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放个恋爱假 >


  不过自从某人来了以后,他垂头丧气的背挺直了,毫无血色的脸变得很有朝气,整个人晒出一身古铜色,肌肉结实得可以打死一头老虎。

  虽然他仍希望能像从前一样,一心学画什么也不管,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也只有向现实妥协了。

  不过他还挺满意目前的生活,至少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不是浑浑噩噩地追随世人的脚步,以为铜臭满身就是成功。

  肯定自己才是他顿悟后的大智,他为自己找了一条艰难但心灵却充实的路。

  “镇……镇长,你找我什么事?”他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跑来,她不会再给他出难题吧?

  一手拉着裤头,一边喘得像条狗的张志明惶惶不安,生怕自己哪里做得不好又惹得“上司”不高兴。

  “怪了,你的脸色怎么那么白,是不是太少晒太阳了?”是鬼就要认命,大白天别出来吓人。

  忘了自己是叫唤他的始作俑者,一手擦在腰后的李元修看着比她高一个头的男人,怪他没整理好仪容,吓到她的客人。

  “绝对不是,是我跑得太喘了,所以脸色发白。”他连忙摇头如急擂的茶叶,深恐她心血来潮叫他晒上三小时太阳。

  真的,会中暑的,他的体力还没好到那种程度。

  “那你跑那么快干什么?我又不急。”万一把身体累坏了,她上哪找廉价又勤快的员工?

  李元修非常佩服自己的真知灼见,把这个人才揽在身边,随便安插个秘书职位就能一个人当三个人用,而且不必花她一分一毫,薪水全由政府支付。

  当镇长的好处还真是不少,两年后的选举她一定不能错过,有闲、有钱、有地位,是镇上最有权力的人。

  “嗄!不急?!”他为之傻眼,张大的嘴巴都快掉到胸口了。

  “喷!你拉肚子呀?一身的屎味,不会直接掉进粪坑了吧!”这乡下地方还有不少简易型厕所,长条一撇还有卜通声,溅起粪花“点点”。

  他表情尴尬地捉捉耳朵。“李妈妈家的马桶不通,我刚才去帮她通一通。”

  “喔!有前途、有前途,她们家那个万年马桶早该换新了,你居然肯抽出一分力。”换了是她会一脚踢坏它,省得满街都是她家的屎尿味。

  越有钱的人越抠门,明明住的是华屋大宅,房子阔气又美观,由外表看来绝对是富绅名流才住得起的高级别墅,单是装潢就花了五、六百万。

  可是仔细一瞧,镀金的水龙头是李大叔不要的,重新上漆的浴桶是前庄刚爷爷过世后没人要,堆放在路旁的,以及一插电就开始摇头摆尾的风扇,据说是从回收车上硬抢来的,说要废物利用。

  顶级的房舍、一流的师傅加工,里外光鲜得令人眼睛一亮,却多了一些“古董”破坏了精致的室内布置。

  “应该的,为民服务是我们一贯的宗旨。”天气不热,可张志明却紧张得一直拭汗。

  “我们?”她的笑变得热忱,反让人有种阴森的感觉。“我们是指谁呀?没把我算在内吧?”

  “呃,这个……我……”他的汗流得更急,连背都湿了。

  “服务是要收服务费的,我教过你没?”勤劳是一种美德,但要记得有付出就有“收获”,做白工是傻子的行为。

  “这……不好吧!只是举手之劳……”啊!完了,他说错话了。

  顿时脸色一白的张志明手脚微僵,凝结的蠢笑化为千年化石,就这么停在脸上没敢风化。

  “举手之劳,举手之劳,你哪只手特别爱劳动呀?麻烦举高点让我瞧瞧。”她好久没拧断别人的胳臂了,真是兴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