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一笑倾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为什么?”她感觉到自己的眼眶渐湿了。

  “因为我不能让你再伤害芷茜了,她已经为了你傻得让过一次了,我绝不容许有第二次的情况发生。”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说。

  “就为了她,你宁愿伤害我和肚子里的孩子,而我可怜的孩子甚至还没成形。”她眼眶中的泪水掉落了下来。

  葛木辉静静的看着她,对于她的泪水,他意外的没有半点感觉。现在他才知道原来他对芷茜的感增竟是那么的深,深到为了保护她可以无情的伤害任何人。

  “没错,为了她,什么事我都做得出来,”他说,“所以不要试探我的耐性,告诉我你那天到底对她说了什么?”

  “不要这样对我,辉,我爱你呀。”

  “许多机会是错过一次就不会再有的。”他一顿,“你到底说不说那天你到底对她说了什么?”

  面对他冷酷无情的态度,荒水晴子突然歇斯底里的笑了起来,含着泪,带着冷笑,她说:“你这么想知道我说了什么吗?好,我告诉你,她要我将电话转给你的时候,我告诉她你睡着了,就在我床上,所以不能接电话。哈哈……”

  “你为什么要撒这种谎?”瞪了她好半晌,葛木辉突然咬牙尖声问,盯着她的凌厉目光几乎像掺了毒般。

  “因为她威胁到属于我的地位,你是属于我的,我不容许她占有你的一点柔情与注意力。”她抬起下巴,不畏的盯着他说。

  “如果不是因为你是个女人的话……”

  “如果不是因为我是个女人的话怎样?你要打我吗?”看着握得发白的拳头,荒木晴子撇唇笑道,“你不能怪我,要怪就怪她自己太笨了,竟然随便就相信我说的话,而且连找你对证的勇气都没有就离开了你,哈哈……真是太好笑了!太好笑了,哈哈……”

  “闭嘴!”

  “为什么要?难道你不觉得好笑吗?她一定爱你爱得不够深,竟然让人随便说说就轻易的离开你,真是太好笑了!哈哈……”

  瞪着她,葛木辉缓缓的闭上了嘴巴。

  “怎么,被我说中,无话可说吗?”他的沉默让荒木晴子终于止住了笑,嘲弄的盯着他。

  看着她,葛木辉突如其来的露出一抹笑,让荒木晴子的嘲弄顿时值在嘴边。

  “你笑什么?”

  “谢谢你。”

  荒木晴子的眼睛顿时瞪得比铜铃还大,双眼几乎喷出火来,“什么意思?”

  葛木辉没有口答,却给了她一个“你应该知道”的表情后转身开门离去。

  谢谢她,他当然得谢谢她,因为当初若不是她提出分手,或许他今生便碰不着芷茜;若不是因为她的再次出现,他更不可能会正视自己的感情,突破两年多与芷茜若即若离的关系;若不是她,他不知道自己爱芷茜爱得如此之深,与芷茜无悔的爱。

  无悔?是的,若不是无悔,她又怎会在晴子出现时演出第一次的不告而别,还留书愿他和晴子有情人终成眷属,她深爱着他呀,而她竟能做出那样的退出与祝福,那不是无悔是什么?

  她爱他爱得不够深吗?不,就是因为她爱他爱得太深了,所以才会无欲无求的待在他身边,直到他找到了他感情的港湾后默然无声的离去。这样的她教他怎能不心疼?

  芷茜,自私点吧,回来拿回属于你的一切,回来吧。

  走出医院大门仰望漆黑的天空,一如他现在的心境般沉暗,然而当明早太阳由东方露出阳光,它便会再度变得明亮且开朗,而他的心呢?

  沉重的叹息声由他唇间逸出,他举步走人黑夜之中被淹没。

  10

  听着应葛本彰子呼唤走出来的女子叫她妈,青木关和一柳建治两人顿时面面相问了起来,不知道身为独生子的葛木挥什么时候竟多出了个妹妹。

  “关、建治,我跟你们俩介绍一下,这是我媳妇,芷茜。”葛本彰子介绍道。

  “媳妇?!”青木关和一柳建治两人均同时瞪目结舌的叫了起来。瞪着被他们俩叫声吓了一跳,而明显不知所措起来的浅野芷茜,他们俩再度对看了起来。

  “对不起,伯母,我可不可以请问一下,你不是只有辉一个儿子吗?”好半晌后,青木关出声问。

  “没错呀!”

  “那……那你的意思是这个……这位……”

  “芷茜。”她告诉他。

  “她是辉的老婆?”

  “没错。”

  葛木彰子一脸笃定的回答让青木关和一柳建治好半晌说不出话来。他们不能指称她骗人、吹牛,毕竟她是长辈又是辉的母亲,但是她这样辛辛苦苦把他们两个叫来耍他们,是不是有点太过无聊了?

  “伯母,你今天特地叫我们过来主要是为了什么?”

  青木关忖度着问道,对于辉突然蹦出来的老婆不再与以置评,事实上他压根儿就不相信辉会一声不响,连娶老婆这样的大事都没跟他们这几个换帖兄弟说。

  “你们这三天有没有看到辉?”听见他的问题,葛木彰子的眉头在一瞬间蹙了起来,她表情凝重的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