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不悔 >
二十二


  这半年来,除了偶尔寄封没附地址的信回家报平安外,他没有跟任何人联络。

  本以为这样可以与过去完全划清界线,彻底忘了支忆晴,结果根本没有用,因为即使看见无关的人,遇见无关的事,只要其中有一丁点雷同,就会让他又想起她。

  例如与他同为周妈工作的谈群美,她们两人笑起来时脸上都有酒窝,只是她有两个,而谈群美只有一个。又例如当谈群美与她肚里孩子的爸爸梁列相处时,他也会不由自主的想到自己和她。

  如今谈群美终于决定要和梁列结婚,让她突然改变决定的理由,八九不离十一定与周妈所说的那席关于后悔的话有关,虽然醒悟了,一切却已太迟……

  悔不当初,谁说这不是人生中最痛苦的一件事?

  只是为什么他这一生中从不为自己所做的事后悔过,却仍然如此痛苦?

  为了爱她将自己放逐四年,他不悔;为了阻止她结交不良朋友,因而意外伤人致死入狱,他不悔;甚至她要嫁人了,而他却仍未对她说过一句喜欢你或爱你的话,他亦……

  亦如何?不悔吗?

  唐听茫茫然的瞪着前方,脑袋一片混乱。

  他做事从来没有后悔过,单亲家庭长大的他从小就习惯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所以他从不让自已后悔。

  然而,对于自己从未对支忆晴表白过感情这件事上,他真的一点都不后悔吗?

  倘若如此,为何动不动便有"如果"的思绪闪过他脑中,如果他曾经向她告白,如果他曾经放胆追求她,如果那天他开口叫她不要嫁,如果……

  "周妈,从明天开始,我想请假几天可以吗?"他突然开口。

  "你想做什么?"周妈停下手边整理的工作。

  "回家一趟。""终于想通了?去吧!""但是面店……""我以前不也是一个人?你用不着替我担心,甚至若你想一去不回也行。""周妈,我……"他心里涌起一阵感触。

  "好啦,别再呆站着,所谓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钟,要请假是明夭的事,快点工作,否则我扣你薪水喔。"早知道周妈面冷心热的个性,唐听轻声道了谢后,迅速动手做起打烊后的面店收拾工作,下班后即搭车南下回他睽违了半年的家。

  下火车时已近午夜十二点,他本欲坐计程车直接回家,怎知竟突然看到一抹极为熟悉的纤细人影在他之前上了另一辆计程车,他立刻吩吩司机跟着前方的车。

  "司机先生,麻烦去元化路。"上车后,支忆晴直接对司机说。

  元化路上开了不少PUB、舞厅与二十四小时咖啡馆,是年轻人与夜猫族聚集的地方。她也曾经经常留连于此,但自从那次杀人事件后,她便不再涉足此地,只是没想到现在的她常常晚上睡不着,只好又回到这条堕落之路。

  付了钱下车,她走进这半年来最常光顾的一间PUB,一如往常的坐在吧台最角落的位子,点了杯烈酒静静地喝着。

  喝完一杯后,她伸手招来酒保又点了第二杯,然后无聊的以有些蒙眬的眼,看着PUB内尽情欢笑的男男女女。

  突然间,那张令她日思夜想的粗犷脸庞出现在眼前,她眨了眨眼又摇摇头,怀疑自己今天怎么醉得这么快。

  苦涩的一笑,她拉回视线拿起面前的酒,仰头就是一大口,当她要继续喝时,握着酒杯的手倏地被人抓住,酒杯亦被夺走。

  她的视线随着抓住她的手臂往上移,蓦然又见到那张令她思念的脸。

  唐听瞠眼直视着她,他跟在她的计程车后,见她下车进入这间PUB久久不出,终于忍不住进来瞧瞧。

  看她一个人在角落喝闷酒,他心情极为复杂,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她必须借酒浇愁,尤其看她态度熟稔的向酒保点第二杯酒,他更明白。

  为什么?他蹙起眉头,还来不及思考,她突然看向他,让他的呼吸为之一窒。

  本以为她会有些反应,怎知她却眨眨眼、摇摇头,像是完全没看到他的低下头继续喝酒。

  心狠狠地被揪了一下,他仍是忍不住朝她走去,在她用酒灌醉自己之前夺下酒杯。

  现在,她即使想假装没看到他都不行。

  她一定是醉了,才会看到他。支忆晴茫然的盯着眼前思念的人,眼泪不由自主的掉下来,她真的好想他呀!

  "你……你别哭呀,如果你是在气我抢了你的酒,我还你就是了,别哭。"看见她的眼泪,唐听顿时慌得不知如何是好,急忙将酒杯塞回她手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