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放个恋爱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说得好,可是可不可以别再说了。张志明以眼神恳求,既赞叹,又忧心她的直言不讳。

  “有谁会穿一身手工的名牌去帮助人?这无非是富人的心态.昭显自身的财富和穷人做比较,让人又感恩又自卑的露出羡慕眼光,好满足你身为有钱人的虚荣心。”根本是去炫耀嘛!

  “你……你……”她怎么把他心里所想的全摸得一清二楚,丝毫不差?

  “还有呀!那只镶钻的劳力亡表少说值四、五百万,真有心做善事会先把它捐出来,戴着它行善不怕被抢喔!我看你要的是人家的奉承,沽名钓誉而已。嘴巴做善事谁不会,我一开口募个几千万都不成问题。”

  上个月风灾,她只在现场唱了三首歌,如潮水般涌来的捐款就破千万。

  “哈!大话,你以为你是谁?我走过的桥都比你吃过的盐巴还多,你敢说长辈的不是?”他一边冷哼,一边偷偷地把衣袖拉低,遮住腕问的钻表。

  她不服气的反驳,“是你要我说说看嘛!怎么一下子就翻脸了,一点虚心接受批评的雅量都没有。”

  现在还有人以桥和盐巴做比较吗?简直是老古板嘛!要是以飞行里数来计算,她起码飞遍九大行星又绕回来了,他拿什么跟她比?

  “你……你……”可恶,他就不信老姜胜不了幼姜。“阿明,你上哪弄来这个土包子交差,眼光未免也太差了。”

  “她不上……”只是不善打扮而已。

  张志明的话没机会说完,一向反骨的乔洛妃立刻做出令人瞠目结舌的举动,刁蛮任性的恶女本性表露无遗,那就是——

  吻了他。

  不是蜻蜒点水式的啄吻,或是唇碰唇做做样子,而是结结实实一记热吻,连舌头都伸人他口腔内,吻得缠绵悱恻。

  就算是死了也会被她吻活,完全呆住的张志明由被动转为主动,潜藏在男性体内的本能复苏了,勾住软绵甜柔的粉舌尽情吸吮,根本忘了他们在作戏,炽情狂吻的热度几乎烫着了每一个人。

  这一吻,吐土烧出两人暧昧不明的情感,四目相对的柔情里,他们看到了彼此。

  有一件事他们确定了,原来他们真的是一对情人,无庸置疑。

  “我还上吗?老伯。”乔洛妃挑衅的说道。

  “可以和你们谈谈吗?”

  颜春娇对父母安排的婚事没什么意见,她是个孝顺的女儿,对他们的话言听计从,只差没当座右铭供着,一刻也不敢或忘。

  她二十五岁了,若说没谈过恋爱绝对是骗人的,以她的外貌不乏追求者,除却令人喷饭的名字外,喜欢她的男人还真不少。

  可是她每一段恋情都不长久,常常短短几个月就宣告结束,原因无他,只因她订婚了。

  有婚约在身,致使她错过不少好男人,蹉跎王今造成青春的浪费,她人生最美好的精华时期都在等一个不肯回头看她一眼的男人,要她心中无怨真的很难。

  尤其是他眼中根本没有她,此际还当着她的面宣称他另有女朋友,两人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做出令人脸红心跳的激情行为,说实在的,她心里还真有些不是滋味,忍不住想破坏他们。

  无关爱与不爱的问题,而是气愤,以她的家世、学历和外表有哪一点不如人?

  居然败在一个看起来比她名丰还土的小“村姑”手中,那才真是一大羞辱。

  “你要谈什么?”好不容易放松的张志明又紧张了起来,身体非常僵硬。

  她看了看他的手,微露出不屑。“在你还是我未婚夫的身份下,希望你能尊重我,把你的手从其他女人身上拿开。”

  很碍眼。

  “喔!我……”他正想说抱歉,不想太伤她自尊的挪开手,但有人下依,死巴住他不放,还用眼白的地方瞪他。

  你敢尊重她,我就让你非常沉痛。乔洛妃用着冷冷的眼神警告他,将他搭在肩上的手改置于腰间,表现出小鸟依人的模样。

  “不好意思,春娇,她是我的女朋友,我想我应该以她为主,她很没有安全感。”他可不敢得罪爱捉弄人的小丫头,她翻脸比翻书还快。

  “那我呢?你不认为该对我负责吗?我们目前还皇未婚夫妻。”她的语气稍重,略带责备。

  他干笑的捉捉耳朵,低视刚掐了他一下的“女朋友”。“那是我父母私不决定的事,我没答应不是吗?”

  所以他趁夜逃了,就为了不想要一桩一定会被笑到老死的婚姻,年轻气盛的他觉得感情该由男方王动,而不是被动地任人安排。

  “我们订婚了。”她秀出刺眼的蓝宝石戒指,表示他们举行过订婚仪式。

  他讶异极了,表情很呆。“我、我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我没出席呀!”

  少了他怎么订婚?他几时也会分身了?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

  “你堂弟志辉代替你套上戒指,他们对外宣称你有事耽搁来不及赶回。”他们指的就是他的父母。

  这样就说得通了,可是……“和你订婚的人是阿辉,你去找他呀!”

  张志辉和张志明长得十分相似,他们都像早逝的爷爷.只是少年老成的张志辉今年才刚满二十,还不算真正的男人,他在木工师傅那当学徒,家境没张志明家好,但也不算太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