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一笑倾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浅野芷茜被他最后一句话震得哑口无言,整个人呆若木鸡的仁立在玄关处,然后便不由自主的慢慢颤抖了起来。

  我真后悔,他终究还是把他的心声给说出来了。

  其实他后悔的不应该只有听她的话把晴子交给她而已,他的后悔应该还有不该把晴子带到她这里、不该与她发生性关系、不该与她有两年的交情,以及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应该认识她,因为他一定会猜想是她的存在导致了晴子的离开,而如果没有她的话,那么这件事便不会发生。

  我真后悔,多么平凡容易的四个字!但是如果一个男人想要摆脱一个女人的话,毫无疑问的这将会是一个好藉口,而且还保证可以伤人于无形。

  其实不应该感到心痛的,因为缘起缘灭是那么自然的事,她不是早有领悟?况且要割断一场姻缘不难,只要忘记思念的方法就可以了不是吗?

  突然之间她微微的一笑,眼眶中的泪水却因被笑容牵动而滑落。

  我真后悔!她想着他说这句话时的神情与语气,然后想,或许她已经找到可以致使她忘记思念他的方法的要诀了。

  葛木辉在找遍了浅野芷茜家附近依然找不着荒木晴子的踪迹后,无计可施的来到她的住处,也就是深田庆和买给她的金屋别墅。并在查看四下无人之际,以一个敏捷的动作翻墙进人别墅中。

  晴子会回到这里来吗?他眼看四方耳听八方的穿越庭园朝主屋前进时忖度着,在深田庆和的暴力以对之后,她应该不会傻得自投罗网回到这里吧?可是除了这里,他不知道还可以去哪里找她,况且这个地方是深田庆和最常逗留的地方,也许可以搜集到对他任务有帮助的消息,他……

  “辉,你怎么来了?”二楼的窗户毫无预警的被推了开来,荒木晴子从上头伸出头来,准确无误的朝他进来的方位叫道。

  葛木辉震惊的浑身一僵,然后第一个进入他脑袋瓜的念头是她怎么会知道他来了?

  以他这几年训练有素,几可成为一代飞贼的动作而言,不应该如此轻易的被发现的,即使现在是白天,她又巧居高临下的站在二楼也一样,这件事颇有蹊跷,他待会一定要弄清楚。

  “来找你的。”既已被发现,他便大方的走到她比较容易看得到的位量,仰头看她道,“你无缘无故的突然不告而别是为了什么?难道你不知道这样会让人担心吗?”

  荒水晴子的表情让人看不出她心里在想什么,好半晌之后她才说:“对不起。”

  “为什么又回到这里?他在里面吗?”

  她摇头。

  “我可以进去吗?”

  她似乎挣扎了一下才说:“你等一下,我替你开门。”

  她的身影才消失在窗户边三秒钟不到,大门的门锁竟然“卡”的一声,已自动的打了开来。

  从二楼飞奔而下,她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葛木辉不禁怀疑的忖度着,表面上却仍不动声色的推门而人。

  从刚刚他的行踪曝光到这有如装了机关的大门,他有预感这间屋子绝不简单,也就是说这屋内所藏的秘密定能让人挖得大呼过瘾!不过他所担心的问题却是,如果里头真有证据证明深田庆和就是他所要追查的那名犯罪者的话,那么和他关系匪浅又住在这里头两年的晴子会不会也牵扯在内?

  “辉。”

  看着从二楼楼梯飞奔而下,然后停在他面前的她,他前一秒还对挖掘秘密跃跃欲试的一颗心明显的有了挣扎。

  “看你箭步如飞的样子,你身上的伤痛都好了吗?”

  “多少剩下一些淤血。”

  “这个地方是他买给你的?”他转头看着屋内四周,以寻常的口气问。

  “嗯。”她犹豫了一下点头回答。

  “所以这就是在他对你那样动粗后,你还回到这里来的原因?”他的目光落在她脸上。

  “不。”她一瞬间瞠大双眼瞪着他叫道。

  “那么为什么又回到这里?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回到他身边了。”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我有苦衷。”她避开他的眼。

  “什么苦衷?”

  “我不能讲。”

  “什么苦衷不能讲?”他顿了一下,“难道说你怀了他的孩子?”

  “不!”她激动的否认道。

  “不是怀孕,那会是什么苦衷让你回到这里来,回到他身边?”

  “不要问我,我真的不能讲,辉,求你别问好不好?”面对他有些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态势,荒木晴子痛苦的摇头道。

  看着她痛苦的神情,葛木辉的心不由自主的软了下来。“算了。”他叹气的说,“知道你平安无事,且是出于己愿的留在这里,并非遭受到强迫或威胁就好了,我走了。”

  “等一下,辉。他才转身,手臂已被她紧紧的拉住,他静静的看着她。“既然来了,喝杯茶再走。”她一脸哀求的表情。

  差点让“好”字冲出口,他摇头道:“不了,芷茜还在家里等我,我必须回去告诉她你的消息。”

  “你很喜欢她对不对?”毫无预警的,荒木晴子冲口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