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放个恋爱假 > 上一页    下一页


  那是一张出尘秀丽的脸孔,细嫩的双颊透出迷人的酡红色,灵秀脱俗得好像坠尘的仙子,仰望着天空,等着重返仙池。

  若非她脸上多了一抹淡淡的哀愁和沉重,真会以为她是迷路、的林问仙女,在找寻回家的路。

  “咦,心莲姐,你到底几岁?”看得呆住了的雷丝丝忽然有此怀疑。

  “呃,为什么问?”她回过头看她,表情并未如以往畏畏缩缩。

  “因为你好漂亮喔!看起来不像小宝的妈。”比较像他阿姨,而且是小阿姨。

  “嗄?”她忽然心慌的避开脸,将散落在脸上的发往前一拨。“我……呃,我很早就结婚了。”

  她实在太大意了,居然为了一个恶梦而忘记自己目前的身份,虽然民宿里的大家都对他们母子很好,可是她仍然无法完全放心,老是害怕有人会将他们分开。

  小宝是她的责任,她必须付出更多的心力保护他,不让他落入他自私自利的父亲手中,这是他唯一能平安长大的方式。

  “可是你看来没那么老,顶多二十四、五岁。”一定大不了她多少。

  “我……我……”她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所以然,心中暗暗责备自己的轻忽。

  幸好发现她异样的是不解事的雷丝丝,若是其他人……她不敢设想后果,那代价她付不起。

  “丝丝呀!你磨磨蹭蹭做什么,晾个被单你打算晾到天黑呀?小心待会老板见了又要扣钱。”

  噢喔!被抓包了。“仟婶,你早呀!我没在偷懒喔!我是辛勤的小蚂蚁。”

  每天都努力工作,好让“蚁后”舒服的下蛋。

  “是呀!一脚就踩死的蚂蚁,你要是动作再不快点,会赶不上早餐。”今天是地瓜粥配酱瓜和半熟的炒蛋。

  仟婶若无其事地看了连忙帮忙晾晒的刘心莲一眼,不知是出自有意或无意地帮她解了围,免得话多的小丫头问东问西,令她难以招架。

  刘心莲的头又低得看不见脸,一副与人保持距离的畏怯模样,长发覆面看不清表情,只知她又躲进自己的世界里,不愿与人交心。

  “对喔!早餐、早餐,早餐真的很重要。“一提到吃,她的肚子就饿了。

  发育中的孩子是禁不起饿的,需要大量食物补充营养,饥肠辘辘的雷丝丝咽了咽口水,望着厨房的方向想着大仟厨师……的手艺。

  若要说她来到爱情民宿后有什么改变,那就是因为饮食正常而稍微胖了些,骨肉匀称不见初来时的瘦弱,现在的她给人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

  “又不是不给你吃,瞧你一脸馋的模样,真像只贪嘴的小花猫。”这孩子变活泼了,真好,可是……

  她又看了一眼话少的刘心莲,心里不免感慨万千,她们俩几乎是同一时期来到民宿,年少的丝丝已走出困住她的丰宠,朝广瀚的天际飞去,而她却……

  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是想管就一定管得了,有时也需要本人愿意配合。

  她不敢保证她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好人,但也非个个心存害人之意,小奸小恶谁敢说没有,若真有伤人之心,恐怕也没几人有胆。

  “仟婶,你取笑我。”雷丝丝不依的撒娇着,加快速度将湿被单往竹竿上一披。

  民宿的客人一多他们事情也跟着多起来,每天例行的打扫、清理工作肯定不会少,一个月最少得晒两次被单,利用天然日照彻底杀菌。

  其实只要客人一退房,他们就会把客人睡过的床单、枕头等用品送去清洗,高温杀菌后再妥善收好,等下一个客人来临前再铺上,根本不会染上一丝脏污。

  不过为了让客人睡得更舒服,感受一下阳光的味道,多晒几次绝对是健康的,阳光对人体有益,而且能杀光被褥里隐藏的尘螨和小细菌。

  “你瞧人家心莲多勤快,“每天”都一大清早起床整理内外,而某只瞌睡虫却只想着吃,把自己养得肥肥壮壮好宰来当祭品。”要是她有人家的一半,就不会老是挨骂。

  听见仟婶的赞美,刘心莲的头垂得更低了,视线所及只有自己的脚。

  “我也很勤快呀!你看这些都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你们是来捡便宜的。”好饿、好饿,真想快点吃早餐。

  雷丝丝天真的话语引来两人的笑声,一道细不可闻,一道响亮得快撑破肚皮,她也不以为意地左三圈、右三圈地拧干床单,想赶快做完好填饱肚子。

  “有时心胸放宽些,试着学习信任别人,一个人闷不吭声也是挺痛苦的。”有困难不说出来,谁也帮不了。”

  闻言的刘心莲身体一僵,嘴唇微颤地差点掉了手中的衣物。

  “仟婶,你在跟我说话吗?”为什么她跟心莲姐一样,说的话都叫人听不懂?

  仟婶用衣架轻拍她手背一下。“小孩子多做事少说话,大人的事你别管。”

  “什么大人的事,我已经长大了。”她不满的嘟着嘴,不喜欢老被当小孩看待。

  大人想回到童年,小孩急着要长大,那是因为生活的体验不同所衍生出的心境,让人感慨又觉得好笑,这就是人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