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不悔 >
二十六


  "哥,你怎么知道?"唐萱芬讶异的叫出声。

  "他妈的!"林伟成克制不住的咒骂,"你既知道这件事,还跑到台北做什么?亏我浪费了半年的时间做调查!""哥,你是不是不想让忆晴姊为难才离开?"唐萱芬问:"难怪忆晴姊那天会哭得那么难过。""她……哭了?""对呀,她是在你走出那间店之后才开始哭的。""我走出那间店?"唐听的语气像失忆者般茫然。

  "你忘了?就是你去台北的那一天,你和忆晴姊不是曾到一家红茶店坐过吗?其实我和伟成偷偷地跟在你们后面。我亲眼看到忆晴姊在你离开之后哭得好伤心,本来想回家告诉你这件事,怎知道妈却说你去台北了。"唐萱芬迅速的将话说完,一顿后又道:"哥,你回来好不好?既然知道忆晴姊也爱着你,怎么可以让她嫁给别人?更何况那人还用卑鄙的手段逼婚。"唐听没有说话,此刻他的一颗心乱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难道她说爱他并不是认错了人,而是真的?

  那么昨晚她是真心想投入他的怀抱中?

  他页的可以这样想吗?

  她爱他……

  "哥?哥?"耳边传来小妹急促的叫唤,让他蓦然回神。"什么?""你为什么都不讲话,是不是不相信我所说的话?""不,我只是在想事情。""想什么事?""你这个人最大的问题就出在这里,做什么事都要东想西想的顾虑太多!"唐听还未开口回答,林伟成已抢先出声,"难道你就不能冲动一次,想做什么就去做吗?这样婆婆妈妈的,真要等失去了爱人才来后悔?""哥,伟成说得对,别让自己后悔。"唐萱芬心有同感的附和,"如果你担心支叔叔的公司,伟成说他可以请他爸爸帮忙,另外你交给妈的存折里也有不少钱,而妈都没动……""萱芬,那些钱是我给妈妈当家用的,这件事别让妈知道。"他出声打断她的话。

  "妈才不会在意那些钱,她在意的是你!""我知道,所以我才不要她担心。""唐妈已经足足担心了半年,你现在才讲这句话会不会太慢了?"林伟成忍不住讽刺。

  "我会回去。"唐听毅然说道。

  "什么时候?!我要一个确切的日期。"林伟成毫不放松的问。

  "哥,你说的是真的?我可以跟妈说吗?"唐萱芬兴奋得快跳起来。

  "不,暂时别跟妈说。""看吧,我就知道你是诓我们的,说什么要回来,当我们是三岁小孩这么好骗?"林伟成极度嘲讽的开口。

  "我会回去。"唐听坚决的重复。

  "那为什么不能让唐妈知道?别告诉我你想给她一个惊喜。"林伟成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因为我还不能给你们一个确切的日期,所以我不希望她空等。""你到底在犹豫什么?""我的工作,我不能说走就走。""这不会是另外一个借口吧?"林伟成感到怀疑。

  "如果不信,我可以给你们我现在的住址和电话。"他缓缓地说。

  "早说嘛。"林伟成没好气的从一旁抓来纸跟笔,"来,住址。"唐听将住址与电话念给他,甚至连上班地址都说出。

  "OK,这住址与电话最好是真的,否则我一定跟你绝交。"林伟成终于松了口气,"现在你可以说你要萱芬帮你什么事了。""给我支忆晴家里的电话。"

  "喂?"唐听在心里祈求了千万次,没想到接起电话的人依然是支忆晴,他握着话筒,挣扎着是否该开口,或者直接将电话挂了。他还没准备好面对她。

  "喂?"电话另一端再度传来询问声。

  唐听暗忖,也许她根本就认不出他的声音,毕竟他们从未在电话中交谈过,这才谨慎的开口,"请问支应滨先生在吗?"这回沉默的人换成她。

  她认出是他了吗,不可能吧,他才说一句话。

  "唐……听?"身体一颤,他握紧话筒不知是否该承认。

  "是你吗?唐听?"他依然没有回答,却因她的嗓音突然变哑,心被紧紧的揪了一下。

  "为什么不说话?"她努力压抑激动的情绪。

  唐听想挂断电话,手却完全不听控制。突然,他听到低泣声在电话那头响起。

  "别哭。"他低哑的冲口道。

  确定是他,支忆晴再也克制不住的哭起来,她哀恸欲绝的低泣声让唐听慌了起来。

  "别哭……"他不断地安慰她,她却犹如没听到似的愈哭愈伤心,然后毫无预警地挂断了他的电话。

  唐听浑身僵硬,脑袋充满不解。

  为什么突然挂断他的电话?又为什么要哭得这么伤心?是他做了什么……

  思绪顿时卡住,他如遭雷击般双眼圆瞠。

  真是该死!他竟然忘了,如果昨晚她清楚的知道是他,那么他在占有她的清白后,却一声不响的离开,这会在电话中竟连一声抱歉都没说,他真是混蛋!

  没有多作思考,他立刻按向电话重拨键,怎知对方电话线路却正占线中。

  放下电话,他趁机思考等会儿该怎么开口跟她解释,或者说,他该如何提起昨晚的事。

  然而十分钟、二十分钟过了,愈想愈不知道该如何启齿,他终于明白林伟成所说的,他果真是顾虑太多了,如果刚刚电话打通了,哪还会有时间让他犹豫不决?

  算了,不想了,直接说吧!他立刻抓起话筒,不死心的又拨一次,结果一样,对方还在通话中。

  接下来他几乎每隔五分钟就拨一次,结果都一样,他的眉头不禁紧蹙起来,各种思绪反覆在他脑中生成。

  她究竟在跟谁说话?还是故意把话筒给拿起来,不想再接到他的电话?也许她对他感到气怒,甚至怨恨,毕竟他的表现像只懂得逃避的男人。

  愈想愈觉得自己该死,唐听拿起话筒又拨了一次,当彼端的嘟声响起,他毅然而然挂断电话,起身抓起外套便冲出门去。

  他决定要冲动一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