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放个恋爱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大妈,我没有出卖朋友,更不会偷接TC的电话而不告诉你,我是你旗下最乖的艺人,不可能做出自毁前途的事,TC倒了我也会受连累呀。”

  她要他们去奁通联纪录好还她清白,看看叫TC打电话来的时间她人在不在公司,或是有没有她打给TC的手机号码。

  这些资料都可以查得出来,能够证明她所言无误。让人传递讯息的通讯器材就是最好的证据。

  “好了、好了,大家都别乱猜了,这件事我会去查,绝不会有人受了委屈。”

  罗珊珊为了顾及自家艺人的颜面而打圆场,毕竟有外人在场不便多说什么。

  “对了,张先生,我们TC有说要怎么处理这档事吗?”先办好此事再说,其他都不重要。

  TC一天不回到工作岗位,她的损失就日以百万计,几天下来已经足足少掉好几千万的进帐了。

  一谈到现实,张志明的表情也变得严肃。“她说她愿意举行记者会,公开说明杂志上报导的一切。”

  “据实以告吗?”她开始担心了,语不惊人死不休的TC不知又要为她惹出多少事。

  “她选择对自己坦白,也为自己曾做过的事负责。”人要先面对自己,才有勇气走出过去的阴影。

  她苦笑的摇着头。“这样好吗?一旦把真实的她坦诚在众人面前,她未来的路要怎么走下去?”

  “爱她的人还是会继续支持她,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太严厉的批评,甚至还有不少年轻人上网鼓励她活出自己,我想最差的结果就是解约退出演艺圈而已。”

  “解约?!”

  “退出演艺圈?!”

  一阵惊呼声盖过某道得意的笑声,大家都对这刚投下的深水炸弹感到震惊,以至于没瞧见徐小慧略微勾起的唇角。

  解约,正是她最终的目的。

  因为,她自己付不起庞大的解约金,所以,只好由TC来当代罪羔羊了。

  “两亿五千万?!你想钱想疯了怎么不去抢银行呀!说不定还让你抢成功了,留名万世,千秋万代,永垂不朽。”以后每个人都会记得台湾有史以来最大宗的抢案,抢匪还是上百亿财产继承人的台南望族子弟。

  “咳!咳!老婆,那种事不是好事,被抓到会判很重的刑罚,而且留名万世留的是臭名。”污点会带到百年以后,令家族蒙羞。

  冷哼一声的李元修瞪向不要脸的借贷者。“阿月呀!这种不把钱当钱看的纨绔子弟不值得同情,你不要因为他跟你学画的关系就纵容他,有些人的可怜是装出来的。”

  钱是命、是命哪!虽然是她不负责任的死鬼老爹和他再娶的妻子遗留给她的,但她全都分文不取的存在银行生利息,当未出世孩子的教育基金,可是那也是钱,她为什么要放弃钱子钱孙借贷给他。

  她有钱是她家的事,与他何干?他胆敢厚颜无耻的跟她开口,陷她于不义,让她成了有钱不借的守财奴。

  听完老婆愤怒的形容词,有些哭笑不得的柳桐月不得不佩服她对钱的坚持。

  “志明不是统衿子弟,他是真的有困难才跟你借。”

  “哼!借很容易,但他要怎么还?难道要先气死他老爸再还钱吗?”她可不想成为孽子弑父的帮凶。

  一旁的张旺德听到她恶毒的言语,一口茶水喷得老远,气一岔差点上下来,险些要如她所愿,气不顺而死,钱留子孙。

  也就是他的儿子,今天的借款人——张志明先生。

  “呃!咳!人家的父亲就在旁边,你说话别太冲。”柳桐月抱歉的一颔首,替妻子赔不是。

  “我是实话实说,有多少力做多少事,别一味的逞强,蜗牛背的只是壳而已,他不自量力的想扛起一座山。”压死是他活该,怨不得人。

  他们预定三天后在幸福镇公所前面的广场举行记者会,预计容纳上百名左右的记者。

  不过入镇的外人可要收入镇费,镇长的非常时期规定,每人一百元,收入将捐做公益活动,替贫童买新鞋、新衣服、新书包,因为要开学了。

  而骑机车的收取五十元污染费,幸福镇的空气是有品质保证的,收点费用也是理所当然,废气排放会残害镇民的肺,这可不容轻忽。

  可他们最担心的是会后的连锁反应,不晓得大家听完TC自我剖析的心路历程后,是否能接受她大胆而开放的作风,继续给予不变的关爱。

  有一种武器不是刀却很锋利,它能杀人于无形,让人死得毫无尊严,那就是文字工作者的笔。

  若是说明会的结果不尽理想,大众的批评过于严苛,TC便决定退出演艺圈,陪着外婆守着老旧的杂货店,在幸福镇过完她的一生。

  桃花源在哪里?就在有爱的地方。

  而在这之前她得先和公司解除合约,五年十张的唱片约只出了六张,还有两年合约才到期,所以她得赔偿损失,一共两亿五千万。

  原本合约上写着一旦无故解约须偿违约金五亿新台币,但罗珊珊也挺有人情味的,顾及她的退出并非出于自愿,而是情势所逼,因此万一真的无法再回到演艺圈,她同意以一半金额放她自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