦!”孟洁怕得哭了出来。

  左天青无奈的抹抹脸。“别哭了,我不是故意要凶你,我只是很生气你不嫁给我。”

  “还没嫁给你,你就凶我,那我以后不是稍一不如你意就会挨打?”她觉得自己好可怜,怎会遇上他这个恶徒。

  “洁,我不会打老婆,我向天发誓,要是我打老婆手就烂掉。”手对于外科医师的他而言可是第二生命。

  “哼,我又不是你老婆,你打不打老婆关我什么事?”她才不相信他发的誓。

  一个连自己父亲的名誉都可以拿来发誓的人,其可信度是负数,她才不要再上当。被骗一次害她失了身,从此就被他赖上,她不会傻到遭同个人骗第二次,那会显示出她的愚蠢。

  “我不想对生气,洁。你是当定我老婆了,我不许你任性。”左天青因她的拒绝而有一丝恼意。

  “不许、不许,你只会不许我这,不许我那,到底是谁比较任性,我只是想去上班而已。”

  孟洁愈想愈难过,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止不住的一直往下滑落。

  为什么他要掌控她的工作权利?就因为她笨得和他发生关系,所以得断送往日的自由,成为他羽翼下的私人禁脔吗?这实在太不值得。

  早知道她就不去院长的家,乖乖地待在家门口等小君送回钥匙。

  “洁,我不是不让你上班,我是怕你身体受不住,毕竟男女在体力上是不公平的,你敢说你的身子不痛、不疼?”他好不舍她哭红的眼。

  “这……已经很多天了,没那么……疼了嘛!”第一天下午起来时,她的确疼得很,但是现在好多了。

  “还说,要不是我上街买了软膏,你根本就极不舒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