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一笑倾君 >
十一


  谢绝药房老板的好意,没留下来让老板为她手掌与膝盖的伤处抹药,浅野芷茜为的是不要他担心她为何买个药需要花那么久时间而迟迟未归,所以买了药之后她便马不停蹄的赶回家去,在这期间,她手掌和膝盖的伤病也愈来愈剧烈。

  好不容易爬完楼梯站在家门口,她拍了拍因痛而僵化难看的脸,试着微笑几次,直到觉得脸上的表情不再那么僵硬后,她这才拿出钥匙开门进去。

  “我回来了。”

  “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买了,怎么花了那么多时间!你知道晴子为了等你的药,等到连想睡都不能睡吗?”

  葛木辉生气的说道。

  身后的门还没关上,手中的药就已被夺了过去,浅野芷茜僵直的站在原地,承受这一连串劈哩啪啦的责备。她茫茫然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回到荒木晴子身边,并小心翼翼的将荒木晴子手上的碗接过手。

  “来,这粥等会儿再吃,我先帮你贴药。”他用着温柔的语气对荒木晴子说。粥?直觉的转头看到瓦斯台上炖粥的锅子,浅野芷茜不以为那是他出去买,或者是荒木晴子自己爬起床煮的,那么结果便只有一个,那是他煮给她吃的。

  真可悲,向来他都是坐在一旁等着张口的,何时曾经碰过她房内的厨具一下的?而今他却为了荒木晴子……

  “来,手伸直些,这药膏贴下去可能会有些凉,你忍一下。凉?忍?浅野芷茜觉得自己实在应该放声大笑,看他宝贝荒木晴子的样子,竟然连凉都要用上个忍字,相对的看看她,红肿、淤血再加上破皮,他有没有关心的看她一下?

  她们两人之于他的差别由此便显而易见的,不是吗?

  默默的走到放药箱的地方提起药箱往门外走,他没有发现她走出门,全副精神都放在荒木晴子身上。关上身后的房门,她的身于沿着门边的墙壁滑落冰冷的地板,地板冰冷却冷不过她早已冻结的心。打开药箱,浅野芷茜含着泪替自己抹药,只是她分不清痛的是伤口,还是心。泪,无声无息的落了下来。

  为了照顾荒木晴子,葛木辉又在浅野芷茜家逗留了一天一夜,浅野芷茜一直是默默的伸出援手,不管他有没有开口。她默默的看着他对荒木晴子的温柔;默默的心疼他为照顾荒木晴子而整夜没睡;默默的为他们做早餐;默默去上班;默默的回来;再默默的替他们做晚餐,她一直都是默默的,就像是个隐形人似的,而这也难怪当她受伤的手在洗碗时,不小心被热水冲刷到,因一时的剧痛而摔破碗吓到他们俩。

  “怎么了?”葛木辉快迅的来到她身边问道。

  “没什么,只是不小心打破碗而已。”她将受伤的手藏到身后,企图用另一只手捏握自己以止痛。

  “有没有割到?我看看。”他抓起她的手要看。

  “没有,没有啦。”她迅速的抽回手道。

  “我看。”

  他霸道的拉回她的手,却无意间抓到了她的痛处,浅野芷茜明显的瑟缩了一下。

  “这伤怎么来的?”瞠目结舌的瞪着她黑青了一大片,又红又肿,上头还有无数伤口的手掌,他严厉的叫道。

  “没什么,这小伤不碍事的。”

  她淡然一笑的想抽回手,他却不肯放。

  “什么不碍事,如果不碍事你会在洗碗时打破碗吗?有没有擦药,你是怎么弄到的,这种伤口……另外一只手给我!”他突然说。

  “我说没事……”她的话被他瞠大的双眼所阻,然后她慢慢的闭上了嘴巴,陪他怔怔的望着被他握在手中她的双掌上黑黑、红红、紫紫、青青,怵目惊心的伤处。

  “你……你这到底是什么时候、怎么弄到的?”他的声音哑了些。

  “我忘……”他凌厉的目光让她硬生生的将“了”字咽回去,乖乖的老实说,“昨天晚上去买东西的时候,为了躲避一台机车所以跌倒弄到的。”

  “昨……”

  葛木辉说不出话了,昨晚的事他却直到现在才发现,更明白的说,如果不是因为她摔破碗,他甚至不可能会发现。该死的!他到底在忙什么,竟然连她差点被车撞了都不知道!

  “除了手上的伤,你还有哪里受伤?”

  “没……”她叹了一口气,投降的说:“膝盖,还有可能因为跌倒的关系,身体上有些地方会酸痛。”

  “而你却一直闷不吭声。”

  浅野芷茜避开他怒视的目光,默然不语。

  “家里有药吗?”他问。

  她隔了一会儿才点头。

  “在哪?”

  他想干么浅野芷茜不用想也知道,只是她不了解为什么他要这样做?一个人明明只有一颗心,而他既然都已经将它给了别人,为何又要关心她?

  知道他霸道的脾气,更知道他有不达目的暂不罢休的个性,所以她乖乖的将药箱的位置告诉他,然后乖乖的让他牵到沙发上坐下,静静的任他替自己清理伤口,以及抹药。

  看着他小心翼翼的动作,感受他无与伦比的温柔,浅野芷茜的心增紊乱得理不出半点头绪。

  短短的两天,他将她由人间推送到天堂,却又在她连天堂长得什么样子都还没看清楚之际又将她打入地狱。这两天,她经历过这辈子都不曾有过的感受,生与死、喜与悲、痛与苦,她不知道接下来他还会给她什么,更不知道她是否还能承受得住,可是面对他丝丝入扣的柔情,她该拿什么做抵抗?

  割断一场姻缘不难,忘记思念的方法就可以了。

  不记得在哪里看过这么一句话,但它却一直深深印在她心底。

  假设如果他们现在分手了,那么她可以老实承认自己做不到忘记思念他,而既然明知割断不了他们之间的这场姻缘,她现在又何需要做无谓的抵抗?

  顺其自然吧,这四个字不是一向为她所标榜吗?

  有缘则聚无缘则散,她实在不该自寻烦恼的,倘若哪天他真的要结婚了,而新娘不是她,那么她会祝福他并默默的退出,有句话不是说好聚好散吗?就让一切顺其自然吧。

  “谢谢。”上完药,她轻声向他道谢。

  葛木辉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的将药箱收好放回原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