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爱上樱桃滋味 >


  两人不约而同的摇头,脸上的笑容有些可恶,存心要戏弄她。

  左天青痛得一手扶着下巴,另一手仍不安分的握着孟洁为他拭血的柔荑,有点变态地感谢二姊的那一记重拳。

  “洁,我们是四胞胎。”

  “四胞胎?!”她讶然一呼,没有听到他以洁称呼她。“你妈妈好伟大,一胎四胞一定很辛苦。”

  杨飘若站在一旁,微笑地点点头,这女孩不若外表般沉练,内心十分纯净,当下对她有了分好感,唯一担心她太纯真,大概会被自己的儿子当玩具耍着玩。

  “左、天、青,你嫌一拳不够劲是不是?”左天蓝不太甘心地挥挥拳。

  “二姊,我看你那一拳已经让他开了窍,你瞧他的手在犯贱了。”左天绿朝二姊使使眼色。

  她坏心肠地说道:“这位小姐,小心爱滋病,我家小弟可是被男人睡过哦!他是个Gay。”

  “二姊――”左天青呻吟的哀求,发觉假装玻璃逃婚的计划,这下成了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洁,我是货真价实的男人,你千万不要听信谣言。”

  孟洁被搞混了,一心无法二用。“你是不是同性恋和我没关系吧?”

  “怎么会没关系?我的心受伤了。”他将扶下巴的手改捂上胸口。

  “你不要伤心,我不会歧视同性恋,只要真诚相待,性向不是问题,而且你长得这么漂亮。”

  她的安慰听在左天青耳中如晴天霹雳,这是现世报?!

  “对对对,说得真好,你的观念很正确。”左天蓝不忘落井下石。

  “二姊,你少添油加醋。”他这次真的受了重伤,而且伤在心。“洁,我、不、是、同、性、恋。”

  “我懂。”孟洁很开明地朝他一笑。“你是怕一旦爆光会使家人为难。”

  好媚的笑容,他几乎要醉了。“你好美,当我的女朋友吧!”

  “嗄?可是你……你是同性恋耶?”她看看自己女性化的曲线。“何况我不是男人。”

  “就是女人才好呀!”他十分无奈地小声咕哝着。

  左天青表现出的无力感让左家人捧腹大笑,一致投孟洁一票,认为她的出现就是上天对他的惩罚。

  左天虹非常好心地拍拍他的肩膀。“不要说我不帮你,老爸的头顶在冒烟了。”

  左天青的危机感立升,他怎么会遗漏老爸这头大熊,还大声地拆穿自己的谎言,简直是自掘坟穴。

  他看都不敢看左自云发怒的脸,一鼓作气拉着孟洁就往外跑,根本顾不得有人挡路,只空出一只手推开阻碍,三步并作两步逃命去。

  他身后传来一阵咆哮声,每个字、每个音都清晰无比。

  “死兔崽子,你也骗你老子,不要给我跑,我要打死你――”

  伴随着左自云的怒吼声,旋即是一抹奸笑浮上他的老脸。

  ***

  夜里的星辰特别明亮,宛如珍珠般大小,少了光害的天空特别湛蓝,即使在黑夜中依稀可见天空是一片深蓝,在月光的衬托更见幽美。

  一辆青中带蓝的跑车在平坦的柏油路上奔驰,四周一片空旷寂寥,伴着此起彼落的虫鸣声,偶尔还有一、两声晚蝉轻吟。

  跑车内传来一阵爽朗的男性笑声,左天青非常得意的控制方向盘,维持时速六十,穿梭在迂回的山路上。

  “你到底在笑什么,真的有那么好笑吗?”孟洁实在看不出有何好笑。

  “你不懂,我好不容易扳回一城,真想看看老爸那张脸变成苦瓜是什么样子。”老爸的吼声中气十足,太美妙了。左天青连心都在笑。

  自己老是被算计,这回可让老爸在员工面前出了个大糗,颜面尽失了吧。

  “你好奇怪,这样也值得高兴,在宴会未散时离开是很失礼的。”她不懂他在想什么。

  左天青笑着摸摸她搁在大腿上的手。“别看我是家中独子,排行最小就是最受宠,其实我最可怜,老是受欺负。”

  “你的家人会欺负你?”她很怀疑地侧着头,流露出自己都不自觉的风情。

  “不相信?”左天青垂下嘴角控诉家人的不仁。“你看我二姊当众打我一拳,而她还是个高级警官呢!”

  “咦!她是警官?”

  “对呀!知法犯法的现行犯,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老在背地里放冷箭,害我伤痕累累。”

  他在博取同情,这是狩猎芳心的第一步。

  孟洁当真起同情心,“难怪你喜欢男人,家庭暴力会改变一个人的性向。”

  “我再一次重申,我不是同性恋,一切都是为了逃避我老爸的逼婚而假装的。”现在的他是心有千千痛呀!

  当初为了逃避老爸逼婚的计策,现在反而将自己困住,他是自作自受,无处申冤。

  但她也太夸张了吧!不管他怎么解释,总有办法曲解原意,令他百口莫辩、尝尽苦果,不得不道出实情以明“清白”。

  他不知道三位姊夫为何会对三位姊姊一见钟情,但是不一瞧见洁眼中的纯净时,心就好像跌落碧蓝的湖里,不想挣扎地任由它沉溺下去。

  也许这就是爱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