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放个恋爱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哼!我为什么要给他钱?不听话的儿子让他饿死算了,我跟我老婆再生一个。”这个他不要了。

  闻言的张王月眉羞红了脸,啐他老不羞。

  生得出来才有鬼,除非他换个年轻点的老婆。“何必说得这么绝情?你干脆逼他和那个不检点的女人分手,要求他娶你中意的媳妇,也就是美丽的春娇小姐,两亿五千万就当分手费,你把儿子带回家当孝子。”

  哇!辛辣,她这算是在帮忙吗?大家有志一同地暗捏把冷汗,佩服李元修棒打鸳鸯的功力。

  “你……你在说什么鬼话,人家小俩口好好的干么要拆散他们,你有病呀!居然叫我花钱买儿子。”什么老板嘛!竟然怂恿他做缺德事。

  而他差点照她的话做了。因为他心里也做此打算,可是被她抢先一步说了,自己当然不能顺着她的意思走。

  “这是最快、又不伤感情的方法,你赚到一个儿子,又不必担心他和不三不四的女人走在一起,我这是为你着想。”唉!一点都不了解她的苦心。

  李元修承认她有病,只要和钱有关的诱因她都会发作,而且无药可医。

  “谁说她是不三不四的女人?你没看过她演出的“云里的月亮”吗?她把苦情的小孤女演得多好。”他到现在还在看十年前重播的旧片,每次看完都会哭。

  当张旺德知道乔洛妃就是当年赚人热泪的小童星时,什么看不顺眼、嫌人家小家子气全没了,反而像个戏迷似的,要求她多绐他几张刚出道的相片,他一直想要一个这样的女儿。

  “是吗?你不是嫌她打扮太老土,伶牙俐齿顶撞老人家,不懂人情世故,还不穿衣服上封面,简直丢人现眼到极点,你死也不同意他们交往?”说到“死”耶!

  态度多么坚决。

  “那是我不晓得她是小天星,而且伶牙俐齿好呀!才不会受人欺负,她的姐姐真不是东西。”他边说边骂。

  天星是云里的月亮剧里小孤女的名字,她非常善良又孝顺,常被同父异母的姐姐当下人使唤。

  “嗯哼!看来你是很中意囡囡喽!那春娇小姐怎么办?一大一小两个老婆刚刚好。”好,解决一件事了。

  “我……呃,这个……她、她们……”他看看长大的小天星,又瞧瞧打小看到大的小丫头,心里还真是挣扎,举棋不定。

  虽然他们“聊”得很起劲,可是处于配角身份的颜春娇也有话要说。

  “咳!抱歉,打扰一下,记者会都还没开,为什么他们要提前筹钱?”这是她一直闷在心里想问的事,看不出他们在急什么。

  她话一出,大家为之一怔,开始重整思路。

  李元修投以激赏的目光,“没错,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有想杀人的感觉,事情都还没到绝望的地步,他们就先准备绳子想上吊,我干么多事去救他们?”

  大家一听立即恍然大悟,明白她为什么不借钱,脸上一哂悄悄后退,准备结束这场借钱大审判,他们都晓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你们这一群蠢到无可救药的笨蛋,他要真有急用我会不借他吗?在你们眼中我是这么无情无义、视钱如命的人呀?!”

  所有人慢慢矮化再矮化,最后缩成一团人球,而李元修则抽长再抽长,几乎顶住天花板,没人敢说她真是这样的人,只能任羞愧淹过头顶。

  而她的丈夫也在这群笨蛋行列。

  “……最后,麻烦各位记者朋友看一下面前这栋建筑物,它是从日据时代一直延用至今,因为九一一地震缘故造成严重龟裂,经费短缺无法修复,望各界能踊跃捐款,让我们幸福镇拥有幸福的镇公所……谢谢各位捧场,以不是捐款专线……”

  当事情告一段落,上台致词的幸福镇镇长忽然冒出一段事前未准备的演说,大喇喇地当着全国观众的面要钱,实属大胆行径。

  全镇的镇民一片哗然,哭笑不得地看着镇长死要钱的本事,他们都晓得政府单位已拨下一笔巨款正在赶建新的镇公所,完工日期大约在年底,而她的行为简直是公然贪污嘛!叫人怎不为她捏把冷汗。

  也是在这一刻大家才晓得她为什么坚持在镇公所前面举行记者会,让所有记者在采访过程顺便看看灾害后的建筑物,一举两得达到A钱的目的,心机真重。

  由于有人数限制,入镇的各大人口都有义警、义消及自告奋勇的壮汉居民把守,所以在场的媒体维持在她预计的数字范围内,大约一百名左右。

  想想上百个记者能说多少话,写出多少耸动的字眼,即使大笔轻轻带过,在报导篇幅下方多出两行小字,也足以让大众知晓幸福镇有多缺公帑,而且它还是天后级歌手TC的第二故乡。

  可想而知捐款有多热烈,不到三天光景已有千万汇款汇进镇公所帐户,也有人直接把钱寄到镇公所,由镇公所员工代收,并签发感谢状。

  比较好笑的是迟来的关心,现在广场上堆放的白米、饮水、棉被、帐篷以及医疗用品,全是来自全国各地的爱心,当场傻眼的镇长只好把民生用品分送给有需要的贫民,其余又转捐出去,帮助风灾严重的美国。

  这也算是做善事,她并末占为已有,李元修的兴趣是收集钱,不管会不会进入她的口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