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一笑倾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约莫八坪大的套房内空空如也,原本挂着画的墙上独留一根铁钉,半没半露的钉在墙上。而原本放置衣柜的地方只在墙上徒留淡淡的四方块痕迹,还有床的位置、放置置物架的地方,以及他最常坐卧,等待一顿丰盛餐饮以饱餐祭胃的所在,它们明明都是那么的历历在目,可是……

  突然之间,他转身退出门外,在仔仔细细的看了一次门牌号码,确定并没有走错门之后,他僵滞的脸孔慢慢的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在再次走进那间空无一物的房内,瞪着人去楼空的房间半晌,他蓦地用力的诅咒了起来。

  “喂,你是什么人,在这里做什么?”房东被葛木辉诅咒的声音吸引过来,瞪着站在房内的葛木辉,皱眉叫道,“你怎么会有钥匙进去?”他明明记得他有锁上门的。

  “住在这里的人呢?”转身认出站在门外的房东,葛木辉立刻问道。

  “昨天就搬走了。你……你是葛木先生?浅野小姐的男朋友?”房东认出他来了,虽然与他见面不到三次,但是像他这么帅,又和浅野小姐这么登对的男生,要忘记并不容易。

  “搬家?”

  “你不知道她搬家吗?你们俩吵架了是不是?难怪浅野小姐会搬得这么仓卒。”

  吵架?

  听到这个名词,葛木辉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他不记得自己曾与芷茜吵过架,事实上吵架这两个字在他们共用的字典里似乎找不到。可是说到吵架,他隐约记起上回离开这里时的情景,难道说她的搬家跟那件事有关?

  “你知道她搬到哪去吗?”他问。

  房东先是摇摇头,然后又霍然想到什么的说:“对了,她留了一封信在我这里说要给你,你等一下,我去拿给你。”

  过了一会见,从房东手中接过那封上头写有“葛木辉样”的信封,葛木辉迫不及待的撕开被封死的信封,从中抽出那张似乎依然飘有她气息的淡蓝色信纸,而她端正秀美的字迹就这样跃入他眼中。

  辉:

  从来没问过你对缘字的看法,不过在我看来,天地之间的一切皆都系在缘字上。缘起缘灭,缘起则聚,缘灭则散,这就像是不变的自然法则一样,所以请不必为我们之间的结束苦恼,因为我们只不过是缘分尽了而已。

  真的很高兴与你有缘,and愿你与荒木小姐有情人终成眷属。

  别了,保重。

  浅野芷茜

  6

  青木关终于完成他那不可能的任务回国了,当然,他回国的第一件事不是向上级报告,而是回家和老婆温存了三天,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去向上头报到,之后他便身到六本木会社探望月余不见的那几个换帖兄弟。

  一进门,“阿罗哈。”

  他给了第一个看到的一柳建治一个大大的拥抱,还不正经的在一柳建治脸上大声的啵了一下。

  不过出乎意料的,最开不起玩笑的一柳建治居然没出手揍他,还“亲热”的将他带往另一个空房间,砰声关上了身后的房门。

  “呃,呃……”青木关完全无法适应,在呃呃声中,他的脑袋瓜没有一刻是停顿的,突然之间,他倏地瞠大了双眼,缓缓的向后方退去。

  “建治,我错了,求求你不要强迫我,你知道我是很爱薇安的,如果让她知道我和你胡搞的话,虽然我是被你强迫的,但是她还是会……”

  “你给我正经点,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说。”一柳建治狠狠的瞪着他,一脸认真的截断他道。

  “我也很认真的在跟你说呀,我真的不能跟你搞男男关系,我……“青木关!”一柳建治怒不可遏的大吼一声,“你再给我胡说一句试试看!”

  “我已经跟你说我是很认真的,你怎么……”一见他握紧布满青筋的拳头,踩着足以踏破铁板的步伐朝自己走来,青木关见风转舵的一改表情,立刻正经八百的问道:“你刚刚说有很重要的事要跟我说,是什么事?”

  一柳建治停下脚步,狠狠的瞪了他半晌之后才松开拳头,开口问道:“你听说辉的事了吗?”

  “他怎么了?”

  “一个叫荒木晴子的女人,罪证确凿的证明她和深田庆和狼狈为奸,不是个好女人,辉却为了她喝得烂醉如泥,不务正业的每天泡在酒吧里。”

  “是个误会吧?我大略听了上头提到一些事,不是说辉以为自己的粗心大意害死了荒木晴子,所以才自责的借酒浇愁……”

  “我刚开始也是这么以为,可是你知道他到医院看过那女人确定没事之后,做了什么吗?”

  “做了什么?难道是喜极而泣?”青木关开玩笑道,却看到一柳建治脸上没有半点笑意,反而表情凝重的蹩起了眉头。

  “他在酒馆里喝酒闹事,不仅喝得烂醉如泥,还被揍得鼻青脸肿,最后被前去临检的警察带回警局,在铁牢里待了一个晚上。”

  “这……不会吧!”青木关老神在在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他张口结舌的摇头道。这种傻事不像辉会做的,他说什么也不相信。

  “三天前的事,不相信的话证据还在他脸上。”一柳建治看了一眼他脸上难以置信的表情,肯定的点头说,“后来我也是因为想不透辉为什么会变成另外一个样子,所以跑去调查了一下,你知道我查到了什么吗?”一柳建治问道,却没有等他回答便径自的说了下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