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一笑倾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真不知道你脑袋瓜里装了什么,竟然为了件小事就把自己弄得不成人样,人又没有死,只不过是受了枪伤而已,况且她若真的死了也是死有余辜,你在自我放逐、堕落个什么劲呀?”看着他那可怜的样子,一柳建治再无法维持冷眼旁观的姿态,走到他身边将他从地板上拉了起来,挂在自己肩头上说道。

  他的话慢慢的进人葛木辉头痛欲裂的脑袋,葛木辉痛不欲生的侧头看他,脸上有着难以置信的表情,“你刚刚说什么?”

  “我问你在自我放逐、堕落个什么劲?偶尔的失误是在所难免的,你以为自己真是十全十美、所向无敌呀?又不是神。”

  他说的话惹来葛木辉的摇头,但才不过摇了一下,他痛苦难忍的呻吟声却再度的响了起来,“不是这个,你刚刚说人没死,你说的是什么人?”好半晌之后,他呻吟着问。

  “那个叫荒木晴子的女人呀,你以为我会说谁?”

  “晴子……没死?”葛木辉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该怎么形容,她没死,天啊!“那么那个医生对我摇什么头?”他怒不可遏的低吼道。

  “一堆警方人员围在那儿,白痴也知道要谨言慎行,他除了摇头表示无可奉告之外,你要他说什么?”

  一柳建治不知道他在气什么。

  “但是我也属于警方人员呀,他对我摇什么头?”

  “你脸上写了我是警方人员几个字吗?还是你身上穿了、或别有警方人员的警示徽什么的,你要他说什么?”一柳建治白了他一眼。

  “他是白痴吗?难道看不出来……”

  “白痴是你吧。”一柳建治毫不留情的截断他说,“在事情没弄清楚前就跑到这里自我虐待,白痴的人是你吧?”

  “别这么大声,我的头痛死了。”

  “你活该!”他落井下石的说。

  “亏我让你有好心情吗?”

  “没错。”一柳建治一本正经的说,然后又突如其来的将原本拉挂在自己肩上的葛木辉的手拿开,害得摔不及防的他差点没跌得狗吃屎。

  “你该死的做什么!”葛木辉咒声道。

  “你醒了吧?既然醒了就应该自己走。”

  “你就不能有点同胞爱吗?”

  一柳建治耸了耸肩。

  看着一柳建治一脸气人的样子,葛木辉的眼神突然的一闪,露出了个神秘兮兮的笑容脱视着他”“你不扶我该不会是为了害怕引起别人误会吧?”

  “我怕什么误会?”

  “真的要我说吗?”

  葛木辉一脸色狼姿态的表情让一柳建治立刻变了脸色,一柳建治瞪着他没有出声回应,脸上的表情充满了威胁的意味。不过葛木辉明显的将之视若无睹。

  “你当然是怕别人会误会你是我的女朋……”友字还没出口,葛木辉已自食恶果的吃了一记重量级的铁拳,屁股再度亲吻地上,“哦,你就这么开不起玩笑吗?”他呻吟的说。

  一柳建治脸色铁青,全身僵直的转身就走。

  “喂,别这样啦!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嘛。喂,别这样……喂,要走,好歹也先帮我拦台计程车再走,喂,建治、建治……”

  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再次确认自己的外表经过了修饰,不再如先前在镜子里看到的那般狼狈不堪后,葛木辉这才越过看守员警,推门进入荒木晴子所住的病房。

  “辉。”乍见到他的荒木晴子喜不自胜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却因拉动伤口而痛吟出声。

  “小心,别动。”葛木辉迅速的来到她身边,小心翼翼的扶她躺回床上。

  “辉,你这几天跑到那里去了,为什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那些人一个个像凶神恶刹般的对我,没有人愿意告诉我你在哪里,我好害怕,你不要再离开我好不好?”荒木晴子紧紧的抓住他的手,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说。

  “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他柔声的问。

  “好痛。”她立刻红了眼眶。

  “我叫医生来帮你打止痛剂。”

  “不要。”她迅速的拉住他,不让他稍微离开半步,“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我好怕。”

  看着她,葛木辉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拉了把椅子坐在她身边,手任由她紧紧的抓握着。

  “辉,你真的是警察?”见他不走,荒木晴子安心的问。

  葛木辉身体微微的一僵,不自然的点头,对于自己利用了她这点他始终有些耿耿于怀。

  不过荒木晴子倒是没想到或是不太在意这点,反而对于他为什么会变成警察这一点比较好奇。

  “你怎么会突然跑去当警察呢?”她问。

  “这事说来话长。”他不想多说的答道,并改变话题,“对了,这三天来有人来问你什么吗?”

  提到这个荒木晴子的脸色立刻黯沉了下来,“辉,我要坐牢吗?”

  葛木辉看着她没有说话。

  “你是警察,难道不能帮我,我不想坐牢。”她的眼泪说着掉了下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