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一笑倾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当然。”青木关一脸义不容辞的立刻答道,“不过伯母,你不觉得与其去辉常去的地方找他,不如到芷茜常去的地方找他成功的机率会比较大吗?毕竟辉是在找芷茜。”

  “你不说我倒没想到。”葛木彰子恍然大悟的叫道,“如果要到芷茜常去的地方的话……你们等一下。我去叫芷茜过来,她常去的地方只有她最清楚了。”说着,她已迫不及待的起身去叫浅野芷茜了。

  “真是世事多变,没想到在我们担心要怎么救辉,让他脱离魔女的魔爪之际,他竟已找了个天使,随她到了天堂。”青木关嘲弄的对一柳建治笑道,“孩子,真是没想到结婚多时的辙、我和丰自竟然都输给了他,第一个有孩子的人竟然是……”

  “不好了,不好了!”

  青木关的话被葛木彰子有如天塌下来般惊天动地的叫喊声打断。

  “发生了什么事?”

  “芷茜不见了!”她惊惶失色的叫道,“她的房间里没人,铃木桑告诉我她已经出去好一阵子了。天啊,一定是刚刚的事让她误会了,她才会突然离开的。怎么办?芷茜走了,现在就算辉自己突然跑回来了又有什么用?怎么办,这下子该怎么办?”

  青木关和一柳建治面面相觑。

  怎么办?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踽踽而行的走在大街上,浅野芷茜找不到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

  笔直地向前走,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不知道直走可以走到哪里,反正不管到哪里对她来说都没差,因为她始终只有一个人而已,不,如果连肚子里的小家伙也算的话就有两个人,而这事实不管到哪里都不会改变。

  辞了工作,又不能回老家,因为以父母这样的乡下人一定无法谅解她未婚怀孕且决定要独自抚养小孩的事,世界之大,她竟然不知道该到哪里去。

  摸摸口袋还有几千块,随便进人一间外表看起来顶舒适也算宁静的咖啡店内,临点咖啡前想到肚中的胎儿,她改要了一杯温鲜奶。进咖啡店里点鲜奶喝?

  这倒是顶新鲜的。

  无声的低头笑了一下,泪水却这么突如其来的滴了下来,在桌面餐巾上留下一滴又一滴明显的印渍。

  “姊!你知道那位客人要点什么吗?鲜奶!我的天啊,到咖啡店里喝鲜奶?她有没有搞错呀!要……”

  “茵!说话小心点,不要忘了这里是店里。”

  “我又没说什么,是那个客人怪,到咖啡店里喝鲜奶,她要喝不会去7Eleven买,跑到我们这里……”

  “茵!你再说,小心我就不让你在这里打工。”

  “姊,你不能说话不算话,你答应要让我在这里打工的。”

  “那你就嘴巴闭起来做事。”

  “闭起来就闹起来嘛,谁教我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约停三秒,“不过姊,你不觉得今天的客人都怪怪的吗?一个到咖啡店点鲜奶喝,另外一个点了热咖啡却一口也没喝,热咖啡都快被店里的冷气变成冰咖啡了,早知道我刚刚就应该直接建议他点冰的就好了,还……”

  “茵——”怪怪的?

  葛木辉坐在离吧台不远处的位子上,听着她们姊妹俩的对话,嘴角不由自主的扯出一抹苦笑。怪怪的,从来没有人用这种形容词形容他。怪怪的,他真有那么奇怪吗?

  四天了,芷茜已经失踪四天了,他擅自利用PSA的身份在遍国内外航线的旅客名单都找不到她,她老家也重复跑了好几次,甚至为担心她父母骗他,而在外头守了一整天,他依然找不到她。她上班的地方他也去过,她常去或是曾经去过的地方他都去找过,甚至还留了电话要店员在看到她时留住她并打电话通知他,可是一天一天的过,他新申请的手机却一次也没响过。

  像只无头苍蝇似的找她,这四天四夜他睡眠的时间加起来不到八个小时,脸上的胡子也没刮一下,澡还是他在为了使自己放松些,不要胡思乱想一些她是不是被绑架或是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时,才到澡堂去泡了两次,要不然……

  怪怪的,她说的没错,他现在看起来一定非常的奇怪,或许连芷茜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都会认不出他,芷茜……你到底在哪里?

  端起那杯冰了的热咖啡喝了一口,那种又冷又苦又酸又涩的感觉让他精神一振的皱起了眉头。难怪有人说喝咖啡可以提神,他忖度着又喝了一口,然后感觉那种苦涩的滋味似乎稍稍夺去他心底的另一种苦涩,一个怔然之后,他毫不犹豫地将那杯冷却已久的咖啡一饮而尽。

  留下见底的咖啡杯与咖啡盘上的奶球与糖球,他起身走到吧台边结帐,临走前好奇的侧头看了一眼他的同族——怪怪族的那个人,不过可惜的是那个叫茵的服务生遮住了他的视线,他能见的只知那个同族人是个女人,因为她有着长长的头发,那长度就跟芷茜一样。

  想到浅野芷茜,才被咖啡压下的另一种苦涩再度攫住了他,到底还有哪些地方她会去,而他却还未去找过的呢?

  “谢谢光临。”

  沉重地叹了一口气,他在一片谢谢光临声中走出了咖啡店。他没听到那个聒噪的茵在回到吧台边时,大惊小怪的告诉她姊姊:“姊!那女的在哭耶!”

  世界之大却找不到一个她可以容身的地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