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一笑倾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浅野芷茜最后还是回到她的租屋,并感谢当初离开的时间太过紧急,让她没将这间租屋退还给房东,而且屋内的东西大部分都原封不动的留在那里。

  从门边的盆栽底盘拿出她储藏的钥匙,开门进人房内,然而就在她踏进房门的那一刻,一股令她依恋的气息扑面而来,那是他的气息!

  “辉!”

  迅雷不及掩耳的冲进屋内,她的期盼与惊喜在目击空无一人的小套房之后,整个垮了下来。她不知道自己还在期盼什么,明明都已经知道他要和晴子结婚了,她还……

  摇摇头甩去心中不该有的觊觎,她着手清理着微乱的房内,没仔细想几天前离开的时候,房内已被她整理得一丝不紊,怎么在过了几天之后,无人居住的房内会乱了起来。

  有事做便没空胡思乱想,她有一阵子心情是平静的,然而当房内恢复以往的洁净,她再也无事可做后,他的一切便如影随形地紧跟着她,让她想甩也甩不去。

  割断一场因缘不难,忘记思念的方法就行了,说起来多么简单的一句话,但谁做得到。

  叹息的将自己抛向床铺,心想着也许睡觉是惟一能让她停止想他的方法,她放松自己尝试人睡,可是周遭包围着她的他的气息是那么的真切,哪里有办法让她停止关于他的一切思绪?

  摇摇头,她突然露出一抹如梦似幻的微笑。

  也罢,她不想再挣扎了,如果连她的梦他都要来纠缠,那么就让她在梦中奢侈一次吧,既然现实中不能拥有,就让她在梦中再拥有他最后一次吧。

  凌晨三点,葛木辉带着微醺的醉意走到浅野芷茜租屋外的楼下,他仰望她那一隔黑漆漆没有露出一丝光线的窗户半晌,终于还是心灰意冷的转身离开。

  这些天来,他每晚都会到这里来看看她是否有回来,有时,他会开门进人她房内拥抱着她遗留在屋内的味道想着她,有时则受不了缺少了女主人的空洞房间,连踏进门一步都不愿的来了又走。这些天来,他不知道附近住屋的人是否有人担心马路会被他踩出一条沟渠。

  想到这里,他顿时为自己这无聊的想法笑了起来,而宁静深夜的街道中突然听见自己的笑声,那种感觉还真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摇摇头,他踢了一下脚边的空饮料铝箔盒,却不知道是原本就没站稳或是醉酒的原因,竟然整个人向后倒,屁股首先着地的砰了一声。

  痛,难免,难看倒是真的。不过好像在以现在凌晨三点的时间,能看到他出糗的大概也只有鬼而已,葛木辉自嘲地想着,吃力的由地上爬了起来,然而愈加昏眩的脑袋却让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今晚真的喝得比他所愿意承认的还多。

  伤脑筋,看来与其走到他停车处在车上睡一晚,不如往回走到芷茜屋里窝一晚。

  想罢,他混沌的立刻转身往回走。

  屋内漆黑、沉静得一如前几次他到这儿的样子,葛木辉关上门,整个人立刻有如泄了气的皮球般瘫靠坐在墙边。

  不想去躺卧她的床,因为在那儿,她的气息太过清明,而他则受不了找不到她的人却只能拥有那空虚气味的感觉。所以只需要一角,一个离她床铺最远的一角就足够了……

  一股尿意让葛木辉清醒了过来,而第一个钻入他依然有些昏沉脑袋的却是浅野芷茜的气味。为什么在离她床这么远的玄关处,她那有如茉莉花香的气味反而更加浓郁呢?

  甩甩头,尝试着甩开那令他依恋却又恼人的味道,他扶着墙壁起身,并摸黑的朝厕所的方向前进。

  扭开厕所的灯,在方便之后垮出厕所。然而就在他要关掉灯的那一刹那间,那个被厕所余光微微照亮的床铺却握住了他全部的视线,那里——他端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有如踩在云端般胆战心惊的一步又一步的朝床铺走近。

  是她,真的是她!

  看着沉睡中的浅野芷茜,葛木辉颤抖地伸出手,想碰她时却又突然的缩了回来。她该不会是他的幻影吧?因为他喝醉了的关系,又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迟疑的转头看向依然亮着灯的厕所,和他向屋后蹲坐的墙边,葛木辉不知觉地摇着头。不,这应该不是梦,是芷茜,她真的回来了,就睡在他眼前,她回来了。“芷茜。”他哑声唤她。

  沙哑的声音听起来是那样的不真切,而她大概也把它当成了某种噪音,只是轻微的动了一下而已并未醒来。

  突然决定不吵醒她,葛木辉没有再出声叫唤,反而坐到她床边缓缓的贴着她躺下,而她则立刻习惯性的偎进了他怀中。他不由自主的发出满足的声音,把她搂得更紧些。

  “辉?”也许是他将她搂得太紧了,她在半梦半醒之中发出模糊的声音。

  “嗯。”他在她额上印下一吻轻声答道,却留恋的在下一秒钟忍不住又吻了她的颊一下,然后便是她的唇、她的耳根、她的颈子。

  她在睡梦中轻声叹息,更燃起了葛木辉极力压抑的欲火,他开始轻咬她的颈子,且慢慢下滑用舌头逗弄她乳头,直到她再也忍不住的发出销魂的呻吟,整个身子弓起来紧靠向他,他这才忍不住出声唤醒她。

  “亲爱的,醒醒。”葛木辉轻摇着她,声音是沙哑而热切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