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放个恋爱假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哇!下雨了,是地震还是刮台风?我的屋顶快被掀了。”呼!好冷。

  一桶冷水当头淋下,什么性感、魅力全不见了,只剩下一只被惊醒的落汤鸡,慌乱不已的从床上弹起,忙着找掩蔽物。

  “真是很抱歉喔!我本来拿桶水想帮你洗窗户,没想到脚被绊了一下,全泼到你头上。”还不醒吗?一招见效。

  说的人看起来非常有诚意,好像是真心懊悔自己的无心之过,可是只要有脑筋的人一想就知道漏洞百出,他的房闻没有水桶也没有窗户,他洗澡、如厕用的都是民宿里的公共浴室。

  “不是地震?”

  “不是。”

  “没有台风?”

  “没有。”

  “屋顶有没有破洞?”他比较担心这一点,为节省人工,老板一定会叫他爬上屋顶充当修补工。

  “它完好无缺。”短期内不会与人私奔。

  他吁了一抠气,头从桌子底下钻出来。“呼!车好,我以为又有天灾人祸发生,还好是虚惊一场。”

  住在山区最怕上石流,而最近接连的几个台风又威力强大无比,他光是帮镇民钉窗户、修围墙、通沟渠和救小猫,两只手臂就酸得举不高,差点报废了。

  全球气候异常,南亚大海啸还没平复伤痛,美国的纽奥良又淹大水,面临被废市的危机,地球真的越来越不适合人居住了,也许真要住到外太空才保险。

  不过遇到殡石群也很危险,稍有不慎就撞成碎片,连尸体也找不回来,飘浮在广阔无边的宇宙之中,慢慢风化成一粒沙尘。

  “没有天灾可有人祸,你要再不把衣服穿起来,我不保证不会做出危及你家“弟弟”的动作。”背着他的乔洛妃倚在门旁,还一面假笑地和外头的住客打招呼。

  她的尖叫声引来不少好奇的客人和员工,她笑笑的打发他们离开,宣称自己在练歌喉,没什么好看,现场绝对不会在这里。

  “什么弟弟……噢!我明白了。”张志明连忙用手捂住下体,学螃蟹走路横着抬起一件件掉落的衣物丢进洗衣篮,再从衣柜取出干净的衣服穿上。

  “呃,你的头没事吧?听说你痛了一夜。”她的良心还没完全丢失,还存在一咪咪。

  “有吗?”他摸了摸发疼的额头,发现它小了一点。“应该没事了,我昨夜睡得很好,谢谢你专程来看我。”

  有点感动哪!很久没人这么关心过他,感觉心口暖洋洋的。

  她赶紧解释,“喂!你别误会了,你昨天买的东西没有拿回来,我阿嬷叫我帮你们送来,绝对不是专程,只是顺便而已喔!”

  “噢!”他有些失望的拙上扣子,再用手顺一顺头发。“我穿好衣服了,你可以回过头了。”

  收起偷窥用的小镜子,乔洛妃一脸镇定的转过身。“你要不要到医院做个彻底检查?我陪你去。”

  “不用了,我觉得好多了,而且今天我要去东村发放救济金,恐怕也没时间下山。”这原本是镇长的工作,她推说会孕吐要他代劳。

  “那我跟你去……”一出口,她为之一怔。

  “嗄?!你要跟我去?”他的表情很滑稽,像是被青蛙咬了一口。

  “我是说反正我也没什么事,不如跟你去瞧一瞧,我很久没回幸福镇了。”她这么说服自己,不断阻止自己回想他没穿衣服的样子。

  真是噪人,她也不知在脸红什么,以前在演唱会时常有男舞者在后台换装,全身剥得一干二净她也不觉得怎么样,当是布景般视若无睹。

  可是他的裸体却让她脸红心跳、浑身臊热,脉膊加速外加口干舌燥,她真担心自己的恶女本性会突然跳出来,把他当点心给吃了。

  “你以前住过幸福镇?”他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发现时间还很早,就安心地和她聊了起来。

  “嗯,三岁以前,我小时候气管不好,我爸妈在育儿方面算是新手,所以把我交给阿嬷带。”其实她没说出的是他们那时正在闹离婚。

  后来是因为她开始接广告而走红才没离成婚,两人为了瓜分她所赚的每分钱而维持假面的和谐,对外佯装仍是恩爱夫妻好顺利掌管她名下所得。

  监护人便是堂而皇之的理由,他们合法使用她辛苦赚来的钱,直到她走下坡的那一天——

  在她十五岁那年,他们正式分道扬镳,一个飞往西雅图找她的小情人,一个前往日本定居,娶了小他十五岁的日本女孩为妻,两人从此没再回到国内。

  这也是造成她不想念书的主因,读再多的书、拥有最高的学历又怎么样?她仍是父母不要的孩子,除了外婆是真的关心她外,其他接近她的人都是对她有所图谋,动机不良。

  像罗珊珊就做得更狠了,为了她一句赌气的话,竟然全面封杀她演出的机会,对外宣称她胆囊开刀需要静养一到三个月的时间,暂停一切工作,目的就是要她低头认错,不再违背她所说的话,顺便签下一纸长达十年的合约。

  但罗珊珊估算错了一件事,她本来就想休个长假好思考未来该走的路,复杂的演艺圈也有待腻的时候,她很想当个没人认识的普通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