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放个恋爱假 >


  可是李元修的做法却是深入社区,开放民宿的温泉池供七十岁以上老人免费泡浴,借由这些人口中得知许多资讯,并以间接的方式予以资助或去采视其健康情形。

  譬如有户人家有个脑性麻痹的患者,她不直接拨款改善其生活,反而到大学找了一位有志服务人群的社工,由那人来教导行动不便的镇民学习电脑,甚至再为全镇民一起开课帮得不留痕迹,让他习得一门维生的技能。

  给他鱼吃不如教他如何钓鱼,这是她在过去穷困的生活中学到的生存法则。

  而她适时地用在和她有类似遭遇的人身上,让他们拥有受人尊敬的自尊和骄傲,不用看人脸色、求人施舍,一样能活得有意义。

  “哎呀!你来晚了五分钟,阿银说这几天会有客人来,要去镇上买几只老母鸡回来炖,你去的话可能找不到人。”

  “什么?!那怎么办?大厨赶着要调味品。”要是再驾着丰车来回一趟,恐怕太阳都下山了。

  “没关系啦!张秘书,我们都认识你,尽管去阿银的杂货店搬,回头我会告诉她一声。”他们这些老人闲着也是闲着,帮忙传个话也不费力。

  “谢谢你,阿财伯。”幸好他没白走一趟,不负所托。

  “免谢了,不过你家的小陈哪去了?怎么他的小黄换你照顾?”看来真好笑,有些不伦不类。

  还是习惯小陈坐在上头吆喝,人家看起来比较……稳重,没有半点不自在。

  持缰的手一僵,隐约听见笑声的张志明呵呵地苦笑,“小陈休假,我代班。”

  为免太多难以招架的问题接踵而来,他连忙客气地和一群乡间老人道别,挥起绿竹条拍向牛屁股,它甩了甩尾巴往前走,拖着牛车远离众人的取笑声。

  阿银婆婆的店真的不远,不一会儿工夫就看到瓦片盖顶的平房,而平房后面是加盖的两层楼房,是阿银婆婆煮饭和夜里休息的居所。

  有了阿财怕他们的保证,拿出购物清单的可怜男人开始当起搬运工,最重的米先搬到车上,接着是油和醋,一箱一箱地叠起来数,看看数目符不符合。

  但是很奇怪的,他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张大仟要的盐,架子上只有几包面粉和糖。

  “怎么会没有呢?”

  不死心的他像个贼似的翻箱倒柜,虽然动作不是很粗鲁,可是也不算轻手轻脚,从背影一看真的很像贼在闯空门,连细缝处也不放过的翻找。

  突地,一道人影遮住射人屋内的光,他抬头一瞧没看清来者的面容,因为背光的关系,戴着棒球帽的“男孩”看来十分瘦削。

  “嗨!小朋友,老板不在家,你要买东西请到别处去。”他不方便充当店员,毕竟每一样商品的价钱他并不清楚。

  “小偷。”声音很低,像变声期的孩子。

  “咦,你说什么?麻烦你说大声点,我没听清楚。”哎呀!怎么把木炭放在这里,老人家要是不小心绊倒可就不妙了。

  张志明动手将整袋黑炭搬到较显眼的门口堆放,他的用意很简单,烤肉用的木炭太黑了,他怕阿银婆婆视力不佳,一不谨慎忘了它们的存在,难保不会有意外发生。

  可是此举看在不明白他用意的人眼中,简直是胆大妄为的偷窃行为,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把店里的东西往外搬,还明目张胆地用牛车运送,根本是目无法纪的行为。

  扳高帽沿的“男孩”愤怒的瞪视,随手抄起一旁的木棒,对着他一挥。

  “你是小偷。”

  “小偷?”他指指自己,一脸诧异.

  “趁着老板不在大搬特搬,真是可恶。”让人不齿。

  不会吧!居然说他是小偷?“你误会了,我不是小偷,我是来买日常用品。”

  “骗子。”更可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